笔趣阁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截取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截取

  张御此时一下睁开了双目,他看着自外进来之人走过门前的过道,来到了宽敞的山腹空间之中。

  这依旧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很显然也是一个复神会成员。

  他虽坐在此地,可是由于气息不显,再加上这里洞窟空间极大,即便他没有主动遮掩自己,那进来之人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人走到了一具空置的石柜之前,而后手脚利索的爬入进去,并在里面仰躺了下来,随后便就一动不动了,连带他的呼吸也是渐渐由强转弱,直至轻不可闻,可仍然保持一定的生命迹象。

  张御在看到此人的第一眼时便能判断出来,这人身躯的已然存在了四十余天了,这次应该是准备过来替换身躯的。

  他没有选择去惊动对方,这些复神会普通成员并不是他的主要目标,但并不是说他们就没有价值了。

  复神会的成员平时并不互相联系,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需负责的事情,彼此所知道的东西并不重叠,他可以从其心神之中得到各种有用的消息和线索。

  这刻他目光凝注此人片刻,后者脑海中所埋藏记忆霎时便被他清楚探知。

  而这个人的归来只是一个开始,在下来的数天之内,陆陆续续有复神会的人回来,

  而每一个复神会成员的记忆都是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他一下对安山密林深处其中十数个部落的情况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

  这个收获不小,因为有些异神无不是正在准备唤醒之中,它们的载体也是早已备妥了,而这些无一不是古老的神像,可这里面极可能都是蕴藏有源能。

  并且他也是从中了解到,近几年来,这些部族似都在试图唤醒那些曾被血阳神国打压下去的神明。

  这里原因是这些土著祭祀都是感到了在未来的数年内,某种威胁即将到来,而他们又不愿意投靠东庭,所以迫切需要神明的庇佑。复神会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给他们提供了在短时间内就能唤醒神明的方法。

  而如今这么多既然复神会的成员回到了这山腹洞府内,那么说明为他们替换身躯的人当也是快要到来了。

  再是等了两天之后,张御感觉到一阵神异力量的波荡,并且由一处不知名的所在灌注入某一具还是泥胎的人俑之中。

  在神异力量的浇灌之下,这个人俑身上很快出现了某种生命的迹象,然后从石柜之中站了起来。

  张御心中微微一动,看来对方并不是一定是定期派人过来,而是以灵性降临的方式来完成此事。

  那人先是走到一边,拿起案台上的石罐,来到了壁窟之中摆着的一具陶俑罐前,并对着此物伸手出去,五指一张,可以见到,陶俑罐里面的一具干尸霎时化为了晶莹的粉末,飘入手中石罐之内。

  在做完此事后,此人转而带着这东西来到了一具躺在石柜之中的泥人俑前,并将那些晶莹粉末倒了下去,这一具人俑在此物作用之下,竟是在极短时间内就具备了生机和活力,但此刻仍是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那人又念了几句古怪的音声,而后其中一具自外归来的复神会成员突然脑海之中变得一片空白,那个新近被转为活人的人俑则是莫名多出了一段记忆,很显然那段记忆已是被转挪了过去。

  张御在旁也是把整个过程看清楚了,这还当真是简单粗暴的很,当中完全没有什么机巧可言,就是靠着来自神异力量来完成这一切。

  他凝视着那个身影,其人的力量之中充斥着非人的味道,看着像是某个异神,连力量降临方式也是类似,可他知道答案并非如此。

  因为神明是不可能俯下身段去这等事的。

  神明永远是高高在上的,这个主次是不可能颠倒的,它们必须时时刻刻处在信仰的上端,享受供奉和崇信,而不会是去屈就凡人,这是由其本质所决定的,它自身也没有办法改变。

  所以来人的身份很可能掌握了强大灵性力量的生灵。

  到此他也并不准备再看下去了,心意一动,霎时间,一股心光将整个山岩乃至周围十余里都是封闭在内。

  这个动静极大,那人立时察觉到了不对,它猛然转过身来,看向张御所在的方向,目光闪烁着某种幽蓝色的光芒。

  张御缓缓站了起来,并往其人所在走了过来,

  那人在看到他之后,先是有些疑惑,随即似大吃了一惊,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御没有理会他,继续往前走来,他没有必要去听此人说什么,现在他已然将四周封闭了,只要将这股降临在人俑身躯中的力量截拿到手,那么他自然能够通过这部分灵性看到其人所携带的记忆。

  那人往后倒退了几步,但是很快,它发现自己身躯一动也不能动了,却是被心光给封锁住了。

  它从身躯之中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道:“没想到你能找到这里来,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你什么都得不……”

  张御此刻已是来到了他身前,他十分平静的伸手一拿,按在了其人头颅之上。

  那人顿时一僵,片刻之后,一股几能将其自身融化掉的强烈光芒从它身躯爆发出来,这似乎是在想办法与他进行对抗。

  可这没有任何用处,力量的发挥也需要载体,这具匆忙改造过的身体不足以承载太多的力量,所以轻而易举就被镇压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张御就把手收了回来,此时他的手中则多了一团幽蓝色的光雾。

  而在抽离了这些灵性力量之后,那人身躯又重新退化为了一具泥胎,无法维持平衡的形体向后倒在了地上,摔散成了一地碎泥块。

  张御试着探查了一下这段灵性力量之中所携带的记忆,里面并没有显露出此人的自身来历,这一点并不奇怪,但是却有关于他的种种记忆,包括他今番回到都护府中的消息,而剩下的东西都是一些细枝末节,并没有牵扯到复神会的秘密。

  不过他对此也不在意,有了这一团灵性力量,他当可以用此上报玄廷,从而找到其原主所在。

  他伸手入星袋之中,拿出了当初用来追摄曹康的那枚玉珠,将手中这股灵性力量缓缓封存进去。

  待把此物收好,他轻轻一拂袖,此间所有人俑似被一股无形力量拂过,金属破碎成了一团泥屑,做完此事后,他头也不回离了此地。

  复神会所用的陶俑塑造很简单,这个地方就算毁了此辈也随时可以再重新建造一个,不过那些记忆却是无法保留下来了。

  尤其是那人降临下来的一部分力量被他截夺了,不曾转了回去,所以复神会根本不会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会有一段时间的空白。

  而等到此辈反应过来,他当已是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了。

  从山腹之中走出来后,他往上空望有一眼,霎时遁光飞去。

  接下来他准备把那些复神会成员记忆中的部落都是走一遍,并找出那些异神的载体,若有源能,便直接吸摄了去,若是没有,那便直接将之毁了。

  没有了这些合适的载体,这些异神想再入世不是不能,而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且由于承载的躯体的不合适,那么所降下的力量也不见得会有多强大。

  下来时日内,他都是在密林之中穿梭往来,走访那一个个土著部落。

  这些部落虽然曾经做过血阳神国的附从,不过此刻既然已是退缩到了密林深处,他也不准备拿其等如何,在寻到了那些异神的雕像后便就直接离开了。

  五天之后,他才返回到了白舟之上,才是进入主舱之内,青曙呈便递了上来一封书信,道:“先生,许执事已然将那部落之人送到洪河隘口了,只他送来了一封说是玄府给先生的书信。”

  张御拿过打开一看,眼眸微凝,心思一转,道:“我们回去。”

  他驾驭白舟往回飞转,待出了洪河隘口,接上了许成通,便直接回了玄府。

  他将白舟停在玄府之后,一人走入正殿之中,项淳见他到来,问道:“师弟可是收到我的书信了?”

  张御点头道:“已是看过了,现在具体情形如何?”

  项淳道:“上月敞原之南有不少归附我们的土著部落遭到了袭击,后来我们发现这背后似有那混沌怪物的身影,而这几天类似情况又有发生。

  玄廷派驻在我玄府的姬道友收到消息后便立时赶了过去,他临行之前曾言,若是他三天后还回来,那就上报玄廷,但加上今天已是七天了,仍旧不见他的回音。

  我之前已是上报了玄府,但若是那位姬道友有危险,待玄府派遣人过来恐怕也是来不及了,这事也只能请师弟出面了。”

  张御颌首道:“项师兄做法是正确的,我会找寻一下道友的行踪,不知这位道友可什么物件留下?”

  项淳拿出一枚纸符,道:“姬道友留下的,说是玄府若是来人,凭此可找到他。”

  张御接了过来,看有一眼,便收入星袋之中,道:“我这便前往,师兄在这里等我消息便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