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交替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交替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张御负袖站在一处缺裂严重的石台上方,看着眼前残破的景物。

  他脚下所在位置,原先当是一个祭坛,这也是整个废墟的最高所在。而如今,昔日的瑰丽和雄伟已被凋零和破败所取代,并被掩埋在了这处密林的深处,再也无人问津。

  然而此刻在他的眼里,周围这些东西,包括石道、建筑、水渠、花苑都是开始慢慢恢复,那些腐朽的树木花草重新盛开,美轮美奂的城市中再度流淌出了淙淙泉水。

  宽敞的石板道上行走着身着各种轻织衣袍的土著,时不时有孩童追逐嬉戏,从道路上穿过,引来大人的责骂。

  许多身着白袍、戴着编织花环、沐浴清洁过的女祭祀端着一只只精美的黄金器皿,迈着庄肃的步子来到祭坛下方。

  衣着华丽,头戴羽毛冠,胸前配着黄金饰品的老祭祀从他身边走过,对着祭坛上的神明祭品。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最后都被一片血色光芒淹没了,而当这片血色泛起的时候,那些华丽和壮伟也是一同腐朽坍塌。

  他伸出手去,一枚飘落的树叶落在了他手心之中,而后转瞬之间化为灰末。

  世上事物有盛有衰,就算没有这些,这座古老城市随着时间的流逝,终有一天会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而便是那些自称永恒的神明,也逃脱不了纪元的轮转。当远离了信仰和供奉后,也自会进入了亡眠之中,甚或有一天会被人重新在祭坛上唤醒,再换一个身份回到人世,甚或就此无声无息的消亡,再不为人所知。

  所幸在天夏,却还有修道这一途可走,那些求得上道的修道人,身心意识可以达到真正的不坏不朽。

  但是仅仅是如此,却还是不够。

  正在他眺望这片过去与现在,虚幻与真实交织的景物时,一道刻意收敛光芒闪过,许成通身影出现在了他侧前,其人躬身一礼,小心言道:“巡护,那个部落许某已是控制住了,巡护可还有什么吩咐?”

  张御道:“我知道了,你先留在那里,我随后便至。”

  许成通道一声是,对他再是一礼,随着光芒一闪,身形便就散了去,那适才到此的只是一个元神照影。

  张御站立片刻后,便把青曙唤了上来,交代了几句话,而后他看向某一处方向,身外有灿烂星光一闪,便已是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他循着许成通特意留下气机印痕而行,未有多久,就来到了一座有着许多帐篷驻扎山岭之前。

  这里站着一个个持弓拿箭的土著部民,他们正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四周,但是此刻,所有人的都是一动不动,不止是他们,包括这里的树木草地也如此,就像一幅凝固了的画一般。

  张御对此没有去多瞧,缓步而行,从一个个定止的身影之中穿过,走到了山岭之上。

  许成通正带着那名少女等在那里,只是那少女看着周围的族人,若小鹿一般的眼睛之中满是惶恐和担忧。

  许成通见他到来,恭敬一礼,道:“巡护。”

  那个少女见到他,此刻想说话,但终究还是不敢,只是跪伏了下来。

  张御对许成通一点头,他向前而行,一直来到了中间那堆熄灭的篝火之前,可以看到这里坐着两个人。

  那正是从少女心神之中看到的土著女子,还有那个面具人,两个人此刻似是在说着什么话,面上仍然保持着那一刻的表情。

  他心意一转,便解了许成通设下的布置,周围的一切,又重新恢复了流动。

  面前这两个人仍旧是自然而然谈着话,对于方才的中断都是无所察觉。

  可那个戴面具的人再是说了两句话后,便感觉有些不对,他有些疑惑的向旁侧看了一眼,在见到张御后,他先是一怔,随即那未被面具遮掩的双眼之中露出了极端惊恐之色,浑身也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那个土著女子此刻也是了发现了不对,她目光先是一凛,然而在感受到那浩大如烈阳一般的力量后,她果断从木桩座上下来,跪伏在了地上。

  张御看向那戴面具的人,淡声道:“你是复神会的人?”

  戴面具之人此刻本说不出话来,他仿佛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抖抖索索的伸手去,试图抓拿胸前的玉佩。

  张御淡然看着他的动作,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戴面具之人可能是因为心中太过恐惧了,在尝试数次之后,终于抓到了那玉佩,可他方才接触到,这东西却是咔嚓一声粉碎了,他只摸到了一把粉末。

  他目光惊恐落去,看着手中的粉末窸窸窣窣掉落下来,身躯不禁一软,瘫软在了地上,似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张御没有再去管此人,而是移开了目光,看向土著女子,后者尽管深深埋下了头颅,可是仍然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她立时道:“帕克尔特拜见伟大的天夏神明。”

  张御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激发了灵性的神裔,不过密林之中的部族首领大多都是这样的身份,不然也没法在此生存下去。

  他道:“你让你的女儿来找我,是准备放弃原来的血脉了么?”

  土著女子恭恭敬敬道:“是的,我们不想再投入野蛮神明的怀抱之中了,我也不喜欢牠们的血腥和杀戮。

  我和我的部族只是想获得平和安定的生活,我们愿意永世向伟大的天夏神明奉上我们忠诚和祭献。”

  张御平静道:“我们不需要献祭,你对你女儿说过,快乐是自己的,而不是他人或者神明恩赐的,所以你们所期冀的生活也需依靠自己去获得,但是你们也必须有所放弃,你做好准备了么?”

  土著女子将自己腰间的天夏斧头拿下来,以双手缓缓托过头顶,道:“您的意志,神的意志。”

  张御明白,这个举动代表着对方甘愿放弃眼前的一切来交换神明的庇佑。

  这些土著的认知是在长久生存和生活之中形成的,也不可能一下就转换过来的,需要进行长久的引导和磨合,所以他也没有去纠正什么,只道:“带着你们的部族往西迁徙,走出隘口,会有人给你们做好安排的。”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土著女子的心中直接响起,后者竭力缩小和俯低自己的身形,口中道:“您卑微的仆从当遵从神谕。”

  张御这时望向某一个方向,那里的泥土霎时翻动了起来,而后一尊巴掌大小的异神雕像自地底之下飞出,并飘到了他的眼前。

  这个部族曾经信奉着名为“帕雅温尔”的异神,如今又准备复活它,所以作为载体的神像早就准备好了,下来只是等待着一场在正确方法引导之下的血祭了。

  在血阳神国侵略诸部落的时候,包括“帕雅温尔”在内的诸多异神被剥夺信仰,被迫进入了长眠,只是等待神裔的唤醒。

  而多数浸淫了它们力量古老雕像本来也都是被血阳神国砸烂打碎了,但是总有一些漏网之鱼得以残留下来。

  比如眼前这一尊,因为个头不大,便于隐藏,所以一直保存在部族之中。

  可以说,那些臣服于血阳的部落多多少少都会如此做,有些固然是出于自身的狂热虔信,还有一部分,其实只是想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张御此时一伸手,拿住了雕像,那上面蕴藏的热流也是源源不断的被摄入了他的身躯之内。

  或许是这个异神留在人世间最后的寄托,这或许是这个异神足够古老和强大,这里面所蕴藏的源能也很是充沛。

  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雕像上面才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但在同时,这尊雕像发出阵阵不甘的怒号和乞求般的哀鸣,这声息逐渐衰落下去,最后随着那雕像破碎后的粉末,一同流散入了高岭上的风声之中。

  那个土著女子此时身躯微微发颤,神裔血脉让清晰她感觉到了主神力量的衰退,历史千百年留下的痕迹正在逐渐淡去。

  她也听到了那些来自“帕雅温尔”的哀鸣,感受到了祂的无力。

  在她看来,这就是神权的交替。

  新的神明对旧有的神明进行信仰上的断绝,而在这片密林之中,这样的事也一直在重复上演着。

  此刻的她,庆幸自己的选择,为得到了一个强大的神明庇佑而欢喜。

  可是她并不知道,部族即将开始的生活方式,她过去的那些经验和认知方式,很快都将不适用了。

  而这样的改变,此刻除了他们,还有更多部族的也在进行着。

  张御这时他才再度看向那个软瘫在的面具人。

  以往在东庭时,他也与复神会的人接触过,可是因为那时候手段相对欠缺,再加上复神会身上都有灵性枷锁的存在,所以并没能从此辈身上得到太多的东西。

  然而现在却是不同了。

  他眸光微闪一下,便即从此人的双目之中穿透了进去,轻而易举摧毁了那一层束缚其人的灵性枷锁,并一直看到了其人的心神深处。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