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光明神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镇魔塔

第四百六十五章 镇魔塔

  ……

  “哼!”

  一声清怒哼声响起,充斥在周围空间中的魔气,犹如潮水般向四面八方褪去。

  咣当咣当!

  两件重物坠地声响起,定睛一看,竟是两具炼狱魔族的尸体被摔在了地上。而那两具尸体,形态威武,哪怕是死后依旧有强大的气势向外释放,显然绝非弱者。

  哪怕是炼狱魔主见状,都忍不住一阵屏息,魔气为之一敛,那可是它为数不多的精锐属下。

  “真是好大的口气。”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一位仙姿飘飘、气质卓绝的天女仿佛跨越了空间凭空驾临,清眸高高在上俯瞰着炼狱魔主,“我道是谁有如此猖獗口气,原来是一只高等炼狱魔族余孽在兴风作浪。只是区区一只败军余孽,竟敢如此口出狂言,可笑可笑。”

  被魔爪擒住的墨听梅一见到她,当真是又喜又惊,急忙趁着魔主不注意,挣脱了魔爪的束缚后降落在地,焦急喊道:“丹姝姐姐,这只炼狱妖魔刚突破封印出来,它很厉害很厉害,你快跑找救兵。”

  一旁的尉迟嘉良见状,却是瞳孔一缩,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反观那炼狱魔主,反而是淡定了起来,背负着双手,一对魔眼在她身上打量着:“竟然是仙渺宫金仙大长老,看样子你们仙渺宫已经有所察觉了。”语调之中,竟有些郑重严肃了起来。

  十分显然,他对金仙大长老也是相当忌惮。

  化身为皇甫丹姝的邀月仙子,同样眸光微微凝重:“不错,你在暗中兴风作浪,我们自然早有觉察,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一只上古活下来的上位魔族。不过,你区区一只魔王级,终究也是翻不出什么风浪来。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还可以留你一具全尸,否则,本尊定将你神魂俱灭!”

  金仙大长老?

  墨听梅和尉迟嘉良的反应自然又是各有不同,前者惊喜莫名,而后者却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邀月仙子的话,炼狱魔主还没什么样的反应,却是激怒了魔主的麾下。

  那位唯一的十二级魔将暴怒叱呵道:“放肆,凭你也想对抗主尊,先过我们这一关吧。”

  说罢,魔将率领着七八名十一级的炼狱魔族,率先向邀月仙子杀去,一时间魔气腾腾,气焰十分嚣张。

  对此炼狱魔主倒也没有阻止,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先让手下去试探试探那位金仙大长老的实力。

  “糟糕了!”

  墨听梅脸色一紧,虽然那位“皇甫丹姝”是传闻中的金仙大长老,可终究只是孤身一人,如今敌众我寡,岂不是要吃亏?

  当即,墨听梅不顾自己伤势就想冲过去帮忙,却不料尉迟嘉良一个晃身挡在了她前面:“师妹,莫要胡乱插手。”

  “尉迟嘉良,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可不是你师妹。”墨听梅怒声道,“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杀了。”

  尉迟嘉良眼眸中掠过一抹痛苦,随即又迅速脸色冷漠了起来:“师妹,你现在受伤很重,恐怕不是我对手,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

  “你……”墨听梅恼怒交加。

  正在此时。

  天空中传来邀月仙子的冷哼声:“不过就是一群古老的丧家之犬,还能在本尊手中翻出什么花来。你们以为本尊前来探查余孽作祟事件,岂会没有任何准备?”

  当即,邀月仙子玉手一翻,手中多出了一把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玉牌,每一块牌子上都镌刻着繁复至极的蝌蚪文,其中有一块牌子,蝌蚪文更是呈现出金光之色。

  “金甲兵符!”

  一堆兵符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绽放,啪啪啪,爆裂声中,一道道光芒释放开来,在那些光芒之中,一尊尊气势威武的金甲战将凭空显现。

  其中为首的一尊金甲战将,体型庞大超过五十丈,威风八面,气势磅礴,给予人极为可怕的压迫感。

  那些金甲战将甫一出现,就对上了那群魔兵魔将,双方乒乒乓乓战成一团,竟打成了旗鼓相当的局面。

  十分显然,为首的那只金甲战将竟然有十二级的战力,其余金甲战将也都具有十一级的战斗力,丝毫不逊色于魔族。

  “有意思,有意思。”炼狱魔主背负着双手,嘿嘿笑道,“没想到你们仙渺宫炼器技术有所长进啊,竟然已经能炼制出十二级的金甲战将了,我倒是小瞧了你们仙渺宫这些奸诈小人了。只可惜,这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过是虚妄而已。”

  “哼!”邀月仙子周身的仙元之气不断激荡,惊涛骇浪的气势不断拔高,“我倒想看看,你有几分斤两,胆敢说出如此猖獗之言。”

  “呵呵~等本座收拾了你,再去踏平仙渺宫。”炼狱魔主眼睛一眯,骤然间化作了一道赤色烈焰,转瞬却又突兀地出现在邀月仙子面前,随意一拳猛然轰出。

  那一拳炽热狂霸无比,仿佛就算有一颗星球在面前,也会被他一拳毁灭。

  “什么?好强的空间掌控!”

  邀月仙子倏然一惊,瞳孔掠过一丝震惊,忙不迭娇躯向后倒掠,仙元向内一敛一收眨眼化作一道仙元灵盾。

  “轰!”

  那一拳打在仙元灵盾上,猛烈的能量撞击下如毁天灭地,就算周围凝如实质的空间也被震碎,露出了空间碎片下的无尽黑暗边缘。

  如此恐怖的能量冲击下,炼狱魔主和邀月仙子各自倒飞出很远,各自的表情都有些吃惊。

  炼狱魔主停顿下身形后,略有诧异地看着邀月仙子,“本尊看你年纪轻轻,想着即便是勉强突破到了金仙一级也不过是垫底的存在,却没想到,就算是本尊见过的金仙之中,你的实力也足以进入前列。”

  邀月仙子更加震惊,擦了擦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炼狱魔主:“怎么可能,你不过就是区区一只十三级炼狱魔王,又被封印了如此之久,怎么可能还有巅峰战力!你,究竟是谁!!”

  “哼,愚蠢至极!”炼狱魔主背负双爪,气势凛然地悬空而立,“本魔主又岂是区区魔王能比,就算是被封印久了,但是对付你一只金仙长老还是没有问题。”

  “十四级魔主!”邀月仙子美眸中有些惊疑不定,失声道,“不可能!想当初仙魔之战时,你们魔族只有一位十四级魔主,早就和我们洞玄老祖同归于尽了。”

  “洞玄~嘿嘿嘿~”一提到洞玄,炼狱魔主猖獗又癫狂,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恨意,“若不是洞玄那狗贼诡计多端,本尊主又岂能上他的当,被他封印了无尽的岁月~只可惜,洞玄狗贼早就死了,本尊主无法亲自报仇雪恨,这笔账就只能落在你们这些后辈身上了。”

  “什么?”邀月仙子娇躯剧颤,美艳的俏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魔主,你竟然是当年的炼狱魔主!”她是五级文明仙渺宫的实权大长老,一生经历过的大大小小事情数不胜数,早已经练就了一副处变不惊的意志。

  然而这一次惊变,却是让她有种轰然崩塌的惊恐感,当年的魔主可是一头绝世凶魔,仙渺宫死在他手中的大长老数量高达五位,牺牲的普通长老和门人弟子更是不计其数。

  若非当年洞玄老祖拼尽性命与那凶魔同归于尽,那仙魔大战最后的结果未必就是今天这个结果。

  孰料,当年的魔主竟然没死。

  这可是如同天塌一般的大事,邀月仙子的第一反应,就是祭出求援法宝,务必第一时间将此事传给仙渺宫宫主!

  只见她素手一翻,一颗球形法宝在她指尖滴溜溜旋转,她的神念只是微微一动,就将需要传递的讯息灌输进了通讯法宝之中。

  “咻~”

  球形法宝以极速向外弹射而去,它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地表,随后飞向太空,将讯息通过密布在赤霄星河中的通讯法阵传递到仙渺宫总部。

  要不了多久,仙渺宫便能得到讯息,提前派出援军和部署。

  哪怕她邀月在此番行动中失利,仙渺宫也不至于猝不及防。

  岂料,那通讯球形法宝才飞出去七八里高,就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又遭到了一股股魔气的侵蚀后迅速爆裂坠毁。

  邀月仙子的脸色登时微微一变。

  “哈哈哈哈哈~别白费劲了。”炼狱魔主放声大笑,“本魔主又不是第一次和你们仙渺宫打交道,又岂会没有半点防备?看到头顶的魔阵没有?”

  他说着指了指头顶由黑色魔气构建而成的阵法,自信道:“只要有它在,你的求救讯号就别想发出去。”

  邀月仙子冷哼了一声。

  刚才骤然得知这位魔头的身份,的确是有些慌神,但她到底是一位金仙级别的强者,很快就能收拢心神,自修行以来经历过无数次风浪,又岂会因为魔主的几句话就轻易被扰乱心绪?

  不过几息间,她已经冷静了下来,脸色也重新恢复了镇定。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她清透如琉璃的双眸冷冷看向魔主,“上百万年过去了,仙渺宫早已今非昔比,而你也早就不是那个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魔主了。如今的你,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而已。”

  “杀你,我一人足矣!”

  话音落下,她垂在身侧的双手蓦然抬起,双手合拢并指成决,竟是已经在悄无声息中掐完了一整套完整的指决。

  指决完成的一瞬间,无尽光芒蓦然自她指尖绽放,一尊九层石塔骤然浮现在了她的头顶的虚空之中。

  这座塔不过巴掌大小,通体由一种青色的石块雕琢而成,塔身上布满了斑驳的岁月痕迹,看上去沧桑而古朴,有种历经岁月沉淀后的厚重感。

  乍一看去,它就像是一座普通的石塔,丝毫没有法宝仙器该有的威势。

  然而,就是这么一座“普通”的石塔,却在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让邀月仙子的脸色一阵泛白,纤细的指尖也猛地一颤,差一点连指诀都没控制住。

  与此同时,整个上古战营范围内的魔气也猛地一滞,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瞬间安分下来。

  炼狱魔主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混沌灵宝镇魔塔!这不可能?!镇魔塔怎么会在你手里?!”

  “本尊既然敢孤身前来探查异变,又岂会没有半点准备?”邀月仙子冷笑了一声,“来之前,我就特意上禀宫主,请出了封存于禁地的‘镇魔塔’。‘镇魔塔’既出,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说罢,她一咬舌尖,一口舌尖血顿时喷在了镇魔塔上。

  一口舌尖血喷出,她的脸色顿时又白了几分,“镇魔塔”却是蓦地一震,斑驳古朴的塔身上蓦然绽放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

  “嗡~”

  一股磅礴的威压蓦然自塔身上扩散而出,仿如天威浩瀚,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敬畏。

  威压所及之处,整个上古战营都为之震颤。

  空气中弥漫的黑色魔气就仿佛冬雪遇到了暖阳,在淡淡白光的笼罩下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开始消融,消散。

  所有炼狱魔族肩膀上蓦地一沉,体内的魔力运转瞬间变得滞涩起来,战斗时魔气的消耗更是成倍上涨。

  相反的是,正在跟炼狱魔族交战的金甲神将却是士气大盛,战斗力在淡淡白光的笼罩下陡然间暴涨了一大截,竟反过来压制住了数量比金甲神将更多的炼狱妖魔。

  镇魔塔威压所至,就连炼狱魔主身上那股滔天的威势都被生生削弱了三成,再没有了之前那种无法战胜的感觉。

  “该死!”

  炼狱魔主脸色剧变。

  众所周知,唯有蕴含混沌之力,得参法则之妙的顶级仙器才有资格被称为混沌灵宝。每一件混沌灵宝都是修仙者梦寐以求的至宝,威能之强,远远超乎普通修仙者的想象。

  而这尊九层石塔,就是仙渺宫所拥有的为数不多的混沌灵宝之一——镇魔塔。

  他对这座“镇魔塔”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当初要不是有这件混沌灵宝,就凭洞玄那狗贼的实力怎么可能压制得住他?要不是因为这座“镇魔塔”的存在,炼狱魔族哪至于沦落到今天这地步!?

  他实在是没想到,他才刚刚冲出封印,居然这么快就又碰到了这座镇魔塔!还真是冤家路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