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之城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意识信息

第六百六十三章 意识信息

  这条信息是一小段意识,疑似是骆有成的哥哥隗逄临(骆远成)传来的,内容比较多。

  他让骆有成不要莽撞,无论如何不要试图意识离体外出探查;要对付赤蝠,他建议在谷雨时节来,那时候的赤蝠最虚弱;赤蝠藏身的地点不远,就在黑莓农庄以南十多公里外的小田纳河河心岛,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搬离。

  谷雨是每年的四月十九或二十日,恰巧人类共同发展促进会和殷老板的生命福星科技公司签约在谷雨后的几天。

  信息透露了赤蝠所掌握的力量。

  赤蝠有两个分魂,一个占据了户外用品店老板杰弗逊的身体,另一个是从东亚回来的,没找到合适的载体,仍寄生在蜘蛛鹅体内;赤蝠另有帮手,暂时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此外他身边还有两百多头Jumper,不知是被谁偷偷帮着运回来的,但肯定有殷老板身边人的影子。

  户外用品店老板是赤蝠分身,这在骆有成意料之内,但他没想到常院长是靠一只蜘蛛鹅逃出生天的。

  尽管赤蝠只有两个分魂,看似分魂还没有骆有成多,但他的分魂能制造新的分魂,和主魂也差不到哪里去。如果说常院长和户外用品店老板是儿子辈,那么自爆把骆有成的意识炸成碎渣的那个分魂就是孙子辈。

  骆有成要是因为自己有三个分魂而沾沾自喜,迟早要吃大亏。他的分魂和常院长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对付赤蝠这种操纵灵魂的宗师级人物,是最麻烦的。不能派军队对他狂轰滥炸,炸掉的只是骆有成哥哥的肉身。赤蝠没了灵魂依附的载体,大不了躲起来苟一段时间,等新的载体出现,他又能搅风搅雨了。对付他,只能从意识上彻底毁灭。

  骆有成继续消化信息中的内容。

  信息还花了大篇幅介绍了心石和静念石的妙用,让骆有成豁然开朗,知道了常院长是如何构筑钟摆精神病院内世界,又是如何隐藏意识体的。

  信息中还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萧美人的,看到她们和你相处融洽,我非常欣慰。她们是对付赤蝠的最好助力,下次来一定要带上。”

  读到这些信息,骆有成已经能百分百地确认,这段意识信息来自于他从未谋面的哥哥。

  隗逄临(骆远成)告诉骆有成:

  “妈妈从未放弃你,不要责怪她。她在保护你!我们离你越远,你越安全。我责怪过妈妈,不该因为虚幻的预言,把你丢给一个外人。但她是对的。我很高兴看到你的强大,妈妈在天上也会很开心的。”

  哥哥的这段话,在托尼的幻梦中也出现过,几乎相同。幻梦中,哥哥说的是英语,而且无声。林小妖根据骆有成释放的影像解读唇语,并翻译成华语。现在骆有成得到了原版。

  虽然哥哥并没有像在幻梦中一样与自己见面,而是通过一段意识向自己传递消息,但骆有成意识到幻梦已经应验了。

  当骆有成从帅德恒的锤子老大那里得知妈妈有通过画本预言的能力,他就感受厚重的母爱。她带着哥哥前往北美,更像是以身饲虎。哥哥被强占了肉身,骆有成不但避免了被附身夺舍的命运,而且继承了首富的遗产,成为一方领袖。

  母兄从不亏欠他,他们为他所做的,他几世也无法偿还。

  隗逄临还建议骆有成去一趟北卡洛,信息里附了一个坐标,妈妈就葬在那里。如果有条件,把妈妈的棺木带回去,让她落叶归根。棺木里有妈妈的预言画本,能帮助骆有成解开许多困惑。

  信息的末尾说道:

  “兄弟,请原谅我不能亲自来见你。赤蝠灵魂外出的时间越来越短,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向你传递信息。他以为我死了,殊不知我藏得很好,而且还在不断变强。”

  骆有成觉得哥哥就是藏身在特洛伊木马里的勇士,时刻准备着给赤蝠致命一击。

  消化完信息,骆有成纳闷了。自己刚刚准备意识出窍,哥哥的意识信息就传递过来了,仿佛他在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信息中没有提及哥哥是怎么观察到自己的动向的,只是没头没尾地提了一句“不用去管蚊子”。

  这里的季节变化与荣城相差不大,三月是不可能有蚊子的,连出来活动的昆虫都很少。

  骆有成用意念力仔细寻找,一无所获,倒是通过单片镜发现了趴在窗户玻璃外的蚊子。不用说,这只蚊子就是监控器了。这个季节把监控器做成蚊子形状,是个Bug。

  虽然哥哥说不用管蚊子,但赤蝠很快就会回到哥哥的身体中去,监控自己的依旧是赤蝠。所以,蚊子能毁还是毁掉。

  骆有成假装什么也没看到。过了一会儿,他大声说:“不要玩得太晚,明天还要返程。”随后启动遥控,把窗景器降下来。

  柳莹觉得有成哥很奇怪。刚才看他发呆,以为他灵魂离体出去探查去了,现在他却把窗景器放下来了。意识波穿透玻璃很简单,穿窗景器无异在给他自己增加难度,所以有成哥应该没有出去。她正要开口询问,单片镜上接收到有成哥发来的信息。

  骆有成简单地向她说明了缘由,随后从黑戒中取出一瓶杀虫剂,走到门口。蚊子如果想进屋,房门下方细小的门缝就是唯一的通道。

  柳莹很好奇,她不觉得杀虫剂能毁掉蚊形监控智能,以有成哥对意念力的掌控,抓住一只蚊子轻而易举。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有成哥拿杀虫剂是装给别人看的。她没说话,继续和五个丫头玩桌游。

  没多一会儿,门缝里果然钻进来一只蚊子,它刚刚飞起来,就被强烈的气雾流冲到了地上,气雾让它的翅膀粘在了一起。骆有成叫道:“好奇怪,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蚊子。”

  在五个小丫头闻声跑过来前,骆有成对着“蚊子”踏上一脚,又使劲碾了几下,蚊子监控器被踩得稀碎。

  第二天,骆有成向殷老板辞行。他拉着殷老板走到一边,说自己的定居点有不少登山爱好者,蜀地又多高山,现在天下太平了,想组建一支登山队。他问谁和户外用品店老板接触得比较多,下次来准备进一批登山用具。

  殷老板说:“有道和他很熟,Jumper的利爪和胶质球采集都是有道在统筹管理。”

  帮赤蝠偷偷运出两百头Jumper的人呼之欲出了。他想提醒殷老板警惕何有道,又想到殷老板脑子里的合成魂,就把这念头丢到天边去了。

  骆有成跟何有道打了个招呼,请他下次务必将户外用品店老板杰克逊介绍给自己。

  飞机起飞后,隐身了两天的达伽娜终于能炫耀她金灿灿的鱼鳞了。鱼人姑娘很沮丧,躲了两天,一点忙都没帮上。

  柳莹安慰她的异族闺蜜。

  骆有成却有些魂不守舍,呆呆地望着舷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