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天有鉴 > 第619章 背后的军师

第619章 背后的军师

  跟着,尚勇说出了实情,就这几天的功夫,作为凤舞九天总裁的徐莉,快速做了一件大事。

  两千万从安鸿雁父母的手里,买走了继承的股份,理由是,安鸿雁在管理期间,存在挪用公司款项的行为,不再继续追究。

  作为普通农民的老两口,刚刚失去了女儿,也不懂这其中的是非,稀里糊涂地就签了字,拿到了一笔巨款,当然,他们还能得到那栋别墅。

  以八千万的价格,从苗伊母亲蓝雨荷的手中,买走了苗伊留下的股份,集团很不景气,股份的价值一再降低,如果再迟疑,这个价格也不值。

  兴发集团一共出资十五亿,共取得了凤舞九天集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海岸投资、翔宇投资依然是大股东,持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徐莉理所应当,成为了凤舞九天的法人,董事长,兴发集团为其配股百分之二十。

  “厉害,真会选时机,大勇,你这个女朋友的身价,已经超过五亿,以后你傍着她,什么都不用愁了。”海小舟鄙夷地拍巴掌道。

  “别讽刺我,正烦着呢!”尚勇使劲摆摆手,又说:“我总觉得,茉莉好像什么都知道,就在等这个机会。”

  屋内陷入了沉默,大家都是这个感觉,随着案情的不断深入,徐莉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朝阳,给我一支烟。”尚勇道。

  “不行!”方朝阳摆手,又说:“关于这件事儿,我们都要保持心态,因为,徐莉没有错。”

  “可我总觉得,像是被她给耍了!”尚勇使劲拍了下桌子,苗伊的案件一出现,徐莉就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未免太过巧合了。

  “兴发集团还要收购鼎顺集团,他们这是连吃带拿,将残局收拾得干干净净,而且收获颇丰。”海小舟哼声道。

  “商场上的收购行为,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司法机关是不能干扰的。”方朝阳提醒道。

  “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大勇,你为什么不质问她?”海小舟道。

  “问什么?”尚勇蹙眉,“我们手里,没有任何徐莉违法的证据,她甚至都没跟那些人有过接触。”

  “这就奇怪了,既然没接触,她怎么会什么都知道?”

  “这是直觉!作为一名刑警,查办这么多案子,我相信,有时候直觉是可靠的。”尚勇道。

  “大勇,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海小舟问道。

  “不知道呢,先走着看吧!”尚勇摇摇头。

  假如徐莉知道一切,那真是太可怕了。她冷眼旁观,看着苗伊死去,又看着安鸿雁死去,任由事态发展,一步一步,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尚勇的怀疑,不是没有来由,第一次去酒吧,徐莉就提供了朱红丽的消息,跟尚勇相处之中,还提供了一名贩毒者的联系方式,她能够顺利回到凤舞九天,未必是安鸿雁愿意的,很可能,她跟两家投资公司也有联系。

  但是,这一切都是猜测,徐莉甚至连隐瞒不报都算不上,她可以推得干干净净,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都没有任何作用。

  “大勇,振作点,没什么的。”方朝阳道。

  “我,我它妈甚至怀疑,上次在路边中枪的事情,她也可能知道,至少有预感!那我在她眼中算什么,一个任由摆布的棋子,还是死皮赖脸的追求者,就这么死不足惜吗?”尚勇愤怒道。

  “没有证据,就别想那么多了。”方朝阳摆手道。

  “这个女人,我是搞不懂了,以后会非常小心的。”尚勇道。

  “我早就提醒过你的!”海小舟又忍不住插嘴,被方朝阳使眼色制止,不要再马后炮了,于是换了个话题,“大勇,急什么啊,不就是车钱嘛,好说好说。铁哥们儿这么多年,送给你也没什么。”

  “我当然知道海哥的大度,就是心里憋得慌。”尚勇道。

  “说说刘雨来的情况吧!”

  大勇灌了一口茶水,冷静下来,这才将下午病床前的审讯,大致讲述了一遍。

  一直联络刘雨来的,就是扶霞,甚至给他提供了庄志奇别墅的位置和门卡。其中,门卡是邮寄给他的,放在云柜里。原本,刘雨来等人在别墅里住得很舒坦,却碰巧被方朝阳发现,因为事先有预备,得以逃脱。

  也是扶霞让他们返回的,流落在外,总会被警方发现,扶霞给他们这些人,承诺了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具体位置不知道,如果不是冲动持枪袭击了尚勇,他们现在已经顺利入住,逍遥快活。

  刘雨来跟许守行比较熟悉,曾经有几次碰面,都在他的别墅里。在他眼中,许守行才是真正的大流氓,头脑精明,手里还有一股势力,由职业杀手组成,完全惹不起。

  有一次,许守行联系他,电话他没接到,而许守行直接就找到了于振峰,让他安排人对徐广远下手,后来发生了徐广远坠楼案。于振峰是自己手下,对此,刘雨来很是不满,却不敢对许守行说出来。

  “许守行应该知道那三名杀手到底是谁。”海小舟愤怒道。

  “我反而觉得,他不知道,只是以前听他调遣,是另外有人培养的。”方朝阳道。

  “朝阳,你不能相信许守行。”海小舟有点生气了。

  “我当然不会相信他,但跟他聊天中,不难听出,他根本不想事态发展到这么严重的程度。”方朝阳坚持道。

  “小舟,别急啊,我也觉得朝阳说得对,据刘雨来讲,那次路边对我开枪的案件,也是扶霞安排的,并不是许守行。”尚勇道。

  “但许守行知道。”方朝阳道。

  “许守行的角色,很可能是军师吧,有人在向他汇报。”尚勇道。

  “他们之间,是怎么联系的?”海小舟问道。

  “是一款国外的聊天软件,非常小巧,当然,国外的服务商,是不会提供使用者信息的,我下载了一个,查找扶霞跟刘雨来联系的号码,已经注销了。”尚勇道。

  “扶霞跟这些人,一定用不同的号码进行联系。”方朝阳道。

  “大勇,还有个重点,刘雨来他们的枪,到底从哪里来的?”海小舟问道。

  “同城快递,查得不严,藏在大件货品中运输,基本发现不了,枪支的提供者,还是扶霞。”尚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