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一千一零二章 功德圆满

第一千一零二章 功德圆满

  天界,紫阳清虚天。

  瑞彩和香,**于紫庭。宝烟堆于门扉前,层叠积累,厚厚一层。钟声一响,晕开一重又一重无形的涟漪,向四面八方去。

  紫金楼阁,黄金宝台,碧霞琼楼,白玉屋檐,等等等等,每一个所在,都大放光明,激射玉文丹章,稍一落地,和地面一碰,弥漫清音。声音中,有赞叹,有喜悦,有永恒。

  有两三个童子,看上去年龄都不大,非常稚嫩,扎着冲天髻,穿道袍,或倚在门前,或趴在仙鹤的脖颈上,或抱拂尘,反正都是迷迷糊糊,昏昏欲睡。

  实际上,大罗道场,不计寒暑,无有生死,岁月都难以留下痕迹,所以才会有如此安乐祥和,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在这一日,突然间,传来玄妙之音,有九凤共唱,八龙盘旋,灵光亿万,汇聚成琼轮,托举出一个人影,缓缓而来。

  此人居于轮中,大不可量,顶门上圆珠之气垂下,散开若莲,身后天女轻舞,锦青片片,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华丽,扑面而来。

  “啊,”

  正在打瞌睡的童子们猛然惊醒,揉了揉眼睛,就发现,琼轮落到洞府前,走出一人,眉有横纹,眸生飞翼,身上万千玄气流转,统御所有。

  领头的童子见此,怔了怔,旋即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了传音,马上整理法衣,迎上来,恭声道,“元皇上真,我家老爷正在洞府,请随我来。”

  来的人自然是紫虚元皇,他乘琼轮,徐徐向前,不多时,来到紫阳洞清虚天,见到此间的主人。天光照下,能够看到,此人身姿伟岸,容颜清癯,真文绕身熠熠,若星月披肩,顶门上庆云高举,华彩宝章,讲述道德真意,温润如水。

  只稍一接近,就能够感应到其身上传来的大罗金仙之意,超乎现世,不拘于时空,过去未来,逍遥自在。

  紫虚元皇看在眼中,眸子里闪过少许羡慕,旋即隐去,他没有多说,而是从从容容展袖上高台,在对面坐下。

  “紫虚道友,”

  此间主人,曾经在封神之战中出现过的清虚道德真君笑了笑,真正温润如玉,话语声中,瑞彩浮现,自成麒麟,飞鹤,宝象,青狮,自有妙音,道,“你此来还是问我人间界之事?”

  “不错。”

  紫虚元皇坐直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坚定。

  他虽然也有渠道自人间界中得到消息,可毫无疑问,比不上眼前这一位。要知道,人间界的布局大多都是从封神后三界分立开始的,而当你阐教作为封神战后当之无愧的大赢家,有时间,有资本,有能力布局。在这一方面,其他巨无霸势力,即使如今天运在身,咄咄逼人的梵门,都比不上。

  “人间界,我可以给你讲一讲。”

  清虚道德真君手挽拂尘,法衣明辉,当年阐教确实在人间界留下诸般布置,就是他都留下了多个道统,虽然无数年后,有的道统早已经销声匿迹,不见了踪影,却有两三道统崛起,欣欣向荣。当纪元推进后,人间界的隔绝不再像以往那样恐怖,正是这样,通过道统的因果牵引,自可得知人间界的局势。当然了,这个得知肯定不全面,还会有所迟缓,可比起以往的不为所知,比起诸天其他势力的懵懵懂懂,实在强太多。

  可以说,对人间界消息的接受,原本的阐教独一档,而清虚道德真君又是原本玉虚宫一脉中非常突出的。不然的话,以紫虚元皇的身份,以其在天庭中的权势,何必眼巴巴赶来?

  “星象,灾临,心魔道,”

  紫虚元皇仔细听着,在灵台中将自己所得排列组合,画面从破碎到清晰,道,“到最后,人间界之变作用于地仙界,西牛贺洲的天运地气勃发的姿态的原因就找到了。”

  紫虚元皇说完后,顿了顿,才继续说话,道,“心魔道,是变化的关键。”

  “心魔道是恒元魔主创下的道统。”

  提到心魔道,清虚道德真君容颜上神情莫测,道,“可按照人间界传来的消息推测,心魔道兴起的时间超乎常理。”

  紫虚元皇明白对面这位大罗金仙的意思,在心魔道在人间界兴起的时间点上,恒元魔主的境界和力量低的可怕,恐怕无法通过恶念渊海为跳板,进入人间界。更不要提,创下心魔道的道统了。要知道,创下道统可不是简单的事儿,只那开宗立派不同于一般的立宗真经就是上境金仙都难以信手拈来。

  可结果呢?偏偏可能刚刚出世的恒元魔主出现在了人间界,手持心魔经,创下心魔道,在人间界掀起无尽的声势。

  “恒元魔主,”

  清虚道德真君挑了挑眉,手中拂尘晃动,烟霞层层,展开如画,幽幽叹息一声,道,“这位天地间第一位魔主,很神秘啊。”

  清虚道德真君有理由这么说,即使以他的境界修为和见识,到现在为止,依旧看不明白,为何恒元魔主能够出世如此之早,实力提升如此之快,为何能够创立心魔道。反正各种不符合常理,打破大罗金仙对纪元发展的认知。而通常来讲,以大罗金仙对宇宙天地的洞彻,他们的认知几乎就是规则,就是真理。

  “一个恒元魔主,一个九荒大圣,”

  紫虚元皇面有金容,拢着袖子,道,“这两个人堪称纪元中最为神秘的了,让人看不清楚。”

  “呵呵,”

  清虚道德真君听出眼前这位天庭权势人物话语中的莫名,轻轻一笑,道,“莫非道友你也相信大日如来的话,九荒大圣和恒元魔主有所勾结?”

  “我们都知道,大日如来当初说九荒大圣和恒元魔主在盘丝洞和黄花观上勾结是站不住脚的。”

  紫虚元皇也笑了,大日如来当初可是被九荒气坏了,都不顾身份泼脏水,可是平添了不少笑料,“不过这次人间界的变化,有心魔道,还有星象变化,偏偏如此之巧,真让人不得不怀疑九荒和恒元两个人有默契。”

  清虚道德真君沉默下来,虽然天魔乱世,可冲击最大的还是仙道,至于妖族,则要轻许多,妖族和天魔并没有仙道和天魔般的势不两立。

  “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清虚道德真君想了一会,才缓慢开口,他相信,肯定有人接触过恒元魔主,或许是其他人,或许真是九荒,可这种层次的人物抓不到证据,空口白牙的,根本没有说服力。

  “星主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

  紫虚元皇目光霍霍,他看了眼天庭方向,道,“唯一担心的是时间,要知道,这位九荒大圣最近动作很大,收获不小。真要让其晋升大罗,那就一切休提。”

  紫虚元皇提到这个,也是一阵心悸。不得不说,九荒大圣真的是个狠人,对方利用玄天圣君之身投入到最近天庭的事务中,经常在诸天中最为危险的地方出没。诸天中,到处是九荒的足迹。

  “最近声势很大,”

  清虚道德真君都知道,毕竟对方可谓是最近一段时间风头最盛的上境修士,其涉险,和同辈争锋,等等等等,在刀尖上起舞一样,让人不注意都难,“至于晋升大罗,即使九荒真的积累已够,可得等天机合适,方可冲击。天机不合适,只能等待。这样的天机,岂能说来就来?”

  “那就好。”

  紫虚元皇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可此话由一位大罗金仙说出来,无疑更让人相信。

  天庭,玄天府。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刚刚归来,上面还有铁血之气,痕迹斑驳,他顶门上的河图洛书转动,映照出星宫之相,周天星辰的姿态惊人,星主的步子越来越快了。

  “还是我快一步。”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笑了笑,吐出一口浊气,他这一段时间可没有白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