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一千八十五章 归来

第一千八十五章 归来

  几日后,天刚晴。

  窗外初曙,堂中映光翻白,澄明若山中雪。须臾后,日色渐盛,色彩变浓,继而成橘红和赤金交晕,大大小小,徘徊上下。

  浑灏坐在窗前,发髻微偏,裙裾罩身,眸子一如既往的灰白,正收回目光。在那里,正有宏大而浩瀚的伟力冉冉离去,九个鸟首不见,可剩下一道弥天极地的惨绿妖气横亘在宝界中,经久不散,似乎能够映入人的眉宇间。

  她蹙了蹙眉,用手捏着自己的宝壶,水音袅袅,道,“这个鬼车可是走了,只是见这鬼车妖气覆空,垂照四下,真让人不习惯。”

  无眉少年背负的法剑轻鸣,剑气悬而左右,半空雪舞,他心情同样不好。以前宝界是他们三巨头的地盘,可随九荒这个洪荒异兽鬼车进入,在宝界中立下自己的“锚”,宝界就成了对方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卧榻之侧,有他人鼾睡,肯定不舒服,文阳道人也不例外,不过他身为宝界三巨头中的智囊,不像浑灏和无眉少年那样喜形于色,于是神情平静,用手拨了拨铜案上的长鸣灯,见灯焰扑簌簌跳动,溢出七彩,才慢悠悠说话,道,“这次我们确实是被拿捏了痛处,落入下风,不得不签下城下之盟。此局势暂时难以改变,我们得先有这样的认识,然后再想一想,如何利益最大化。”

  浑灏听了,裙裾一摆,站起身来,绕室内踱步一圈,再走到凌墙书架前停下,目视上面放置的青铜神兽,其身躯如豹,花纹凝钱孔,如蛇的长颈仰起,前身下卧,粗大的断尾甩着,隐有残影,若开屏一样。

  浑灏看得清楚,青铜神兽口内交错锋锐的犬牙有一种少见的泛白,给人一种脆弱的感觉,这分明是他们三人抽取了过多积累的宝气,导致这一区域宝气真空。这个神兽的外相变化,正是直接反馈。他们以及宝界付出不小,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傻乎乎等着,得自不好的局面中寻找突破的机会!

  浑灏眉宇智慧之光凝珠,好一会才道,“我们能够窥见河图洛书的很多玄妙,很是难得,待全部消化后,可以成为得道之积累。”

  “嗯。”

  无眉少年点点头,表示赞同,同是法宝,窥见河图洛书此层次的先天灵宝的玄妙对他们来讲意义重大。他想了想,也提出自己的建议,道,“在消化所得的时候,我们可以加大动作,放开手脚,在诸天中积极进取。”

  他的声音就如同他背后的法剑一样锋锐,勇往直前。在以往,由于种种限制,他们宝界三巨头做事称得上小心谨慎,甚至说一句保守都不为过。现在既然有了妖师宫的入场,不管其他,反正底气足了许多,就不必畏畏缩缩了。以前碰到机缘,能让的就让了,如今的话,有机会就下场!

  宝界中的三巨头,你一言,我一语,出谋划策,规划接下来的路子。经过九荒这一遭侵入宝界,让他们愈发对得道渴望。要是他们成为真正的上境金仙,岂能会被人愚弄,以至于一点小错铸成大错?

  妖师宫。

  小亭临水而建,上覆琉璃瓦,玉色光晕横斜上翘的檐角上,若有实质般,稀稀疏疏,摇摇摆摆,时不时如积雪般坠落下来,发出扑簌簌的声音,非常动听。

  白泽挽道髻,披便衣,凭玉几,端坐在亭中,正看向对面水中的假峰,其下尖而上粗大,由纤细到巍峨,至于四下,更有苔痕斑驳,藤蔓纷披,苍翠绿意莹然。

  在此时,白泽若有所觉,收回目光,看向对面,就见丝丝缕缕的妖云自冥冥中垂落,惨绿一片,继而九个鬼车鸟首探出来,再然后,一个少年人的身姿浮现,就跟用笔画勾勒出来的一般,非常玄妙。

  白泽扫了眼出现的李元丰顶门上的河图洛书,若有所思。

  “是这样。”

  李元丰坐直身子,用手扶了扶银冠,就将发生在洗宝万妖池也就是文阳道人等人称之为宝界的地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了一遍,没有任何隐瞒。

  “做的不错。”

  白泽面上露出笑容,温和而儒雅,道,“这三人要是早知道有今日,当年肯定不会把通讯之物交给四宫主你,他们可后悔死了。”

  说到这个,白泽真觉得,宝界的那三人真的是倒霉透顶。谁也想不到,眼前的鬼车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从天仙层次一跃成为有资格冲击大罗的人。只能够说,非战之罪了。

  “有一件事你要有个准备。”

  白泽谈完洗宝万妖池的事情后,神情变得严肃,随他的心情变化,小亭临水清清,满波青翠,郁郁馥馥的莲花出水,缀着神秘经文,隔绝内外。

  “会是什么?”

  李元丰垂下眼睑,挡住眸中异色,以他和白泽两个人的境界修为本就是隔绝因果,剥离所有,更何况这是在妖师宫,在自家的地盘。即使这样,白泽还如此小心地施展神通,再加一层保险,可想而知,接下来要谈论的肯定是真正的大事。最起码,不是宝界的事儿能够比的。

  白泽布置完后,手持一卷道经,里面文字别成世界,平平静静地道,“宫中一段时间内要投入力量用在接引大宫主归来的布置上,对你的支持可能会减少。”

  “大宫主归来?”

  李元丰眸光一缩,成针孔状,他当然知道妖师宫的大宫主是谁,那可是在上古时代纵横无匹的妖师鲲鹏,圣人之下最为顶尖的存在。而这样的人物要是归来,恐怕会引起诸天万界的大变局。同是上境之人,自己虽然也能够影响诸天万界,可和鲲鹏这一类存在相比就差一大截了。

  “大宫主回归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要做很多准备工作,进行不少尝试,非常艰难。”

  白泽卷着经书,眸子有光,道,“正是这样,妖师宫得抽取很大部分力量。其他还好,就是你在关键时候,影响颇大。”

  “事有轻重缓急,我身为妖师宫的人自然支持大宫主回归。”

  在这方面,李元丰不会含糊,他能够走到今天,得妖师宫助力颇多,该出力就得出力,他笑了笑,故作轻松,道,“我现在已经在西牛贺洲扎下根基,有能力处理我自己的事情。”

  “那就好。”

  白泽仔细看了李元丰几眼,觉得李元丰的话是真心实意,道,“宫内也不是投所有力量用于此事,剩下的力量也足以震慑不少势力。”

  “嗯。”

  李元丰了然,又想起一事,据他所知,消失的可不只是鲲鹏一个人,“其他人也会归来?”

  “都在想办法,就看谁能够抢先一步了。”

  白泽明白李元丰的意思,道,“你有有空,可去五庄观走一走。”

  “镇元大仙嘛,”

  李元丰没有说话,眸光深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