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九四三章 神惊诸天映万界 金仙所动乱纪元

第九四三章 神惊诸天映万界 金仙所动乱纪元

  虚空中,真坤宫。

  月照阶前,水凝霜色,飒飒的风吹拂,竹叶粼粼,松承花影,美轮美奂。

  清源妙道真君稳稳端坐,他的身前是一个古朴的华表,其柱身似白玉所铸,柱顶上有一承露盘,呈圆形,对应天圆地方,上面有蹲兽,祥云环绕。或许因为自冥冥之中引来的天青之气过多,从而引动莫名的变化,福禄寿三种力量大盛,贵不可言,福不可说,寿没有尽头。

  置身其中,福寿延年,万劫不磨。

  “咄。”

  正在此时,清源妙道真君睁开眼,口吐一个音节,整个华表应声而裂,然后夹杂所有天青之气,齐齐涌入他的眉心,在他的眉心处结成一枚宝珠。

  此珠濯然明净,离尘远世,高高在上,不可名状。

  立于此,又如不在现世。

  清源妙道真君见此,笑了笑,大袖一展,化为一道扇形展开的惊虹,投入到宝珠中,轰隆一声,再次踏上金仙门户后的道路,进行第二次冲击金仙大道。

  算一算时间,清源妙道真君,和鬼车,以及云霄仙子,三个人奋起全力,打破现世枷锁,冲击金仙大道的时间几乎差不多。

  不知何地,洞府中,草萋萋而吐绿,云霜白而积雪。周匝松竹青青,桂魄自上面来,折而入内,冷浸一片秋碧,照耀在云中子的眉宇间。

  这一位福德仙人,头戴宝冠,身披莲花仙衣,眉清目秀,容貌非凡,手持曲柄玉如意,顶门之上,庆云万亩,金灯璎珞垂下,不可估量的气运升腾,氤氲紫青。他手中玉如意一点,神意一转,法力环绕,化为圆润的宝珠,落在莲花荷叶上,滴溜溜转动,每转一圈,时空就转一个角度,到最后,西牛贺洲的景象尽数映在珠子上。

  叮咚,叮咚,叮咚,

  珠子在荷叶上转动,跟露珠一样,玉润澄明,最中央当然是现在诸天中最为关注的九荒别府前发生的大事,梵门要镇压兴风作浪的鬼车,宣告自己如今的强势。

  “梵门和瑶池宝界,”

  云中子虽然同是元始天尊座下,在封神之战中有过动作,可自元始圣人隐去后,他就自开一派,传承到现在,已经和广成子执掌的玉虚一脉很不一样,只剩下香火情。不过再怎么样,也不会忽略此纪元中风头最盛的梵门。

  “咦,”

  云中子原本看法海雷音如来和瑶池宝界的女仙叶采娘说话,再到两个人出手,都平平静静,可见到在纪元大局中看上去微小如尘埃般的鬼车突然爆发,奋起积累,冲击金仙大道,引来天道力量后,他和无当圣母一样,非常震惊。

  原因无他,鬼车冲击金仙,突如其来不说,没有半点征兆,超乎所有人的预料。更为重要的是,一旦鬼车冲击金仙成功,引起的连锁反应很大。不夸张的说,会让梵门中很重视的西游,乃至整个纪元走势都有冲击。诸天万界所有大势力,都将面对纪元新局势,原本很多计划都得调整。

  “这可是大事了,”

  即使以云中子这样的大人物都一时之间无法想到鬼车真的成功晋升后引起的大变局,他少见地站起身来,直接运转法力于眼上,灿然的毫光落在西牛贺洲九荒别府前,若日月高悬,纤毫毕现,这样的大事已经太大,不能够再置身事外,优哉游哉了。

  “只是鬼车如何有这样惊人的积累的?”

  云中子非常纳闷,以他的境界当然知道要能够达到冲击金仙境界引动天道之力该何等之难,按照常理来讲,以鬼车的修炼岁月以及经历来看,根本不可能有如此雄浑的积累的。

  实际上,不知云中子想不到,最为关注鬼车的梵门都想不到,不然的话,以梵门的做派恐怕都要不顾一切提前斩杀鬼车,断然不会给他任何冲击金仙的机会。

  轰隆隆,

  正在此时,云中子若有所觉,抬头看向天外天,在那里,宏大的清光盛开,或是腾辉如虹,或是明净如霜,或是逍遥若仙鹤,或是长寿若玄龟,逍遥自在之气弥漫,洋洋洒洒,散于时空中,却有一种向青天的坚定。

  “又有人冲击金仙大道?”

  云中子目光在天外天徘徊,很是惊讶,往日一个纪元都不一定能够看到有人冲击金仙,现在就有两个了?

  “云霄。”

  说起来,云霄仙子他并不陌生,于是只是稍一感应,就能够确认这一位冲击金仙大道的修士的身份。

  “云霄,”

  对于云霄冲击金仙大道的举动,云中子并不意外,毕竟以对方的积累能够拖到现在就不太正常,很可能是在打基础,希望厚积薄发,一旦成功晋升后,冲击地更远。他奇怪的是,云霄居然和鬼车几乎同时冲击金仙大道。

  要知道,修士选择冲击金仙大道的时机很重要,每个志在冲击金仙大道的修士都会把握冥冥之中最适合自己冲击的时机,而现在,鬼车和云霄选择的时机几乎相同。

  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此纪元的第一金仙之争?

  “什么?”

  云中子刚转过这个念头,心底里又有所感应,他转过头,看向虚空一个方向,只见有天青之气若惊虹贯空,下临幽水深深,上听鹤唳声声,不知其来处,不见其归途,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凡是目光所及,全是瑞气宝彩。

  “清源那个小家伙。”

  对于这个,云中子就更熟悉了,他挑了挑长眉,已经确定,三位同时踏出那一步,冲击金仙大道,肯定是冥冥之中的气运牵引,都要争此纪元中第一金仙!

  “热闹了。”

  云中子都坐不住,站起身来,他的衣袖上荡开冷光,和洞府中的松色相碰,交织成大小不一的花朵,摇摇摆摆。根据他的认知,云霄和清源两个人的积累非常雄厚,晋升金仙十之七八,天地间很可能要再多两位金仙。

  当然了,如果说对纪元格局和天地大势的影响,云霄和清源虽然名声更大,可恐怕加起来都比不上成功的鬼车,那才是真正的牵一发动全身,天崩地裂。

  “能成功吗?”

  云中子眸光幽深,对鬼车的这次冲关并不看好。

  鬼车能够以任何人想象不到的姿态冲击金仙大道确实惊世骇俗,只此一点就可留名世界,可真要把鬼车放到冲击金仙大道的那群人中比较的话,鬼车应该是垫底的。

  云中子猜测,鬼车的积累应该堪堪达到能够冲击金仙的门槛,按照常理,应该积累积累再积累,待提升到无可提升后,再寻时机冲击上境。可由于梵门的发难,鬼车没有办法,只能够拼命一搏,富贵险中求。

  可以说,清源和云霄两个人冲击金仙大道是积累够深了,已经到了顶点,是主动冲关,而鬼车是迫不得已,被破冲关。因为鬼车不冲击上境,借助冲关中引动的天道之力的庇护的话,刚才法海雷音如来和瑶池宝界的女仙叶采娘祭出的两宝就能够把他镇压。既然鬼车是被动的,被破的,不得已的,那么其冲关失败的可能性不小。

  除此之外,三人同时冲击上境,争夺此纪元中第一金仙的位置,就会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竞争和挤压,本来就力不从心的鬼车还要面对来自于清源和云霄两个极大可能晋升金仙的人物的气运压迫,就更为吃力了。

  “如果失败,”

  云中子眸光闪了闪,思考自己的布局。

  天庭,勾陈宫。

  金梧疏立,笔直挺拔,在其下,则杂而翠竹,竿竿潇洒,金青两色相磨,透着一股子的清幽。勾陈帝君同样注视着西牛贺洲。也感应到非常非常罕见的三人同时冲击金仙大道的奇景。

  “三人冲击金仙,”

  勾陈帝君微微抬头,天光从梧桐叶和竹叶的间隙中投下,原本晶沁一片的天光不由得染上一层金青,斑驳了许多,也有趣了许多,他笑了笑,喃喃道,“这个纪元真是不一样,越来越多有趣的事儿发生。”

  意外跌出,出人意料,最头疼的肯定是梵门,因为梵门在这一纪元中存在感最强,布局最多,出了变数,自然被波及最大。至于妖族,存在感最弱,就是被波及,影响也最小。说不定,有了变数,会有比原本好的结果。

  这样的局面,就跟世俗的王朝一样,作为统治者,自然希望所有事情按照正常秩序开展,这样他们才越熟悉,越占据优势,能够维持统治千百年。下面的人呢,有时候就希望有变数,打破了原有,才有可能逆袭。

  “就等鬼车突破到上境,晋升金仙层次了。”

  勾陈帝君站在绿竹翠叶前,天光自上而下,洗却纤尘,清幽姗姗可人,他不是云中子,作为鬼车的靠山,他可是知道,鬼车这次冲击金仙大道绝不是仓促为之,也不是被迫而行,而是借势为之,以鬼车以往的行事来看,不是说必定成功,可成功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

  勾陈帝君的目光投向梵界,面上有点幸灾乐祸,这个时候梵界恐怕风雷大作啊。

  梵界,婆娑大世界。

  原本檀金光明的世界,贝叶灵文坠落的频率大增,洋洋洒洒的,给人一种少见的眼花缭乱,看在眼中,隐隐有一种压抑,不同寻常。

  如果要见鬼车冲击金仙大道,其他势力比如无当圣母和云中子两个人是惊讶和震惊,天庭勾陈帝君是非常喜悦,那么梵门中的大能们则是惊怒交集,因为一旦鬼车晋升金仙,突破西游劫数,后果难以想象。

  “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积累?”

  观自在大菩萨身为西游中存在感最强的人物,对于鬼车的行动乃她亲自布置,现在看到这样的局面,以往的智慧和慈悲不见,玉颜上满是杀机。

  这个小妖怪实在藏得太深,演技太好了!不然的话,只要能够嗅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知道他有冲击金仙大道的可能,早就不惜破坏西游规则将他斩杀。

  “观自在佛兄,”

  文殊菩萨见到观自在极为罕见的愤怒和失态,他顶门庆云上璎珞垂下,清亮如水,用不紧不慢的语气道,“这只是鬼车冲击金仙大道而已,依我之见,他成功的可能性极低。”

  接下来,文殊菩萨指出两点,和云中子的分析一样。一方面,鬼车是被迫选择冲击金仙大道,本身的积累也就刚刚及格,古往今来,这样的情况下,能够成功的几乎没有。另一方面就是此纪元第一金仙之争,其他两个竞争对手的气运挤压。

  从这两方面分析,鬼车别说冲击上境成功,就是神惊诸天,气冲万界都够呛!

  观自在菩萨虽然知道文殊的话是安慰自己,可也觉得有道理,她扶了扶发髻,刚要说话,猛然间,不知何时,有一道来自于亘古的天妖之气横来,然后横在梵界外围,然后森然黑气勃发,绘成画卷,莽古时代,洪荒新成,妖族执掌天下。

  在同时,不只梵界的的人,天庭,地仙界,无尽血海,空青界,甚至人间界,诸天万界中,都有一妖气横空,经久不散。

  任何修士只要不被金仙以上的力量屏蔽,都能够看到这不可思议的妖气图卷,那种洪荒异兽的强势,霸道,古老,蛮横,扑人眉宇。

  正是神惊诸天,气冲万界!

  而且看异象,正是三人中唯一的洪荒异兽鬼车,他居然比其他两个人更快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