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九四二章 冲击金仙 破西游劫

第九四二章 冲击金仙 破西游劫

  天外天,外有虹光上下,不下万千,横于天而曳在地,缠白缭青,彼此交织碰撞,倏尔绽放出亿万毫芒,投在上清宫上。再然后,经过上清宫中圣人之力布置的禁制法阵的力量一转,杂色褪去,层层剥落,只剩下大片大片的霜白,摇彩生晕,凝若晶雪。

  到最后,随时间推移,冷光渐满,跨在东西,功德宝气垂落,状若宝河,满而不溢,发出好听的水音。

  有一女冠正缓步而行,她面如少女,形容端且严,背后灵云幽幽,隐有一剑,锋芒破天,但含而不露,在周身三尺内,呼啸有音。

  她不是别人,正是上清宫的执掌者,当年在封神大战中截教里极为少数能够保全自身的通天圣人的亲传弟子,在封神大战后光芒万丈的无当圣母。

  说无当圣母光芒万丈,恐怕任何仙道中知道内情的都不会反对,因为就是这位女仙在截教凋零的情况下,以无上智慧连续点化大气运之人,把截教成功开枝散叶。这些宗门可谓是在玄门诸派争鸣中大放异彩,不可阻挡。

  封神后,人阐两教势力遮天蔽日,截教只剩下小狗小猫三两只,而现在,与人阐截三教有渊源的玄门宗派三足鼎立,甚至和截教有渊源的宗门更强,固然有天运转移的缘故,可无当圣母的智慧和能力,没有人会不认可。

  无当圣母看向天宫外,霜色照在她的面容上,坚毅又强势。不知何时,她又轻轻叹息一声,有一种命运无常。

  当年她开枝散叶之举,确实让截教在某一种程度上中兴,可有利也有弊。

  这些散出去的道统经过不计岁月的打磨,门中一代又一代的人物完善并创新,很多早已经自有传承,与刚开始截教的法门截然不同,和截教只剩下丝丝缕缕的气运牵引,其他完全独立。这样的宗门,只能够说和截教有渊源,可绝不是截教的下宗,上清宫也无法对他们指手画脚。

  正如世俗中家族的分家,前几代在五服之内,尚是一家人,可当传承了十代甚至几十代后,早已经形同路人。或许只在尘封的族谱上翻一下,能够看到当年的一家人。世俗如此,何况玄门各派分出去的日子通常以千年万年计,不变才是奇怪。

  因为要是不变,说明所有宗门在吃人阐截三教的老本,没有改变,没有创新,那早成了一潭死水,哪里会有如今玄门不计其数,散开在诸天万界中,凡是有灵机之地,必有玄门诗篇?

  正是这样,不只截教如此,人教和阐教传下的道统也和截教的局面相似,三教直接传下去从来没有断过的传承,以及真正的下宗,并不多。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无当圣母凭借封神后的无上功德推动自己的境界修为到了一种不可揣测难以明言的地步,她冥冥之中看到,当年封神后,扩大道统,开枝散叶,玄门万家争鸣是顺应大势,而经过无数岁月,到了现在,隐隐又要分久必合。

  对此无当圣母心中有一个大计划,可计划大了,凭自己之力是完不成的,得需要帮手啊。

  “帮手,”

  无当圣母看了眼正站在金鼎阁垂地大窗前的云霄,琉璃色彩映在她的身上,内外澄明,上下一磨,一种无形无质的磁场已经弥漫开来,自然和上清宫的气运勾连,展现出画卷,粼粼的水光,浩渺森然,岸边杨柳依依,垂下柳丝入水,空明新然。半天半水,柳叶入水,浓浓如洗,说不出的清新自然。

  这样的异象可见,云霄已经神定金仙,落子无悔,看样子就是选择合适的时机,然后挣开所有现世枷锁,奋起自身所有积累,凝练自己的道路,冲击金仙大道了。

  对于云霄冲击金仙,无当圣母没有任何担心,她明白自家这个师妹的底细,晋升金仙对其他人是天堑,对她是水到渠成,只不过时间早晚罢了。

  “倒是西牛贺洲真的热闹。”

  无当圣母眸光一动,时空在她跟前散开,西牛贺洲的九荒别府跃入视野的画卷中,纤毫毕现,在其中,正看到,法海雷音如来和来自瑶池宝界的女仙叶采娘你一言我一语,相互唱和,把对面的九荒妖圣洪荒异兽鬼车说的好像罪无可赦。

  梵门的人是说九荒妖圣纵容门下客盗取金光寺佛宝舍利子,导致金光寺一脉受苦受难,纵容失察之罪,板上钉钉。在同时,瑶池宝界的人则咬定是九荒妖圣指使万圣龙女盗取王母娘娘的九叶灵芝草,现在人赃俱获,逃无可逃。

  反正梵门和瑶池宝界师出有名,是正义的化身,现在以正伐不正,天经地义。

  “装模作样。”

  无当圣母冷哼了一声,看似不屑,实际上,这位执掌上清宫的强势人物明白,即使是自己主持,也肯定不能够少了这一关节。正如前文提到过,超级大势力做事,是有讲究的。做的太粗拉不是不行,可是会被人嘲笑。

  能够做的讲究,为何会留下手尾,让其他势力嘲笑?

  “梵门和瑶池宝界啊,”

  接下来,无当圣母看到法海雷音如来和瑶池女仙叶采娘铺垫完毕,开始出手,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各自祭出的宝贝之上,缠绕丝丝缕缕的金仙之力,而且还不是普通金仙之力,乃金仙真身亲自施加在上面的伟力,力量要超乎金仙的化身或者分身的全力一击。

  轰隆隆,

  瑶池宝界的女仙祭出的法宝形似玉佩,其通体帝王宝玉,晶澈无暇,浮雕隐隐,有仙人垂钓春秋,有修士御风吟唱,有仙鹤翩翩起舞,有三千年松不老,等等等等,千姿百态,俱是仙人之景象,弥漫着一种超脱,自在,无拘无束。

  而玉佩上有一吊坠,四四方方,不大不小,看似是琉璃,实则乃不同的时空交匝,每一面如同凸出的镜面,折射出红尘的艰难,红尘滚滚,离不开生老病死,多少有情人难以走到一起,多少人因为病痛,战乱以及食物丧命,多少人碌碌无为,只能够一生一世做牛做马,连住的地方都买不起。当然了,更多的则是各种各样无休止的不合时宜的欲念,让人扭曲,让人堕落,让人不像人。

  仙凡两割,人仙不同,天堑一样。

  所以,仙最好就和仙在一起,不要下凡,不要和凡人打交道,不要沾染凡尘的红尘迷离,爱恨情仇,生老病死。

  “瑶池宝界就这样。”

  无当圣母看在眼中,眸光中嘲笑之意很浓,多少年了,瑶池宝界就是这个主张,要仙凡隔离,仙凡不通,仙凡永不交集。只是可笑的是,瑶池宝界的女仙是整个天庭中下凡最多,和地仙界中的人产生交集最多的,在这一点上,同样以女仙闻名的广寒宫远远不及。

  当然了,一方面是因为瑶池宝界女仙多,基数大,另一方面自然离不开有人暗中做手脚,甚至让王母的女儿都坠落凡间。

  无当圣母想到这,微微一笑,这其中少不了她的,她多次出了大力。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法海雷音如来也出手了,他祭出的佛宝是个石碑,不知道何等材料制成,上面是玄妙的梵门经文,字字珠玑,讲述梵门道理,主要讲解的是善恶有报,轮回有理,积累功德,超脱现世。

  石碑和外面的气机一碰,自碑身中冒出来,洋洋洒洒,甫一出现,大如山岳,沉重无比,又光芒万丈,看上去气象不凡。

  更为重要的是,随西游的推进,梵门对西牛贺洲的掌握和渗入越发从容,石碑一出,顿时引动整个西牛贺洲冥冥之中的伟力,加持之上,让石碑这一刻的威能还要超过瑶池宝界女仙祭出的法宝的威能。

  要知道,整个地仙界乃原本洪荒的一部分,在封神之战后成形,跟诸天万界相同,蕴含着超乎人想象的本质和秘密。更不要提,现在还是整个纪元的中心,天运和西牛贺洲的地气激荡相磨,衍生出各种不可思议让金仙都看不透的变化。

  只要梵门能够顺顺利利完成西游,把整个西牛贺洲抓到手中,那么梵门大兴就会真真正正到来。

  “梵门和瑶池宝界的力量啊,”

  无当圣母只用眸光就能够洞彻这两件宝贝散发的毁灭之力,联手一击之下,就是那个洪荒异兽鬼车再不凡,也难以逃过。

  这一击,雷霆万钧。

  这一击,强势霸道。

  这一击,不可阻挡。

  “杀鸡儆猴?”

  无当圣母看在眼中,不断冷笑,梵门这样的动作不乏彰显强势,好让诸天万界的众多势力看一看,阻挡梵门的人的下场。

  “挡不住了。”

  无当圣母很不爽,因为梵门行的是阳谋,明明白白摆在眼前,就是让人看见,让人知道,让人明白,却偏偏无法阻挡。面对这样的攻势,那个鬼车小妖怪挡不住啊。

  “嗯?”

  无当圣母刚要收回目光,不愿意再看梵门接下来收拾掉九荒妖圣后的耀武扬威,突然间,她眼睛一眯,第一次露出惊讶和震惊之色,看向九荒别府上空,在那里,一道弥天极地的妖气拔地而起,天道之力加持之下,任何攻势都被湮灭。

  “是冲击金仙大道?”

  无当圣母身为圣人亲传弟子,经历过波澜壮阔的封神之战,更一手参与过无数人传唱的玄门万家争鸣,真的是见多识广,可如今看到如此戏剧化的一幕,还是震惊不已,谁能够想到,鬼车能够在这个时候奋起全力,撞开了金仙门户,开始冲击金仙大道?

  “这个时候鬼车冲击金仙大道,”

  无当圣母想着这可能引起的连锁反应,面上的震惊之色还未减少,忽然头一转,看向前面,在那里,云霄仙子已经身姿摇曳,天道之力落下,上下跳跃,如同霜白的鹤影,上面自然浮现古朴花纹,每一道都蕴含天地之威,铺天盖地。万千翎羽,洋洋洒洒。

  显而易见,云霄仙子已经抓到时机,正式踏入那一步,推开金仙门户,凝练自己的道路,冲击上境。

  “冲击金仙大道也扎堆?”

  无当圣母睁大眼睛,她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两个人同时冲击金仙大道的!

  书客居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