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九三七章 盗取舍利劫已盛 西游已到大变前

第九三七章 盗取舍利劫已盛 西游已到大变前

  万圣龙王稳稳当当地坐在一个精致的飞阁中,其下是六爪飞鸟托举,双翼垂天,建筑内部纤丽华美,冷光垂成新月状,成千上百,大大小小的,不一而足,倾斜在小池前,石色中,松绿里,晶晶的光,青青的水,摇摇的叶子,画面如诗。

  团团簇簇的杏花盛开,金灯点缀,横斜明光,能够看得出来,珊瑚宝榻,青玉小几,千年青铜鼎,绿玉转神酒樽,等等等等,在往日,根本不是他一个碧波潭龙王能够使用的。而现在,就是平平常常。

  垂手而立的侍女们看着万圣龙王懒洋洋的样子,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谁让这老龙王命好,早早就投奔了府主,还有个漂亮女儿。

  “再近一点。”

  万圣龙王抬起头,看到半空中祥云笼罩,瑞霭高升,大片大片的彩霞展开,锦绣若画卷,让人着迷,越看越让人挪不开眼睛。

  “老爷。”

  有灞波儿奔和奔波儿灞刚才已经驾着水光上前看过,此时过来,低声禀告,道:“前是城池中的金光寺,看那金光万道瑞彩千条的样子,是有稀罕的宝贝啊。”

  “宝贝,”

  万圣龙王目光一亮,露出贪婪之色,他本来就喜欢亮晶晶的好东西,特别眼前这个,不知为何,怎么看怎么顺眼,就好像心中有什么东西挠着,非要将之拿到手里。

  “再近一点点。”

  万圣龙王压下心中的渴望,吩咐一声,飞架到了宝塔跟前,只用水光遮住,他站起身来,仔细观看,眼前的宝塔真是峥嵘倚汉,突兀凌空。正唤做五色琉璃塔,千金舍利峰。梯转如穿窟,门开似出笼。宝瓶影射天边月,金铎声传海上风。但见那虚檐拱斗,绝顶留云。虚檐拱斗,作成巧石穿花凤;绝顶留云,造就浮屠绕雾龙。远眺可观千里外,高登似在九霄中。

  “好一个宝塔。”

  万圣龙王被这宏伟宝塔的气势一冲,只觉得眼前满是梵光,琉璃玉色打过来,映在周匝,呈现羊脂美玉的色彩,隐隐的,他似乎听到了千佛吟唱,佛理莲香之气,沁人心腑。

  “在那里!”

  万圣龙王定了定神,才恢复过来,这个时候,他看到琉璃宝塔最上面,惊虹如描,彩气似绘,重重叠叠的浓彩丽色团簇,正中央是一枚舍利子,正绽放出无量光。

  “原来是佛宝舍利子。”

  万圣龙王盯着宝塔上的舍利子,就挪不开眼睛了,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之据为己有。

  “龙王大人,”

  正在此时,披着小马甲颤颤悠悠的龟丞相捋着胡须过来,他黄豆大小的眼睛滴溜溜转动,不停地打量眼前的琉璃宝塔以及上面的佛宝舍利子,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此塔内宏而外澄,斗拱,檐角,栏杆,等等等等,都蕴含一种天然梵理,可不是一般势力能够建造的。”

  龟丞相迈着八字步,由于身上的龟壳太重,生怕跌倒后仰在那里起不来,所以身子前倾,幅度不小,继续道,“至于上面供奉的舍利子更是了不得,恐怕是梵门大人物所留。”

  “龙王大人啊,”

  龟丞相说的太快,不小心捏断了自己一根胡须,心疼的很,可还是做出总结,道,“烫手之物,依老臣之见,还是不要动的好,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

  万圣龙王双手抓着栏杆,看上去很纠结。

  “龙王三思。”

  龟丞相对万圣龙王的反应有点诧异,不过他小眼睛一转,用出杀手锏,道,“现在九荒府主大人如日中天,威加八方,小公主的地位虽然水涨船高,可很多人盯着她的位子,等着她犯错,想要取而代之。”

  “我,”

  万圣龙王面上的纠结之意更浓,都要变成挣扎了。按照往常,听到龟丞相的劝告,他很大可能停手。毕竟万圣龙王虽然毛病不少,可很懂得抓住重点,知道自己一身所系在自家女儿身上,不愿意做任何可能让自家女儿在九荒妖圣面前减分的事情。

  这可不是瞎说,是真的不能再真。

  别的不说,就连现在出门在外随时带着龟丞相,也是万圣龙王亲自拿的主意,就是因为龟丞相见多识广,为人沉稳,在必要时刻能够提醒和劝阻,以防再出现毒敌山琵琶洞的事情。那次事情后,万圣龙王对于自己被人抓住,吊打,以及丢脸并不在意,他只是怕九荒妖圣因为此事对自己有了不好的印象,从而连累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在强势的人物眼中,自然要求娘家人争气,有作为,最起码不能拖后腿!

  “我,”

  突然间,没有人能够看到,万圣龙王面庞上黑青一闪而隐,他刚才的纠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大袖一摆,道,“龟丞相你严重了,眼前只不过世俗中一小塔,塔中只不过是一枚寻常舍利子而已,本王取了就取了,难道凡人们还能够打到我们碧波潭?”

  “再说了,”

  万圣龙王吩咐身边的灞波儿奔和奔波儿灞动手,还不忘继续和龟丞相说话,道,“我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谁也不知道是我们取走的啊。”

  “龙王,”

  龟丞相刚要再劝,就见灞波儿奔和奔波儿灞动作很快,他们俩狞笑一声,妖云一起,催动整个宝阁的力量,顿时间,气机凝聚,化为血雨。

  是的,就是血雨。

  突如其来,覆盖整个城池,

  “啊,”

  “血雨。”

  “好吓人。”

  城池中本来是华灯高照,不夜天的样子,人来人往很热闹,可这血雨一下,落在屋顶,街上,门前,甚至还有的打在人的身上,把看到的人吓得哇哇大叫。

  不到半个时辰,家家害怕,户户生悲,都关闭门窗,躲在家里,瑟瑟发抖。

  整个城中,变得死寂一片。

  “哈哈哈,”

  万圣龙王看在眼中,放声大笑,这看上去是血雨,实则并不是真正的血,只不过是水染红罢了,城中的人真是胆小啊。

  “拿来。”

  万圣龙王笑完了之后,手一伸,就把佛宝舍利子拿在掌中,左看右看,百看不厌,笑道,“真好啊。”

  “我们回碧波潭。”

  万圣龙王小心翼翼地把佛宝舍利子收好,吩咐一声,飞阁转向,回转乱石山碧波潭。

  时候不大,一行人回到九荒别府。

  万圣龙王早在外面就叮嘱众人不要乱说,然后轻轻松松地下了飞阁,面带笑容往里走。小路上很幽静,两侧种植异种绿梧,森森的叶子落下来,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吱吱的声音,如同踏雪一般。

  龙王径直走到小路的尽头,在那里,有一座华丽的宫殿,金灿灿的,在日光照耀下,把周围都映照出一种赤色的宝意。

  “今个儿真高兴。”

  龙王用手摸了摸自己怀里的佛宝舍利子,哼着走调的小曲儿,向大殿走去。

  “原来是这个。”

  当万圣龙王进入九荒别府后,真身坐镇在洞府中央的李元丰就抬起头,他的前面是玉几,上有香炉,铜绿精致,天光打进来,照在上面,映出他眉宇间的阴霾。

  在万圣龙王踏入的刹那,李元丰就感到自己顶门上的劫气大盛,甚至发出汩汩汩的声音,甚至黑色自上而下蔓延下来,斑驳成纹理,这一瞬间的变化,非常可怕。

  劫气深种,浸神入骨。

  到此时,要不是李元丰本身鬼车真身的修为不凡,已经推开金仙门槛,恐怕只这一下,就会像万圣公主和万圣龙王一样被劫气影响,干扰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要来了。”

  李元丰喃喃一句,瑶池宝界让万圣龙女“盗取”九叶灵芝草是为了接下来瑶池宝界讨伐自己九荒别府的行为师出有名,梵门令万圣龙王“盗取”佛宝舍利子,同样是有师出有名的考虑。毕竟不管怎么讲,自己这一关可谓是整个西游中最为重大的事儿,诸天中的大势力们没有不不关注的。

  现在看来,梵门也正好趁此机会,向诸天大势力展示下自己的姿态,他们不但要强势,还要让其他人挑不出理来。

  “我等着你们。”

  李元丰哼了声,看劫气越来越深,越来越重,只是尚未达到一种阴极阳生的局面,隐隐中却一点东西,“取经四人组吗?”

  时间匆匆,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

  不知不觉到了秋末冬初时序,路上野菊已残,新梅的小花刚刚盛开,团团簇簇挤在枝头上,风吹摇曳,落下满地的花香。原本的虹彩已经非常少见,河中也渐渐结了冰,倒是映照地松竹上了寒意,比往日更青。

  这一日,唐僧骑着白马,沙和尚挑着行礼,猪八戒双袖带风,孙悟空跳来蹦去,来到唤祭赛国,这是个不小的城池,龙盘虎踞,非常宏伟。

  “真大的城池。”

  猪八戒看着城池四面有十几座城门,周围有百十余里,楼台高耸,云雾缤纷,不由得啧啧称奇。

  孙悟空刚要说话,突然间,就看到有十数个和尚自角落中出来,一个个披枷戴锁,沿门乞化,身上破破烂烂的,狼狈不堪。

  正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孙悟空看到了,不等唐三藏说话,就窜了上前,大声道,“你们是哪里的和尚?为什么披枷戴锁,可是犯了什么大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