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八八九章 气运之争 六圣阻道

第八八九章 气运之争 六圣阻道

  小界中,扶桑树枝稀疏的叶子晕着金光,倏尔落下,或大或小,环环相扣,或落到地面,或碰到穹顶,或打在柱子上,自然而成厚重妙音,四下回响。

  金光层层,赤色流转,映照出李元丰的身姿,他正昂着头,看向宝气长河,眉宇间惨绿大盛,凶戾之气鼎沸,身上满是杀伐。

  看样子,要不是不可以,李元丰恐怕要扑上去,把正在冲击金仙大道的家伙撕裂成碎片了!

  “失败!失败!失败!”

  李元丰恶狠狠地诅咒,如果对方晋升金仙成功,必然会攫取一大部分天地气运,从而让他冲击天妖道第七重宙元境的难度上一个台阶。

  本来就很难了,要是难上加难,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天塌了!

  “怎么做?”

  李元丰踱步来去,衣袂带风,他目光落在长河上,波光粼粼,叠影绕彩,最后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对方已经在冲击金仙大道,并到了气冲万界,神惊诸天的局面,其本人合天地规则,金仙都无法干预,何况自己。

  轰隆隆,

  正在此时,横在诸天中,徜徉于时空里的不见头尾的浩瀚宝气长河蓦地一震,传来一声大响,继而不可思议的金芒跳跃,像是亿万不计其数的锦鲤跳出水面,虹霞自莫名落下,垂于左右,漫天花雨飘飘摇摇。

  即使隔得不知道多么远,依然能够感受到一种气象万千。

  可在内里,又极为凝练,内敛,恒定如一。

  “该死!”

  看到这个,李元丰又咒骂一句,他虽然还没有冲击金仙境界,可对于其中的关隘并不陌生,宝气长河有此异象表明现在冲击金仙境界的修士已经踏过同道之辈,击败了所有竞争者。

  在他要走的通往金仙大道的路上,如今来看,他遥遥领先,没有人能够与之相比。

  能过这一关,此人在自己道路上的积累委实雄厚。

  天庭,勾陈宫。

  新窗绿风,芭蕉叶舒展,横浸霁一片。

  云气在庭前徘徊,来来回回。

  檐下,正悬一玉壶,敛来四面八方的光,融入到其中,化为汩汩的轻水状,每一个摇摆,都有一种难言的韵律。

  勾陈帝君皱着眉头,负手站在殿前,看向宝气长河,原本因为大朝会中出乎意料的进展的喜悦早就消失不见,眸光冰冷。

  要是这个和玄门关系非常密切的清源妙道真君踏上金仙,成为纪元中第一位晋升上境的,以玄门和妖族的关系,再加上天地气运的你升我降,李元丰要冲击天妖道第七重的一丁点希望都会灭绝。

  现实,就是现实地如此让人发冷。

  “不通过!”

  勾陈帝君想了想,神情变得严肃,他深吸一口气,神意一起,金仙之力勾勒,运笔生妖花,慢悠悠向天穹去。

  仔细看,此妖花千叶含苞,幽深如海,黑气中隐有一印,飞爪虚握,上有天庭之形,下描妖族之理,相磨相生。

  妖花出,牵引天机中的冥冥。

  真武大帝坐在宝榻上,四下水云共色,雨声渐歇,千百的星芒结成圆环状,乍明乍暗,不停变化,自环中央吐出金花。

  龟蛇两将站在他的身后,垂眉不言。

  突然间,真武大帝眼皮子一搭,用手一抹额头,中竖法目,有洞彻之光,看到恍若实质的妖花,怔了怔后,叹息一声。

  真武大帝的声音微不可闻,难以听到,道,“想不到勾陈出手了。”

  冲击金仙大道的修士,在此过程中,身合规则,得天地之力,外力无法撼动,金仙也不行,可金仙到底不一样,能够影响天地,所以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押上自己的气运,去阻挡一下修士的晋升之路。

  可通常来讲,除非有生死大仇,极少有人这么做。

  其一,这么做,付出不小,可给冲击上境之人带来的阻挡很小,付出大,回报少,智者不为。而且一旦失败,还会让施法的金仙气运受损。

  如此局面,以金仙的考量,很少动手。

  其二,阻人成道,仇大于天。

  这样阻挡,如果对方冲击上境成功,晋升金仙,那么出手之人就等于多了个不死不休的对手。有个金仙仇人,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勾陈啊,”

  真武大帝用手摩挲着腰间真武剑的剑柄,沉默不言,在他看来,此纪元乃佛门大势,妖族虽气运稍涨,可由于积弱已久,根本没有能够冲击金仙大道的人,勾陈这么做,真出乎人意料。

  除了真武大帝,天庭中其他的帝君真身也好,化身也罢,也见到了勾陈帝君的动作,惊讶之余,都若有所思。

  对他们来讲,要是勾陈帝君真有所折损,即使能够保得住帝君之位,可气运牵扯下,在天庭的影响力会大落,那么他们就该不客气地扩张了。

  至于出手,那是不可能出手的,纵然表面看上去和冲击金仙大道关系最近的玉皇大帝也不会出手,毕竟此事牵扯太大,值不当。

  咚!

  不过帝君们不出手,可清源妙道真君后面不是没人,在妖花刚落入宝气长河的时候,只听一声雷鸣,然后有一能够覆盖天地的宝印凌空其上,其势翻天,刚猛无双。

  大印和妖花碰撞,归于虚无。

  勾陈帝君见此,摇摇头,垂下眼睑,能做的自己都做了。

  “嗯?”

  身在小界中的李元丰自然不知道勾陈帝君的动作,也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番天印出场,他就盯着宝气长河,发现在不知不觉间,又有变化,水声渐大,到最后,如同万千大鼓齐奏响,震动时空。

  “难道?”

  李元丰目光一转,念头刚落,就见宝气长河之上,突兀降临下六个身影,正东方,三个道人打扮,一清癯老者,一威严中年人,一昂扬青年人;正西方,两个大佛,一个丈八金身,一个身在菩提树下;正南方,则仅有一人,素裙宫裳,身姿婀娜。

  六个人影出现,让横在诸天的宝气长河都不停颤抖,似乎随时会崩塌。

  “六圣阻道。”

  李元丰倒吸一口凉气,拳头攥紧,要是对方能过这一关,那么就成为此纪元中第一个踏上上境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