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六五六章 九荒凶名传宇内 出一头地皆震惊

第六五六章 九荒凶名传宇内 出一头地皆震惊

  星辰河中,水烟一睛,明净万里。万千星斗悬于其上,似是宝灯,焕彩通透,羽盖缤纷。不知名的乐声响起,锺鼓之响,笳箫之声,一声声,一下下,汇聚在一起,引动四面八方的风。

  不知何时,空空如也的莲座上,风垂落下来,似乎挑起珠帘,挂在月牙钩上,巩臻显出形体,法衣纯青,眉宇间有着锋锐之气,昂然上前。

  只是星光照耀下,可以看到,出现的巩臻面容少见地有黑青之色。

  “九荒妖圣,”

  巩臻声音沉沉的,话语一出,他眉心之上,呼喇一下,冒出火芒,金灿灿的色彩中晕着黑青,刺鼻的腥毒味道打下来,把眼前的空间都扭曲了。

  是的,高温扭曲空间。

  眼前的空间无声无息扭曲变形,看上去有点吓人。

  巩臻神情不好看,即使自己施展宗门的无上神通,以化身挡劫数,真身归位,可这歹毒又霸道的火焰居然不死不休般缠绕过来,继续燃烧。

  隐隐的,在剧毒之下,面前都有五光十色的幻觉,理之不断,有金乌啼鸣,自不知名时空中来,让人难受。

  金乌毒火,兼具火焰高温和剧毒,浸染人的六识,全方面无死角的攻势。

  “咤,”

  巩臻捏了个法诀,法力如桥,高高在上,镇压四下,让金乌毒火难以再次膨胀,毕竟现在离李元丰太远,隔绝所有后,火焰有点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的味道,不可能越烧越旺。

  “可是,”

  巩臻不像往日那般风淡云轻,这毒火的余毒成异种气机滞留在自己仙身中,横浸内外,虽然遭不成致命之险,可一日不除,一日不得安宁。

  这样的局面,够让人心烦意乱的。

  巩臻端坐良久,发现自己只能够抽丝剥茧般缓慢化解,真的又费时又费力,不由得摇摇头,然后展袖起身,走到洞府外面,上了宝车,腾空而去。

  宝车乘晴风,瑞光似曳翼,何止十几丈,摇摇摆摆,巩臻坐在华盖下,稀稀疏疏的星光投下来,越往前走,越是细密,到最后,不停落下,甚至发出沙沙沙的落雪声。

  不知道多久,宝车停下来。

  在前面,是浮空宝山,有一道人端坐,顶门上庆云不下万里,垂金灯璎珞,来来往往,他身姿挺拔,肩担日月,霜眉低垂,双手过长,已经到膝盖。

  道人早知道巩臻会来,不过当他抬起头,看到巩臻后,还是微微一怔,用手一指,凝成莲花宝座,道:“师弟且坐。”

  “魏师兄,”

  巩臻端端正正行了一礼,才入座。

  “这毒火,”

  姓魏的道人顶门上庆云流转,其放清光,上通九天,下临九地,一片光明,他打量巩臻眉宇间缠绕的金乌毒火,好一会才开口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别具一格的火焰,你是如何染上的?”

  “魏师兄,”

  巩臻听到自家师兄询问,不敢怠慢,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道:“九荒妖圣要比传闻中要凶戾太多,要不是有宗门神通,师弟我恐怕会更狼狈。”

  “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即使魏星法很早就是天仙绝顶的人物,不知道见识过多少天之骄子,可听到巩臻的讲述后,依旧难掩面上的惊讶,这个九荒妖圣李元丰的实力提升未免太快了!

  “能够在师弟你的赤霄上虚灭世雷的影响下做到这一地步,九荒妖圣恐怕已修炼到不灭境界。”

  魏星法当然知道自家师弟在赤霄上虚灭世雷上的造诣,被这样的雷霆横浸,再强盛的生命力都要枯萎,而九荒妖圣能够随意恢复,恐怕其妖身已经近乎不灭妖身之境。

  不灭妖身,妖身得不灭真意,契合天地规则。

  这般妖身已经超乎一般需要用生命力和精血恢复的程度,只要外面的攻击力超不出覆盖在妖身上的规则之力,就能够任意重塑妖身。

  不灭妖身,那是在上古时代都不多见的!

  “不灭妖身?”

  巩臻比起魏星法来,不管是修为境界,还是见识,等等等等,都差距不小,他虽然是亲自和李元丰动手并吃亏的人,可对于李元丰的实力还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可魏星法这等人物就不一样,只听讲述,就一针见血地指出李元丰鬼车真身的大体层次。

  “就是不灭妖身,”

  魏星法的声音斩钉截铁,他屈手一点,自指尖之上,垂下千百宝光,往下一折,托举宝珠之相,又似上天之眼,银白而冷漠,然后缓缓上前,递到巩臻眉心间,下一刻,金乌毒火若乳燕投林般投到里面。

  不得不讲,金乌毒火非常厉害,在同时,托举似宝珠又如同天眼的存相都染上黑青,三足金乌的影子在里面沉浮,发出上古雄霸洪荒的叫声。

  魏星法饶有兴趣地看向金乌毒火,继续说话,道:“师弟,以后要再对上九荒妖圣要小心一点,他实力强横,你不是对手。要是在往日还好,打不过,可以走,可在此关头,劫气激荡,天机混乱,天仙都会有陨落的危险。”

  巩臻点点头,刚要说话,蓦地有所感应,他手一抬,摘下腰间环佩,只看了一眼,神情大变,一下子站起身。

  巩臻攥着传信玉佩,身上气机不稳,跟风吹一样。

  甚至连呼吸声,都变得急促。

  魏星法很少见巩臻这般失态,更何况,巩臻此刻的神情极为复杂,有震惊,有不敢置信,还有惊惧后的庆幸,混在一起,让人看不清楚。

  魏星法没问,背后画卷沉浮,有钟山照影,赤水凝珠,变化升腾于宇内,色彩只成于造化,冲天之气,茵茵弥漫,笼罩左右,让人觉得平静。

  巩臻感应到这种气机,渐渐平静下来,他重新入座,然后一开口就石破天惊,道:“轩隐天君陨落了。”

  “丧命在九荒妖圣之手。”

  魏星法听到这个,眸子中都有金芒透出,他刚刚听过巩臻讲述斗法过程,知道轩隐天君是和巩臻一起去的天庭天君,心中震撼。

  在魏星法看来,天庭的天君即使比不上玄门中的天仙,稍有水分,但相差不大,要是被九荒妖圣李元丰打败并不稀奇,毕竟九荒妖圣的不死妖身委实霸道,可陨落就不一样了。

  “斩杀一位天庭天君,”

  魏星法想到过往李元丰的经历,摇摇头,道:“这一纪元中崛起的人物,真的犀利,相信从这次后,九荒妖圣四个字真的会传遍诸天,不少人要让其三舍。”

  魏星法说的没错,李元丰斩杀天庭的轩隐天君之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天庭,玄门,佛宗,以及幽冥界,甚至其他各种各样消息灵通的界天。

  九荒妖圣凶名,越来越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