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水浒天王传 > 第189回 晁盖论佛 求订阅


    众僧见得那看台上一贯斑斓不惊的老和尚忽然停了下来,一脸惊骇之色看着后方,都不约而同地顺着他的目光朝着后方看去。

    顿时,晁盖便成了眼前所有僧众目光的聚焦之处。

    不少人的目光中,顿时透着责怪的神色。毕竟,如今庄严肃穆的场合,居然有人胆敢打断看台上那位讲经,实在是对佛法的亵渎。似这等坏乱讲经的人物,想来造就了种种恶业,必定沉沦苦海,难以获得解脱。

    而此时,晁盖左右两边的青衫男子与林冲,也不由看向了身旁的晁盖。他们不明白晁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先前只觉得一股难以名状的气势从晁盖身上升腾起来,继而散发开来。隐约之中,那股气势虽不是令人瑟瑟发抖,反而是令人如沐春风一般。

    而此,晁盖那先前紧闭的双眼也已经睁开,看得众人的目光悉数汇聚过来,饶是晁盖,也不由有些发愣,他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前,他沉浸在往事中,耳边听着那老和尚谆谆讲经,只觉得内心忽然有些什么明悟一般,那些幼时不太明白的东西,忽而变得明朗起来。甚至,晁盖有一种感觉,似乎是感觉自己如同那破茧的蝴蝶一般,获得了重生。

    晁盖知道,是自己的心境突破了。心境突破了,也就代表着自己的实力再度上了一个台阶。

    “不想施主却是有着大慧根之人!难得,难得!”

    那石台之上的老和尚看着晁盖,继而一脸微笑地点点头,说道。

    “晚辈不请自来,打扰各位大师清修了,实在是罪过!”,晁盖见得那老和尚如此说,急忙谦卑地对着前方的一众僧人双手合十地恭敬说道。

    听晁盖此言,那老和尚却微微摇摇头,直笑着说道:“非是风动,非是幡动,仁者心动!”

    “施主到此,便是有缘。更何况,施主乃非常之人,光临光明寺,乃是我等人的福分!”

    “大师切莫如此说,直折煞晁某了!晁某一介粗人,岂敢在众位大师面前造次!”,晁盖再度一脸诚挚地说道。

    而此时,晁盖身旁那青衫男子,却是暗中打量着晁盖,心头对着晁盖诧异连连,不由对着晁盖的身份也百般好奇。他自然知道那石台上的白眉白须的老和尚是何等人物,自从他入寺一年多来,何曾听得对方如此夸赞过人。

    而此时,那白眉白须的老和尚却是缓缓起身,继而买着闲庭信步,朝着晁盖缓缓迈步而来。说也奇怪,看那老和尚老态龙钟,走路时却没有一丝滞涩之感,活动虽是有些缓慢,但精神矍铄,眼中神采奕奕。见得那老和尚下了石台而来,先前距离他最近得几个大和尚,也随之起身,继而跟随者那老和尚来到晁盖跟前。

    “晁盖拜见大师!”

    晁盖见得对方来到自己身前,顿时对着对方拜倒下去。

    “林冲拜见大师!”

    见得晁盖如此,林冲也不敢怠慢,急忙也紧跟着晁盖对着对方拜了下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使不得,使不得”,那白须白眉的老和尚见状,急忙笑着弯下腰去,双手示意两人起身。

    “不想今日,寺中却是有贵客登门了!两位俱是当世英雄,老衲却是受之有愧!”

    晁盖与林冲缓缓起身,继而晁天方才再度打量清楚眼前的老和尚。

    眼前的老和尚身着极为朴素的僧袍,身子微微有些弓着,双耳下垂,双眼之中,异常清澈,绝不似那等老态龙钟的老人一般。不知为何,此人来到跟前,晁盖顿时感觉隐隐有着一股若有若无地波动从对方身上传来,似乎是对着自己渗透过来。瞬间,晁盖感觉自己的气势顿时有些不受控制地开始想要透体而出。不过好在这种情况也只是一闪而逝。

    “果然如此!”

    那老和尚再度看了晁盖一眼,眼神一凝,继而若有其意地点点头,眼中更是闪烁着诧异之色。

    “不想施主如此年纪,便有着如此修为,实在是教老衲汗颜!”

    “大师谬赞了!”,晁盖闻言,顿时知道这是眼前的老和尚故意为之,在试探自己。

    顿时,晁盖不由有些唏嘘。在这个世界,晁盖遇到的人中,眼前的老和尚,倒是他第一次觉得有些看不透的人。这倒不是说仅仅是武学的修为,实际上,对于眼前的老和尚来说,他们这等佛家子弟,武艺的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便与心境挂上了钩。外在的武艺提升容易,但是内在修为想要提升,确实需要机缘与明悟才行。

    便是在先前的一刻,晁盖感觉上,眼前老和尚的气势却是异常柔和,与自己倒是有些区别。对于这一点,晁盖倒是并不奇怪。毕竟,晁盖虽是与佛家颇有渊源,但严格说来,却又算不得佛家弟子,修为的方式,自然是不一样。

    “先前的讲经,施主既有明悟,倒也不凡为我等开释一二!”

    虽晁盖的姿态极是谦卑而恭敬,但是这放在其他人眼中,眼前的老和尚给了晁盖如此之高的评价,心头委实有些不太平衡。

    量此等红尘中人,没有吟经书诵佛号,没有内心自省,如何能够觉悟,如何能够领悟那等大智慧。

    似他们这等佛门中人,每日勤勤恳恳,研修佛学,也越发觉得佛学之精深。自己下了大力气,断绝红尘,只为领悟大智慧,成为那等大觉悟者——佛。

    成佛,在场众人谁人不想?但即便如此,那众僧也只觉得长路漫漫,何以此人,住持方丈居然对其如此刮目相看?

    晁盖闻言,倒是没有多想,只是继而对着眼前的众僧微微躬身说道:“晁某一介粗人,岂敢在众位大师面前妄谈佛法?岂不是班门弄斧?”

    先前那质问的和尚闻言,心头微微有些得意,刚要再度说话,却听得身前的老和尚悠然笑道:“施主不必过谦。先前老衲讲述了一段经文,想必施主定然是心有明悟,不妨言之!”

    晁盖闻言,本想着拒绝,但是看着那老和尚的神情,却没有丝毫作伪之意。晁盖继而便开口说道:“既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此,晁某便献丑了,若是有差错之处,还请大师指点!”

    见得晁盖的态度如此,那老和尚更是微微点点头。

    “大师先前所讲,乃是禅宗六祖惠能大师《坛经》中《般若品》经文,此篇经文实则是讲般若。般若为何物,般若既时智慧。所有的地方,任何时候,念念明明了了,念念不迷,念念没有无明,常用智慧处理一切事,这就是修智慧行门。你若一念愚痴,般若就断绝……”

    晁盖这一开头,便有些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继而,一旁的林冲发现,那先前还对晁盖抱有轻蔑和犹疑地神色顿时不翼而飞,代之以沉浸与投入。

    “内外不住,去来自由,去除执心,通达无碍。内既是身心,外既是世界。身心世界,都是幻化而来的,没有实体,去来自然自由无碍,没有丝毫约束了!”

    晁盖说完,便看着眼前的老和尚,只见眼前的老和尚一脸赞赏之意,沉沉点点头。而就在此时,那老和尚身后的一僧对着晁盖开口问道:“你既然说般若是智慧,那般若断绝了,又岂可再生呢?”

    “窃以为这断绝非是真正灭绝,而是智慧被蒙蔽了,既是所谓愚痴。真正智慧是不生不灭,又怎会断绝!譬如有贤人告诉我,偷盗是不对的,我若相信,则般若生,我若固执己见,则般若绝!”

    “多谢大师,法能受教了!”,那和尚闻言,却如醍醐灌顶,顿时一脸欣然之色。继而对着晁盖沉沉施了一礼。

    “不敢不敢”,晁盖急忙还礼:“晁某便是自己琢磨的,妄议佛法,还乞恕罪!”

    “施主太过自谦了”,那法能和尚一脸尊敬的神情:“施主的佛学造诣,却非是我等所能相比!施主确实是有着大慧根之人!”

    晁盖刚要再准备说些什么,不想那眼前的老和尚却再度开口了,只看着晁盖悠悠问道:“施主以前研修过佛法?”

    “岂敢说研修”,晁盖摇摇头,再度说道:“不过少时曾随一得道高僧,坐听论道罢了。若是曲解了佛法,还望大师指点!”

    “你所言鞭辟入里,入木三分,没有丝毫差错。不想在红尘中,也有如此心境,怪不得施主灵光聚鼎!难得,难得!”,那老和尚赞叹一声说道。

    “岂敢,大师言重了!”,晁盖急忙说道。

    “不知晁施主是何方人士?此行前来光明寺却为何事?”,那老和尚一笑,继而说道。

    “晚辈晁盖,现在居梁山泊!”

    梁山泊?

    晁盖?

    闻言,晁盖身旁的那个青衫男子顿时一怔,继而眼中泛出浓浓的震惊之色,看着晁盖,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你……你是梁山泊主,那个江湖上闻名遐迩的托塔天王?”

    嗯?

    那老和尚闻言,也是眼中再浮现出诧异的神色,只看着眼前的晁盖说道:“你便是那梁山泊主——晁盖?”

    (本章完)

看过《水浒天王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