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铁马山河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蔡琰
    连续奔波了许多时日,出了荆州的那一刻,许多敢先军的将士们都松了口气。不是他们担心从后面赶过来的追兵,作为军中精锐,傲气是必须有的,这些年南征北战,就算是董卓的西凉军他们也面对面的碰过,荆州的那些兵马他们根本没看在眼里。

    真正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是,接下来再也不需要向之前那样赶路了。要知道让骑军追上船只,这可不是一般的折腾,要是一两日还好,连续许多日,每天翻山越岭的,就是他们也有些扛不住了。

    看着部下们眉开眼笑的样子,孙观满脸疲惫,还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这些家伙…”

    “将军…”这时一个小校走了过来,瞥了一眼正在上岸的那些人。“接下来那些人也要跟着我们一块回北海吗?”

    言语之间,多少有些不屑。

    好歹也是正规军,怎么可能会看得起这些水贼呢?

    若是这些水贼有实力也就算了,偏偏之前的时候,被严绍身边的甲士给收拾的稀里糊涂的。这一幕可都看在这群骑士眼里,这叫他们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群水贼?——————虽说他们自己也一样不是那些甲士的对手就是了…

    “你们可不要小瞧了他们…”孙观轻笑一声,手里的马鞭指了一下远处的水贼们。“若是换成你们在水上跟他们作战,未必就能赢,主公会愿意收这些水贼必然有他的道理,何况那甘宁武艺不凡,就算是我也要逊色许多,却是不可小觑啊…”

    孙观到是没有跟甘宁比试过,但是在他跟黄忠、赵云二人比试的时候,孙观一直在旁边观看着,对甘宁的武艺到是有一个相当直观的了解。

    此人的招式路数到是跟他还有管亥等人有些类似,但要强的多,若是换成甘宁跟此人对决,怕是坚持不到十个回合便要败下阵来。

    甘宁的厉害,这些人到也是到的很清楚,也就收起了心底轻视。

    就在孙观跟几个副手对话时,远处的岸边上严绍也正同甘宁聊着。“如何,兴霸,这些船都处理出去了吗?”

    “处理出去了…”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几艘船只,甘宁回头抱拳对严绍恭敬的道。“我从邻近的几个村镇,还有一些同行那里换来了许多粮草,至少足够我等坚持七八日的…”

    既然是决定返回北海了,这些船只就必须被处理掉。不然的话,总不能一路拖拽着将这些船只拖回北海去吧?未免也太不现实了点。

    至于走水路去北海,暂且不提路途遥远,究竟能不能坚持的到。这些船只都是内河使用的船只,在长江上用一下或许还挺方便的,可要是在大海里面用来航行,平时风浪平静或许还没什么,稍微来点大风大浪的,就有倾覆的风险。

    为了这么几艘船,实在是没有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到不如就地解决,将他们卖给当地人,换来一些粮草或是其他的什么,到是更简单直接一些。反正等回到北海之后,凭着严绍手里的资源,再重新打造几艘比这更大更坚固的船只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话又说回来,甘宁毕竟在这些船只上度过了很久的时间,甚至还将船只打扮的很符合他的品味,就这么将老伙计抛弃掉,终究有些不舍。

    ——————————分割线——————————

    听到甘宁说自己已经把船处理掉了,严绍也是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或许甘宁很舍不得自己的老伙计,但是严绍看他们实在是…

    辣眼睛…

    咋说呢?锦帆贼吗,甘宁一向风骚,不单自己喜欢在脑袋上叉个羽毛,再挂一些铃铛什么的,他的船也被打扮的稍微非主流了一些。船帆用的是彩色的锦布也就算了,就连他的坐舰上面也被狠狠的打扮了一番。

    重新穿越了一回,严绍的审美观似乎也稍微的向这个时代的人看齐,对甘宁的品味难免有些不太能接受,何况这未免也太非主流了些…

    这路上严绍对什么都能接受,唯独对甘宁这艘船的装扮有些…

    不过在听到船只换来了许多粮食,他到是大喜过望。

    “七八日?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们此番北返青州,所需粮食甚多,战马还好,没有精料勉强也可以用野草来代替一下,人却是没办法坚持那么长时间。本来我还准备着沿途要不要找其他诸侯借一些粮草来,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没办法,加上甘宁的八百锦帆贼之后,严绍这支队伍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差不多两千人的地步。这也就意味着一行人所需要的粮草,比预估中的要多的多,原本能带着人勉强坚持到青州的粮草,一下子就有些不够用了。

    再加上甘宁他们这些可都是水贼,平时都是乘船的,根本不可能有战马这东西——————这到不是说甘宁他们就给走着回北海了,敢先军作为青州最精锐的一支骑军,一向奉行的是双骑甚至是三骑的配置,也就是说每一个骑兵的身边至少都有着两匹或者是三匹战马,这样一方面可以让多余的战马多携带一些粮食或者是其他的器具,比如说帐篷或者是别的什么,另一方面在长途奔袭的过程当中,若是自己所骑乘的战马过于劳累,便可以临时换另外一匹马,如此一方面可以继续长途奔袭,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之前的战马补充一下体力…

    这也是敢先军这一路上跋山涉水,却依然能够追得上严绍他们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了。

    就算现在突然多出来了八百口人,敢先军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分出八百匹战马出来给他们,完全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他们不会骑马啊…

    若是他们会骑马,一切问题都好说,可他们偏偏不会骑马,八百锦帆贼里面懂得怎么骑马的还不到一百人,剩下的就跟严绍帐下的那些旱鸭子们一样,都是从来都没有上过马背的。

    这要是平时还没什么,可以让他们慢慢学,可是严绍他们现在压根就没有那么多的粮草让他们慢慢的去学。不然等到他们学会了,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返回青州…

    偏偏人是不能扔下的,只能带着,可以想象这一旅程究竟会被拖延多少时间。

    本来严绍他们正为这个头疼不已,现在甘宁换来了许多的粮草,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七八日的粮草,节约一些使用,让他们能够返回青州似乎还是没问题的…

    ——————————分割线——————————

    严绍这边挺高兴的,甘宁却是有些气哼哼的。

    “兴霸,怎么啦?”严绍有些不解,之前他跟甘宁聊关于卖船的事情时,甘宁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听见严绍询问,甘宁怒气冲冲的道。“那些混蛋,听说我要去青州了,一个个就差夹道欢迎了,这次能换到如此多的粮草也是因为他们知道我要走了,特意多送了一些给我,真是气煞我也…”

    原来甘宁去卖船的时候,沿途的城镇看到了甘宁的船只一个个都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哪里敢来做生意。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也是直接跪在地上叫爷爷,完全不懂的什么叫和气生财。

    最后没办法,甘宁直接把刀架在对方的脖子上面,才总算是能让对方勉强听一下他的目的。

    刚开始听说甘宁是要来做买卖的时候,那些人还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可等他们确定甘宁不是在说笑后,一个个的顿时喜气洋洋的,表示自己愿意做甘宁的第一个顾客。

    直接就将甘宁手里的船只买了下来,甚至还愿意在甘宁给的价格上面多加一些。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个村镇的人财力有限,就算是其中的富户主动出了不少钱,也只能买下来两艘而已。

    随后甘宁又去了其他的几个村镇,基本上也都是这个效果,等他到了某个同行的老巢那里后,看着悬挂着锦帆的船只,那同行甚至还以为甘宁是来黑吃黑的,碍于锦帆贼的威风,直接带着小弟们出了寨子投降,打算任由甘宁宰割。

    等到确定甘宁来不是为了找茬,而是打算去青州之后,更是喜笑颜开,将自家的寨子搜刮了一个干净,全都奉送给了甘宁,留下了甘宁的最后两艘船,并且还声称多余的就当是送给甘宁的了…

    没办法,也难怪这些人会这么开心,要知道甘宁的锦帆贼可是长江上最凶恶的一伙水贼了,就连那九江的周泰也一样不是甘宁的对手。基本上长江沿岸的村镇只要是见到锦帆,听到铃铛声音就知道是锦帆贼来了。锦帆贼这三个字几乎可以让人闻风丧胆,就连江上的那些同行们听了也一个个抖若筛糠,何况是其他的普通百姓了?

    需要说明的是,周泰跟正史差不多,最初和蒋钦一同在江中劫掠为生,后归顺孙策,并助孙策攻刘繇营寨。孙策攻取吴郡之时,周泰与孙权镇守宣城,期间山贼前来攻城,周泰为保护孙权而被刺12枪,身受重伤,本来受了这么重的伤势,周泰基本上是死定了的,毕竟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不过周泰跟黄叙一样,也是幸得名医华佗救治才得以保全一命。

    可以说,华佗的医术确实是相当不错了,尤其是在外科方面,三国时期的许多名臣武将基本上都是得到了华佗的救治才能活下来。别的不说,最著名的就是关羽关云长了,还有那曹操,如果能留下华佗的话,说不定还能再多活两年吧?

    ——————————分割线——————————

    甘宁虽然是个粗莽的性子,但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再加上甘宁走的时候,这帮人一个个的都是送瘟神一样的表情,这叫甘宁怎么可能不恼火。

    回来的路上,甘宁的脸色基本上就没好过….

    听了甘宁的抱怨,严绍也不由得轻笑了起来,到是叫甘宁有些埋怨的道。“主公!”

    之前严绍的一番礼贤下士,却是真的笼络到了甘宁的心,所谓君子待人以诚,严绍如此诚心的去待他,甘宁又怎么可能不敢动。若是换成是往日,有谁敢这么当面的笑出声,就算是天王老子甘宁也是拎起刀来二话不说就砍,现在也只能是埋怨一下罢了…

    说来在这个时代,想要笼络人心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只要有一颗诚心就好了。这个年代的人都讲求一个信字,尤其是对那些知己一类的人物,更是诚信的不得了。

    桃园三结义就是如此,还有三顾茅庐…

    甚至还有孙策拜访张纮的时候其实也是一样的,此人字子纲,广陵人。东汉末年文学家、谋士,和张昭一起合称“二张”。

    张纮年轻时游学京都,曾曾跟博士韩宗学习易经和欧阳尚书,又到外黄跟濮阳闿学习韩诗、礼记和左氏春秋,后回到本郡,被荐举为茂才,当时大将军何进、太尉朱儁、司空荀爽辟他为掾,他都拒绝应召,避乱来到江东。

    后来孙策听闻了他的名声,孙策几次拜见,和他研究天下大势。孙策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目前汉祚衰微,天下纷乱,英雄豪杰,都拥兵自重,各图发展。没有人出于公心,扶危济乱。先父曾与袁氏共破董卓,功业未遂,不幸被黄祖所害。我虽年轻识浅,但却有心要干一番事业。如今,我想到袁术那里去,请求他把先父当年的旧部交我统领,然后到丹阳(安徽宣城)去依靠舅父吴景,收集流散兵士,东据吴郡(江苏吴县)、会稽(浙江绍兴),报仇雪耻,做臣服于朝廷的外藩。您以为如何?”

    只是那时张纮还并不愿意出来,只是推辞。“我识见简陋,况且又服丧在身,对您的事,实在难以帮忙。”

    “您的大名,名闻遐迩。四方之人,无不向往仰慕。我的这些打算,成与不成,由您一言而决。您一定要对我直言相告。如果我志向得伸,大仇得报,决不会忘记您的教诲之恩。”说到动情之处,孙策眼中不觉落下泪来。

    正是这般的诚挚,最终才说动了此人,成为了孙策初期最重要的幕僚之一。

    孙策上表任他为正议校尉,后跟随孙策征伐丹杨。孙策亲临战斗前线,张纮劝谏说:“主将是筹谋划策的角色,三军命运全依托于他,不可轻率行动,亲身与区区小寇对阵相斗。希望您能珍重上天授予您的才干,符合天下的愿望,不要让全国上下为您的安危而担心受吓。”

    可以说在这个时代,只要你本人够诚心,再加上也有一定的资质,至少是让人家能看到你有辅佐的价值,那么几次三番的去上门,最后将对方劝动的几率还是相当大的。

    ————————————分割线——————————

    甘宁本来就是那种有恩必报的性子,严绍这段日子又对他极好,有几次甚至还同他跟赵云一块抵足而眠,极尽笼络,使得甘宁对他死心塌地。

    所以就算是被小小的开了一下玩笑,甘宁也没有动怒。

    就在说话的功夫,船上的水贼们已经从船上走了下来,只把空着的船只留在岸边,在不远的位置上还有来接收船只的人。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平民,也有少部分是甘宁的同行。

    不过或许是对甘宁还有那么一点惧怕,这些人并没有靠的很近,而是留在了较远的位置上。

    “走吧,我们不走,看样子他们是不会上前来接收船只的…”瞥了一眼那些至少也站在几里地之外的人,严绍轻笑了一声,扬鞭而去。

    甘宁却是冷哼了一下,很是不满,但也没说什么。

    黄忠跟赵云等人彼此相视一笑,跟着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想让水贼们转行确实不太容易,至少看着水贼们骑的七扭八歪的,孙观觉得就算只给自己一百人,也可以轻易的将这些水贼们杀个一干二净。但他也知道对方是水贼,有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若是换在水战之中,自己这些人只怕也未必是这八百锦帆贼的对手。

    好在就算是不通骑术,总比步行要快的多,不一会的功夫严绍一行已经消失在了岸边,到是让远处的那些买家们有些迷糊。

    “这锦帆贼,难道是真的从良了?”

    看着岸边上密密麻麻的马蹄印,一个年轻些的世家子有些摸不清头脑。

    按理说世家吗,总是要有些世家的气派。可惜在锦帆贼面前这些一概没用,这个时代的世家跟后面的不一样,有很多都是涉及到经商的。尤其是这些在长江边上的世家更是如此,对商业有着较强的依赖性,毕竟有水路的话,经商是很方便的一件事。

    然而这里面还有一个天大的问题,就是水贼了…

    就像岸上有山贼一样,水上也有水贼,尤其是作为国内的第一大流域,长江上的水贼更是厉害的可以,而且多的数不胜数。

    那些只是些流民组成的小型水贼也就算了,专业性较强的才是真正的麻烦。使得许多世家不得不动用较强的武力来护送,更是花费了不少的金钱跟这些水贼们打交道,就是希望他们能看在情分上面,放一马。

    一般来讲,对有交情的世家他们到也愿意放一马。

    一是因为对方已经给了好处,这个时候再下手多少有些不讲道义。在一个就是世家们自身的武装力量也很强,就算是真的动手,伤亡也是很大的,就跟黄巾们彼此也会互相吞并一样,水贼们也是一样的。若是自己的伤亡太大,很难说不会被同行们给搞一下。

    到不如见好就收,反正已经捞到了些好处。

    但是甘宁却不一样,甘宁的性子很难猜测,再加上他的武力值又高,这八百锦帆贼也是长江上最精锐的水贼了。基本上被他们碰上的,无论是商船又或者是水贼们,都很难逃得过去…

    “我看是你糊涂了才对…”听了那年轻世家子的话,旁边一个年纪较老的忍不住轻嘲到。“难道你没听说这次招揽甘宁的是谁吗?那可是一方的诸侯啊,这次还在虎牢关前狠狠的扬名了一把,有这等的明主,谁还会干什么水贼啊…”

    此言一出,到是有许多人赞同。

    这时虎牢关的消息基本上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再加上现在在场的多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自然不难清楚严绍的身份。

    作为十八路诸侯中的一个,而且还是实力跟战绩都最强的之一,严绍如今的名头可是相当大了,至少对这些寻常的小人物来说已经算是太阳一样大的存在。

    “是啊,若是能得这等明主,俺也愿意投军啊…”站的较远的一个水贼听了,也是赞同的道,看着甘宁离去的背影还隐隐有些羡慕。

    要不是活不下去了,又有几个愿意去干这没什么前程的水贼呢…

    水贼,看上去似乎是无忧无虑的,可每日里都要在刀口上舔血。壮年的时候还好,等到老了,再也砍不动了,那时候可就真的是…

    ——————————分割线——————————

    严绍一行到是不太清楚背后的那些议论声,在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严绍一行已经踏上了返回青州的路途。

    跟北海已经被严绍清剿的很干净了不同,这时中原的一些州郡还有很多的黄巾余孽,有些甚至胆敢攻打郡城,这种事情在北海却是难以想象的。

    万幸的是,严绍他们一行看上去就很强悍,又都是些骑兵。虽说里面有八百个刚刚转职的水贼,只能算是马背上的步兵,那些黄巾们却不知道这点。

    不要以为黄巾都是悍不畏死,或许最初在张角麾下的时候他们确实很强势,甚至到了不怕死的地步。但是现在的黄巾,只能说是一群打着黄巾旗号的贼寇罢了,已经没有什么信仰可言,非要说信仰的话,就只有活下去了吧?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行动的时候这些黄巾余孽通常都会挑选一下目标,至少是挑选一些比较好对付的目标,像严绍这样看着就不好对付的,基本上都是他们排除在外的选择。

    自然,也有那么几个没什么眼力的,但也被轻松的解决掉了…

    “现在距离青州还有多远了?”看了看天色,感觉似乎快要黑了,严绍看了一眼身边的赵云问道。

    “回主公,大概还有十七八日的样子…”赵云抱拳回答道,尽管一路奔波,他却依旧保持着一番气度,白袍银甲,气宇轩昂,实在是严绍帐下第一颜值担当——————顺带一提,第二是太史慈,第三是甘宁,第四才算是严绍。

    没办法,赵云本来就是颜值担当的人物,太史慈也是极为英武的那种,至于甘宁吗?唔,到是有些不好说。一方面他实在是穿的有些非主流了些,另一方面则是作为水贼,生的粗莽性子,而且每日里风吹日塞的,皮肤透露着一股古铜色来。但也正因为这样,却是相当的有男人味了。

    至于严绍,这些年来虽然也有许多成长,可惜长相这东西是爹妈给的,严绍的长相虽然也算不错,但是就实在是没有办法跟上述的几个相比了。

    嗯,跟管亥、周仓、武安国甚至是孙观、黄忠着等人相比,严绍还是稳操胜券的。

    “十七八日啊…”听到这个数字,严绍也是一叹。

    或许刚开始还没什么,但是到了现在,他却是真的有些怀念起家中的家人了。尤其是陆烟儿那个妖精,严绍才刚吃了他不久,新鲜劲还没过呢,更是怀念无比。

    不得不说,熟到那般程度的身子,穿越以来严绍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然是怀念不已。

    就在说话的功夫,旁边有一骑赶了过来,马背上的骑士背着一张一人多长的长弓,却是黄忠。

    “主公。”

    “是汉升啊…”看着黄忠,严绍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来。“怎么样,叙儿的病情如何了?”

    说着严绍还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一辆马车,本来嘛,按照原来的计划严绍他们应该是将黄忠跟黄叙一块仍在岸边的某个位置,顺便再留下一些甲士跟一些家资,等到他们养好了病再说。

    但是华佗的医术远比想象的高超,黄叙康复的速度也超出了众人的想象,到了荆州地界外的时候,居然已经康复了相当程度,虽然还是有些虚弱,却已经可以乘坐马车了——————至少在华佗的照应下还没什么问题。

    本来黄忠疼惜爱子,还是打算在江边停留一些时日的,不过这段时间黄叙对严绍、赵云跟甘宁可是相当的崇拜了,尤其是甘宁。

    或许对黄叙这样常年躺在病榻上的人来说,最是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对甘宁那种常年在江上‘工作’的生活,十分的向往。那甘宁刚刚输给黄叙的老爹,到是没什么傲气可言,再加上黄叙长得挺可爱的,嘴也很甜,到是很得甘宁的喜爱。

    一来一去的,两人相处的到是十分的不错。

    当然,这到不是说黄叙就不喜欢他爹了,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的病情究竟付出了些什么。不过为了自己的儿子,黄忠在南阳实在是困顿了太久了,每天的日子十分平静,基本上都是些柴米油盐的生活,哪像甘宁一样经历了那么多,随便拣出来一些,都能说上好久,这自然让黄叙很缠甘宁。

    得知自己要跟甘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更是十分舍不得,最后在一番纠缠之后,也就同意带上他了…

    “好很多了…”黄忠也抱拳道。“有华神医在那里照料,叙儿的病情好转的很快,再过些日子应该就可以下地自由的行走了…”

    “哦?!”听到这个消息,严绍跟甘宁等人都是一喜。

    应该说,对黄叙这个孩子众人都挺喜爱的,对他的好转也就格外的开心,就在众人正在说说笑笑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就见一个骑兵快速飞奔到了严绍他们的面前,为首的骑士更是翻身下马,单膝跪在地上禀报。“禀主公,前面有一伙人围住了一辆马车,正在厮杀!”

    “哦?”严绍跟黄忠等人对视了一眼。“可知道是什么人?”

    “尚不清楚,但是看服饰,围困的应该是些贼人…”

    这些人也是稍微打探了一下就回来禀报,到是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人。

    “主公,我等该如何办?”黄忠跟赵云等人看向严绍,询问道。

    严绍却是没有回答他们,而是继续询问。“那些贼人大概有多少?”

    “不是很多,看上去只有七八十个…”虽然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不过辨别数量本来就是斥候的任务,这些人到是大致的数了一下。

    “算了,就当顺路做些好事好了…”

    说着严绍已经策马冲了上去,黄忠等人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就见七八十个衣衫褴褛的贼人正手持兵刃围着一辆马车。那马车四周也有一些武士随身护卫,但是数量很少,只有十几个罢了,虽然武艺看上去也还不错,但也是跟四周的贼人相比,实际上里面最强的一个都要差了孙观好几筹,而且在一番厮杀之后,还活着的武士数量更是锐减…

    嗯嗯,后面马上补上!!!

    ————————————————————————————————————————————————————————————————————————————————————————————————————————————————————————————————————————————————(未完待续。)

看过《三国之铁马山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