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兵围汴梁 1
    “....上次的情报听说宗翰被武朝人暗算受了重伤,完颜希伊屠了忻州,往后的消息来往有些中断,若是时间上推断,他们此刻应该是在攻打太原了,拿下太原重镇在战略上的意义其实很大...”

    与此同时,金国东路军大帐中,篝火噼啪燃烧着,完颜宗望切下一片烤肉吃进嘴里咀嚼着,周围坐席上,众将如完颜银可述,完颜阇母以及纳延琼妖、耶律德光、耶律重等一批辽国降将依次排开坐着,像这种既是开会又是聚宴的方式,所有人倒是比较轻松。』』『天籁小说Ww『W.⒉

    “.....不过目前摆在军队面前的不是一个太原,而是汴梁。”放下手中的切肉小刀,位上,这位金国二皇子对完颜宗翰这个大哥并不是放在心上,手掌拍在矮几上,他说:“虽然眼下武朝三十多万人放在黄河北岸想把我们死死钉在这里。我想说他们真是异想天开,我女真自起兵以来就没有打过一天顺风仗,见我们停在这里数日就以为我们怕了?”

    他手收起来,身子前倾,“吃完这顿饭,咱们兵逼汴梁,他们不是有三十万人吗?杀过去,杀给他们看看。”

    与此同时,武胜营大帐内,关胜等人聚拢在营帐内,其实这些天里,他们已经知道了秦明殉国的消息,后来军队开始集结,他们之前被打散的部队也得以重编,兵马66续续集合约三十万人后,他们本以为上面准备开始反攻的,可几日内均不见动静。

    砰!

    一张桌子被关胜单手掀飞,拔出佩剑斩的稀烂,木屑散落一地。随后又坐回到椅子上,脸色阴沉,红着眼咬牙切齿。

    “这帮家伙,打又不打,一个个还在扯皮,朝堂上也在拖,三十多万大军连个真正意义上的统帅还未决定,若是让女真人知道,趁机打过来......窝囊!!!”

    “哪怎么办?朝堂上大臣在犹豫,皇帝也在犹豫,毕竟三十万人交给谁来指挥?谁愿意指挥?打的过女真还好,打不过,这个锅谁来背?上面自然也有思虑,只是这动静太慢了。”郝思文拍拍他肩膀。

    “让哥哥指挥也比那帮人强。可惜咱们官小人微,就算咱们能打,他们也不敢打。”丑郡马宣瓒愤愤的揉着头,说话之时,眼角还带着一些湿痕,“就是秦明死的倒是有些不值了。”

    三人说了会儿话,有士兵在帐外过来道:“急报,忻州被屠,完颜希伊兵进太原,而....而...童枢密他....他....返回汴梁了。”

    关胜三人微微愣了愣,随即气的浑身颤抖起来,宣瓒气的一脚将凳子踢飞,砸出营帐,大吼道:“他不知道这里大军云集吗!!!他一跑,这里军心怎么办!这仗还打不打?”

    消息传来的这天傍晚,下面的士兵或许还不知情,但中层的将领人心开始浮动,刚刚做好下一步打算的三支武朝军队,就陷入惶惶不安的被动局面里。

    “远隔千里之外.....”关胜恨不得拿起偃月刀冲进朝堂里架在那帮优柔寡断的朝臣们脖子上,“那么远一场胜败,影响有多大......现在....诸位兄弟们,我们该撤了。”

    他低声的说着,垂头丧气。

    夜色降临后,女真军中马蹄包裹着布匹,战马的身影在开始集结,整个营地沉寂在大战前的宁静当中,完颜宗望擦拭着佩剑,然后归鞘插好,走出了营地,众将已经整装待,望过来。

    “武朝人,不管他们如何想,人多不多,辽国七十万,我女真都打赢了,三十万不过如此.....”他抬起手,在微弱的月光下,握成了拳头挥下去,“.....打垮他们。”

    “是!”

    大地悄然的动了起来,初春的夜风夹杂着万物复苏的痕迹,稚嫩的草芽探出泥土,一只只马蹄静悄悄的踩踏上面,再次陷入泥层中。

    着甲的女真步兵开始一队队的开出军营在集合,骑兵在控制度,减少震动,马口套上笼子,无声的列阵起来。

    黑暗里,没有火焰的光芒,完颜宗望缓缓出阵望向微弱清冷的月光,随手对传令兵招了招,数万大军开始了无声的在原野行走,风拂过去,带起了兵伐气息。

    十万女真开始了行动,朝武朝军队的营地过去,这一仗对他们而言,似乎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次胜利。

    望着灯火通明的武朝军营,山坡上,完颜宗望摩挲着战马的脖子,深邃的眸子闪着凶戾,“....传令全军,踏平武朝——”

    片刻。

    无声的人浪重重叠叠奔跑起伏着的过去,包裹布匹的马蹄迈动起来,沉闷的出如同地龙翻身的动静,黑压压的一片,带着巨大的声势,在这一刻轰然撞了进去。

    .......

    一万五千女真铁骑在这一刻展现了他们恐怖的一面,黑暗的天幕下直冲营地,将接连十余里的军营凿了一个对穿,随后跟来的六万女真步兵以强悍的战斗力开始了平推。

    三十万武朝军队大体的结构上来自各个地方的军队组成,成分复杂,陡然间的夜袭,将他们基本全打懵了,成建制的部队还未开始集结就被女真铁骑一个接着一个的击破、打散,随后被后面跟来的女真步兵撕裂、屠杀。

    几千上万的刀光在锋线上飞舞,血浆爆裂、飞溅,人和战马交织着,糜烂成了肉泥,数个分队的女真铁骑不断的在营地中和自家步兵配合下展开来回的冲杀,不久之后,三支军队开始逐步瓦解,再到全线崩溃。

    在黄河北岸的这处平原上,能威胁到女真军队的势力开始没命的溃散,渡黄河,在之后的不久,金国二皇子完颜宗望站到了黄河边上遥望南方,这个巨大国家的心脏——汴梁。

    ps:带病码的,可能有些地方没写好,等明天状态好了,再改改。然后就是铺垫快完了,大戏就要上演。(未完待续。)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