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烈焰屠城 下
    入夜后,四门封闭,才是真正的地狱,尚未及时离开的平民被大片大片的抓出来,有些姿色的女子也被逐一清理带出,拖去军营,有反抗的人便是被活活打死,或者捆在木柱上烧死,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渐渐停息下来。

    夜深时分,城楼屋顶檐下探出身影,躲过城墙上一队巡逻兵后,翻身上了楼顶,之后又有人上来,手里拿着一副弓,看着起火的城市,曹少卿露出兴奋的冷笑,“下毒…埋火油….掌中雷…甚至连各个酒肆的酒也用上….他们死定了。”

    城池中的军营隐隐约约听到女子惨叫声,以及女真士兵野性的笑声,林冲深吸一口气,抬起了手臂,点燃了缠着火油侵泡过的箭矢点燃的一瞬,挽弓朝着天空射了出去。

    火光在城池上空飞行。

    另外三门,城楼上隐匿的身影同样挽弓搭箭,响矢在飞了起来。

    曹少卿拔出白龙剑遥望城池,“我们去杀完颜希伊!”

    …..

    府衙。

    “阿里奇如何到了现在还未回来?”烛火照出的剪影传出声音,放下账册。“他原本是辽国将领,武艺倒是不错,若是真叫人给捉去,倒是有些叫人贻笑大方。”

    “嗯?太.原的火油为何少了这么多?”他疑惑盯着手中刚刚放下的账册。

    完颜希伊在说着,而后听到响箭在外面的天空响起,他皱起眉头,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嘭的一声推开寝室的房门,视线看到一道火光在城池上方划过。

    “集合军队——”

    三声响箭乍起的同时,他声音怒吼出来:“城里有诈!”

    跑出府衙的刹那,整座城池陡然间陷入一片巨大的火海中,接连爆炸声稀稀拉拉的在城中不断响起,视野里一栋还未着火的酒楼在片刻间燃了起来,在火焰中轰的一声倒塌,将慌忙四窜的平民、女真士兵压在了下面。

    “让士兵立即冲破城门逃出去!”完颜希伊到的此时已经没有了儒雅的形象,浓密的黑烟在他脸上留下了乌黑的痕迹。

    “城门也燃起火了,燃起火了!”副将刚刚接到情报,恐惧的大喊。

    噗!

    锋利的剑刃劈开恐慌的手下,完颜希伊收回染血的佩剑,火光映着他狰狞的脸,“谁也不许慌乱,动乱军心就是死,立即传令下去,去空旷地带集合,还有立即派人手搜查放火之人,清查什么地方还放有火油,立即搬运出去。”

    一道道命令下发,身边的传令官越来越少,他捂着口鼻往空旷的军营走去,那边的建筑很少,火势应该是不会烧过去。

    大量身上着火的女真士兵、平民从燃起大火的房屋中冲出,四处乱跑,巨大的火焰将他们笼罩着发出可怕的、撕心裂肺的叫唤,随后倒在了地上被火焰吞噬,身子逐渐烧的蜷缩起来,抽搐,直到焦黑一片。

    一场巨大的火灾,除了灼人的火焰外,往往剧烈的浓烟才是最为致命的,此时春季,夜风呼啸,原本冲上天的黑龙也被压向城里,无数无助的人艰难的呼吸,脸上眼泪、鼻涕不断的涌出口鼻,在浓烟中哀嚎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完颜希伊此刻,他的脸上终于浮出了一丝恐惧派出去的传令兵没有一个回来的,军营虽然没有燃起大火,可浓烟掩盖过去,清醒四处乱跑的士兵已经没有了斗志,更有不少人永远的死在帐篷里,与****的女尸睡在了一起。

    “将军,城里的水井都被下毒了,军营里的水井也有毒。”

    完颜希伊绝望的听到这个消息,咬牙切齿着,眼泪被熏的流了下来,“通知所有能通知的人朝城墙上去,那里地处高势,火烧不到那里,快啊!”

    恐怖的混乱,整个城池的哀嚎四面八方的传来,完颜希伊骑着马朝着最近的一段城墙冲过去,随后一道身影从街巷的墙壁降下,戴着皮质口罩,枪身一甩,呯的一声,拍碎了亲卫的脑袋,脑浆喷在墙壁上。

    刺杀突如其来。

    陡然凝聚的杀气,无声的锋芒夹着城中凄厉的惨叫猛的一挥,完颜希伊反应极快的抬起手臂,抖开大氅,战马嘶鸣着人立而起,一条白练从剑鞘里拔出,挥斩。

    嘭——

    金铁相交,爆出一声巨大的响动。枪身被挡下的刹那,林冲冷芒在眼中一闪,枪柄在手中微抖,重新发力,再次一砸。

    剑锋嗡的一声。

    弯曲,发出扭曲的鸣叫。完颜希伊‘啊’的一声痛叫,从马背上被打的飞退出去,撞在巷子里的墙壁上,簌簌——蹭掉不少石砂落下,他在地上滚了一圈爬起的同时,挥剑刺在马腿上,战马受伤跑动起来,完颜希伊急忙拔腿就跑,他身边剩下的亲兵立即拦下了蒙面之人。

    林冲被战马阻了一下,看到扑过来的两名女真士兵,抬手就是唰唰两枪过去,那两名举刀想要砍来的女真士兵额头瞬间被刺穿,仰倒在地。

    收枪,转身朝着巷子尽头追了过去。

    完颜希伊狼狈的捂着胸口在长街奔跑,那边不远是城门,而在城门左右十多米有上城墙的石阶,他便是朝那里过去,身边,接到他将令的女真人越来越多,疯狂的地朝城墙方向挤过去。

    火光中,有黑色的身影与周围格格不入,宽长的剑身还滴着血,一路伏尸的踩踏而来。完颜希伊第一时间看到了对方,片刻他骤然加快了脚步,指着对方在女真士兵中暴喝:“杀了他,杀了那个武朝人——”,随后,他拔剑狂奔跑上了石阶。

    上百名女真士兵看过去,喊杀的锋线便是蔓延过去。曹少卿不甘的看了看跑上城墙的身影,举起白龙剑陷入了厮杀。

    但周围,更多的女真士兵数以千计的随着完颜希伊在狂奔,在冲上城头,巨大的火势和浓烟将他们吓得如同惊弓之鸟,在这场火势中几乎有两三万人死在火里、浓烟、毒水、踩踏,甚至其中还包括有无数的武朝平民。

    拥挤,互相推搡着挤上城墙,摔倒的被后来的人踩踏而死,城段上已经站了不少人,后面的人还在不断的冲击,前面的人还未来得及朝旷阔空余的地方挪动便被拥挤着掉下了城墙,如同下饺子般不断落下。

    火势在蔓延的同时,完颜希伊知道待在城里时间一长,同样也是死路一条,他看到掉下城墙的人群的一瞬,拿定了主意。

    身影跃起踩踏墙垛跳了下去,空中抓过一名下坠的女真士兵垫在了身下,落地刹那,一道身影就在城墙下方,手臂伸过去,打开垫底的尸体。

    一爪抓住完颜希伊将他顶在了城墙的墙壁上。

    白宁看着惊魂未定的金国将领,裂开嘴角,狰狞的笑起来:“观察你好久,终于落到咱家手里了。”

    那边亡魂大冒。

    PS:今天没有了,手太冷,脑袋已冻僵。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