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烈焰屠城 上
    篝火熄灭,袅袅青烟。

    朝阳在天边变成金辉色时,春风在树叶上拂过,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哭声、惨叫,天明后,女真拔营南向太.原,留下了一地裸露狼藉的尸体。道路的树木上,是一排排吊死的人,万多名平民俘虏在这个夜晚少去了一半。

    一颗燃烧殆尽的巨木,焦黑的冒着青烟,完颜希伊立前面不远,身边军队在行进,他望向那片隐约的城池轮廓,吸了一口气,“如此大城…..居然拱手相让,我是不是该给童贯写一封感谢的信过去。”

    随后,他打了打马鞭,马匹甩着尾,朝前迈动蹄子,他对身旁的副将叮嘱起来:“无论如何,都不能掉以轻心,武朝人打仗不行,阴谋诡计倒是很多,多派斥候向太.原周围延伸,看看有没有武朝军队在设伏。”

    那副将领拱拱手,将命令传达下去。不久之后,大量的武朝平民被驱赶着,在一片片的哭泣声中,衣衫褴褛的迈着蹒跚步伐,汇集成一道凄惨无比的洪流朝坚城的城墙过去,偶尔有一两个有逃跑意图的,便被附近游弋的女真骑士追上,一枪捅死在地上。

    饶是如此,第一批女真军队已经快要兵临城下。

    而此时的太.原城中还处于混乱状态,女真人破雁门、屠忻州即将朝南面而来的消息过来时,对于城中的百姓而言,是有些迟钝的,当反应过来后,有愿意举家离开的,也有担心自家宅子和带不走的财产而留下的,毕竟有些是他们一辈子的心血,留下的人心里忐忑的等待事情发展,若是武朝军队又打回去的话,自己也不用再走的。

    但随后童贯的数万军队撤走,以及城中大量平民见事不对而涌出,整座大城如今剩下的人已是只有六七万人左右,随后在这几天里,太.原四门皆开,在某一天的清晨,一支不是武朝的骑兵队冲了进来。

    于是巨大的混乱开始了……

    **********************************************************

    街道上,冷冷清清,但还有许多百姓神色匆匆的在行走,周围的商铺已经关闭,大抵上是已经搬离了,一个叫陈青的中年男子用破烂的衣服兜着几把米粒朝家里回去,他看着有些大包小包出城的人,眼里有些着急。

    他原本也是想离开的,可家里的妻子已经快要临盆,走不得远路,这样的年月里若是难产死在外面也是有可能的,后来他想与其死在外面,不如就在家里等待孩子降生,就算是死也是在家里了。

    他这样想着,往回家走。北面城门,大量的人群忽然在道路中拥挤过来,奔跑,疯狂的朝北城门过去,陈青被推挤倒地,米也洒在地上,他伸手想将一颗颗米粒拾起来时,马蹄声从后方的街市传过来,他站起身,视野中,女真骑兵在街道上推进,手持长枪钢刀朝着人群疯狂的屠杀。

    鲜血飞洒倾出,男人的叫声、女人的哭喊、孩子的啼哭从后面汇聚过来成了一片,有人跑的慢,躲过了钢刀却被战马撞倒,旋即被马蹄踩死,侥幸没死的,拖拉着断掉的胳膊或者一只腿在地上哀叫。

    尸体和鲜血一路延绵过来的时候。陈青脑袋嗡的响起,急忙转身朝家的方向狂奔,木屋前….有女人的哀嚎,他瞪大眼睛看着里面的画面,妻子本按在床榻上,一群人正在****。陈青‘啊’的一声,发狂的冲过去,有女真士兵转过身子,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

    之后,也不知过了多久,妻子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他也躺在血泊里,脖子上被划了一刀,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插在枪头上,在对方的欢呼中拿了出去。

    陈青…..动了两下,气从割破的喉管里发出,他觉得眼前应该都是梦,自己还在梦里的,醒过来后,应该一切都没有变得….没有变得…..

    一拨拨女真士兵开进了这座不设防的城市,杀戮在城市中的街巷里蔓延,犹如淹没覆盖过去的洪水,从太.原四门汹涌而入,碾碎可以碾碎的一切。

    …..

    北门,完颜希伊按着剑柄坐在马背上,看着洒满血腥的城池,听着哀嚎的人声,皱起了眉头,“…..入城之后,你们检查过各个角落吗?就怕武朝给你们来空城计?”

    副将点点头,“回禀元帅,已经排查过了。”

    “城墙下,民屋中,这些地方可能出现藏兵洞的地方,再去梳理一片。”在副将离开后,完颜希伊带领亲兵进入了太.原,混乱血腥杀戮的场面对他来讲,丝毫不受任何影响,“还有多少武朝百姓在城里?”

    “大概还有几万人,数量颇多。”旁人回道。

    马蹄踩着街道的尸体、血迹慢慢朝府衙过去,下马后,望着身后的混乱起火的街道,“别杀光了,留一些攻汴梁时还有用。”

    那边传令官点头领命而去。那边,身影已经进入府衙内宅。

    …….

    日头偏西,黑烟在天空朦脓,时间已是夜幕前最光明的时候,离太.原西南不远的山林,白宁安静的坐在一块岩石上闭目眼神,耳旁隐约能听到太.原那边传来的杀戮之音。随后,林子里落叶踩着声响,他睁开眼帘,看到杨志和一个青年走过来。

    “岳飞见过东厂提督大人。”青年拱拱手,语言简练。

    白宁眉梢多少动了一下,睁开眼看向对方,目圆鼻尖、眉宇开阔朝上,有英武之相。他打量一眼,伸手拍拍岩石的空处,示意对方坐下。

    “本督听过你,你恩师周侗与本督有过两面之缘,他说在汤.阴收了一个关门弟子。”

    岳飞并没有坐下,但听到周侗二字后,脸上露出恭敬的神色,声音沉稳:“恩师授业后,便云游江湖去了,前些日子收到恩师书信后,岳飞心感一些惭愧,便出来想为民做一些事。”

    旁边,杨志挎刀握柄,道:“岳兄弟,不如你来咱东厂做事吧,你也看到了,咱们和朝堂那帮人不一样,是真刀真枪的和女真人硬打的。”

    白宁的目光也投向岳飞。

    过的片刻,那边摇摇头,好像有什么东西梗在他喉咙里,抬起双臂抱拳:“谢提督大人好意…..”岳飞侧过身,看向太.原,“东厂岳飞也有耳闻,也见到你们确实在为民奔走,但提督大人行事,我不敢苟同,城里尚有数万百姓,明明是有时间的,为何不将他们撤走,强硬一点都是可以的啊。”

    渐落的昏黄里,他并没有因为面前的人是谁,有多大的权利而放下身段,声音沉稳又婉拒了对方拉拢,像这样的人,周侗收徒大抵上来将都是一个模子,与之前的林冲而起相似。不过白宁也没有强人所难。

    便是点点头:“道不同罢了,但人世行走,很不容易。数万自己找死的人,与其让他们被女真糟蹋,不如散发最后的余热,若是此役能将完颜希伊留在这里,你说,要少死多少人?”

    两人之间的话,没有什么共同点,说了片刻便安静下来,白宁起身的时候,夜幕降临,城池中的金人还在厮杀,他便挥挥手,“你走吧,城里的惨状想必你也不想见到。”

    岳飞沉默半响,拱手转身离开。

    “我们也走。”白宁走下岩石,身后只有十多名锦衣卫。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