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三百二十章 厄难
嗡——

    弓弦颤动。月光里,一道箭矢带着森寒从岩石上的人影手中射出,搜的一下飞过长长的距离,擦起剧烈的破空声直奔那奔行中的金国将领面门,阿里奇当即挥枪一扫,将箭矢从半空打落下来,马蹄依旧不停追着前面的人。

    只是余光中多了些许戒备。

    那边杨志等着脚步飞快的冲进树林,弩矢重新填装后回射回去,有金骑落马。余光中,他看到那片岩石上有人影冲下,横着一杆长枪,身影清辉中拖出一道残影,如果炮弹般冲杀向那边的女真数百人的骑队。

    枪头嘭的一声,直接刺穿身披甲胄的骑兵身体,将对方从马背上挑了下来,血甩上了半空,人影一翻上了马背,立即从女真骑队脱离,偏转了方向朝那片树林冲过去。

    骑兵队伍中,阿里奇被对方突然而来的杀人夺马刺激的勃然大怒,吼声如雷:“杀了他!”调转马头冲过去,身边数十亲卫骑兵立即紧跟而上。剩下的数百名骑士依旧照着命令紧追杨志一行人,对方二十来人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仓惶逃跑的老鼠而已。

    林间,脚踩着落叶脆响,女真分成了两拨在追赶两拨不同的人,杨志等人不是没有血性反身杀过去,毕竟林间并不适合骑马,但对方的人数却是太多,加之女真善战,一旦对方下马厮杀起来,他们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奔跑中两拨人来回互射,弩矢、飞镖穿过树叶的遮盖,打的哗啦作响,杨志收回臂膀,在一名女真骑兵爆开血花,从马背翻滚下来。马蹄不断变换方向绕开树木,间隙中,有女真挽弓,也在一名锦衣卫被后带出血线,扑倒,随后马蹄从尸体上踏过去,全身踩的稀烂。

    双方互射之下,不断有人落马,也有人到底,待快要出了树林时,地面宽阔起来,身后有骑兵加快了速度,探身横刀,然后砍过来。

    杨志在地上狂奔,只感觉脑后生风,脚掌在地上一杵止步,堆积出泥土,整副身躯斜了起来,脑后的刀锋擦着发梢过去,他身形横斜的同时,右手拔刀,向上一斩,手臂、钢刀往周围飞洒掉落下来,冰冷凶猛的刀锋还在不断往上过去,直到裂开甲胄,划断那人的肋骨,一抹鲜血随着刀回落时,飞旋倾洒。

    “出林子….往河边跑!”

    尸体落马的同时,声音在他口中爆发出来,拉过马缰翻身上去,转身去接应身后的锦衣卫,迎面便是两把长枪探过来。

    刀扬起,用刀背架开一支长枪,另一只手抓住刺来的枪头一截,右臂猛的一抬,他脸上的青色胎记皱了起来,口中猛的暴喝一声:“啊——”臂甲被涨鼓的肌肉撑起的一瞬,将对方从枪的另一端给挑飞到半空,长枪在右手立即一转,投掷出去。

    噗——

    飞掠而去的长枪直接将横飞的女真士兵戳穿灌着力道不断向后飞钉在一颗树上,震的身躯抖动两下,树叶飘落下来,又被疾驰而过的骑兵带起风吹的更高,轰隆隆的马蹄越过了茂密的树林,在这一刻陡然爆发出了速度,朝对方奔跑的后背撞了上去。

    月光莹莹,河边,单骑冲出了树林,身后如同人熊般的身形还在不停的追赶,那数十亲卫骑兵形成圆弧分成左右两道夹击过来,此处宽敞的地带,对于他们这样的骑兵来说,就是最好的猎场。

    女真人的弓箭此刻唰唰唰的往那单人单骑射了过去,近旁两名女真骑兵一人持枪,一人持刀左右靠近的瞬间,那人退下马镫,握着枪柄轰的一下踏着马背,双臂展开跃了起来。

    密集的箭矢也在刹那间飞过来。

    噗噗噗!

    马匹背上、臀上羽箭一寸寸的钉上去,密密麻麻排列,战马悲鸣一声,前肢跪倒扑在了地上。同一时刻,羽箭落下的同时,跃上半空的人影,枪头呼啸着罡风,一甩,右侧持刀的女真骑士的脸被打粉碎,落下马去,那人降下骑在马背上,长枪如狂蟒在走,挥舞间,轰的就将另一侧的女真人额头敲碎。

    这人一夹马腹,准备调转方向,就见到从另一边林子里跑出来的十数人,对方似乎也看见了他,冲他挥手,指着一个方向。

    青年余光瞟了一眼身后还在追赶的女真将领等数十人,立即照着那边人指的方向过去,快要到河边时,就听脸上有块胎记的汉子在喊:“跳马,跑过去。”

    “嗯?”

    这一声显然是发出了疑问,犹豫中籍着月色,满地的银光,那边地上密密麻麻的坑洞,每个洞眼只有人的手臂粗,但足以陷一只马蹄下去,青年当即明白过来,奔驰的战马上,在靠近坑洞的瞬间,一跃而起。

    背后,阿里奇的大枪也打了过来,击在马脖子上,沉重的巨力直接将战马打翻在地,不过他见对方跃起跳开时,就存了警惕,随即勒住了马缰,停了下来,不过整个视线还是斜了斜,低头往下看了一下,坐骑的一只马蹄陷进一口洞里。

    他用着契丹语疑惑的呢喃一句,那边,隆隆的马蹄声踩踏而来,此刻固然是明白了,当即朝那边大吼,但数百匹战马跑动的响声掩盖了他的声音,冲入了充满陷阱的地方。

    一只只马蹄陷入坑洞,狂奔所带来的巨大力道立即让马躯撇的人仰马翻,厚厚的泥土被带了起来,抛向天空,马背上的骑士惊呼着也在空中翻滚几下重重落地,后面大量过来的战马前仆后继的冲上去,一幕幕跟着重演,一声声马腿骨折的声音不断响起。

    后面三百多人这才缓下了脚步,看到的是遍地痛苦嘶鸣的战马在地上挣扎起来又摔倒,不少女真士兵也在落下的瞬间,成了重伤,或者昏迷过去。

    “杀了那帮武朝人!”

    阿里奇挥舞着大枪,披风抖开,翻身下马招呼剩余的三百多人冲向河岸那边,绕开洞口的间隙跨步冲杀过去。

    ….

    河边,杨志喘着粗气看向面前的青年,“兄弟身手不错,不知姓谁名谁?”

    “我杨志。”

    “岳飞!”青年握着枪抱拳回了一声,随即视线看向朝这边冲过来的金国士兵,“你们还有后手吗?否则只有渡河撤退可走。”

    “不用,督主马上来了!”杨志看向身后的河流,有气泡冒出水面。

    “什么?”名为岳飞的青年有些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对面金国士兵越来越近。

    也在此时,他疑问刚刚出口,杨志陡然拉着他逃似得离开,河里一具具尸体浮起来,有数十具之多,那边阿里奇也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奔向河边的途中,听得河中轰的一声沉闷响动,水柱炸了起来。

    数十具尸体被带上来了天空,水花在空中落下、尸体发出无数骨头碎裂的响声、腥臭漆黑的血液迸裂出来随着河水一起落下。

    “什么人!”阿里奇惊疑的暴喝。

    落下的河水、血水、破碎的尸体下方,有人从河里走出来,夜风吹来中,宽大袍袖朝前方鼓舞起来。

    “装神弄鬼的武朝人!”

    阿里奇舞者大枪冲过来,他身后三百多人也跟着冲过来。白宁那修长的手掌从湿漉漉的袍袖里伸出,落下河水、血水中一拂。

    邪*三分归元气。

    周遭东西忽然间全部漆黑如墨,半空滞后的一瞬,随即朝前方激射出去,如同滔天的墨汁从天空席卷过来,化为黑色的水滴,密密麻麻打在冲来的金国士兵衣服上、脸上,一切裸露的肌肤上,黑色的斑点迅速扩大、腐烂,除了金国将领阿里奇舞动大枪挡下部分外,所有人纷纷倒在了地上,血肉开始腐化往下掉落发黑,露出森森白骨,满地的呻吟不到半个时辰再无声息。

    而阿里奇稍好一点,只有大腿上中了几处,他连忙掏出腰间的刀刃去挖下腐肉,腐烂血肉的剧痛同样让他几乎咬掉舌头,刀尖挖下去时,垂下的视线里,一双步履已经站在他眼前。

    风吹过林间,树叶摇曳。

    ……

    “你们杀人很爽是不是…..”

    ……

    白宁运用着内力蒸发着湿漉的宫袍,浑身上下散发着白气,冰冷如同毒蛇的眸子盯着已经忘记疼痛,目瞪口呆的金国将领,伸手轻轻取下对方头盔丢开,滚落一旁。

    然后伸过去抓住对方发髻,身子前倾了一点,“本督杀人也很厉害的….你只是开胃菜….马上你家元帅会收到一份大礼….火光四射呐….呵呵!”

    咔嚓一声。

    还在惊异表情的阿里奇,脑袋被掰了下来。白宁提着头颅走到一匹战马前,将头颅系在马脖子下,伸手在拍了拍马屁股,将马匹赶了回去。

    “太.原…..他们布置的差不多了。”

    白宁望向东南方向。

    **********************************************

    太.原

    北城楼顶上,林冲看着下方城池的街道上百姓不断的涌出城去,有东厂的番子在街道上穿行,他握了握长枪,一副痛心的神色,“….还有许多人没走…..女真人明日一早就过来了,他们还不走,到底在想什么。”

    曹少卿闭着眼,沉默了片刻,“舍不得而已……”

    “就算万贯家财,可女真来了,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们死了,也不是什么好可惜的,几万人而已…..”

    下方,有番子打了打旗语,林冲看了一眼,合上双眸,此时曹少卿却睁开眼睛,“都准备好了,既然这些人不远离开,与其白白死在女真人的凌辱下,不如让我们利用一下,督主这次算是黑下心肠了。”

    说着话时,月光开始褪去,东边开始发亮了,随后大部分东厂番子开始撤出去,只留下部分藏匿起来,静静等待烈火降临。

    PS:二更(未完待续。)

    :。: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