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无题


    黑色的烟柱升起,房屋在燃烧着。??荒废的农田无人耕种,空气中弥漫着烧焦与尸体的臭味,混成一气,官道上,大量的平民在向南奔逃,紧张恐惧的脸孔泛在每一个人面上,各种各样惶恐不安的呼喊杂乱着,在人群中四起。

    “大家快走啊,听说朝廷的童枢密在太原防守,他是大官,是那些当兵的头头,他在那里,肯定是安全的….我们投靠过去,不用死的。”

    “…..死了啊,忻州被屠了,我就是那里跑出来的,女真人要打过来了….”

    有个妇人背着草筐,在人群中窜动,不断的拉着人问一些事,而后得不到答案,颓然坐到地上六神无主的哭喊:“我的孩子啊….你们有谁看见我的孩子啊!”有人想要拉起她,妇人挣扎不起,随后越来越多人流过来。一个浑身补丁的汉子抱着包袱仓惶四顾,拔腿朝人堆里钻,身后有个老人衣衫褴褛柱着拐杖在追:“我的东西….你是要我这把老骨头的命啊….你是要我的命啊…”

    老人哭叫着又追了两步,踉跄一下倒在了地上,就像人海中的礁石,纷纷绕着他流动而去。忻州到太.原的路途上,这样的混乱的逃亡,一路延伸着,仿佛是一群密密麻麻的蝼蚁在迁移巢穴,随着苦难、痛哭,各种各样的声音铺向远方。

    春日的明媚里,该是一年耕种的季节,北方的百姓不断的加入逃亡的队伍,背着包袱的行人、装满行囊的大车,小孩坐在上面感受着紧张恐惧的氛围,沉默的躲在母亲的怀里,路上有人跌倒爬起来继续行走,有的跌倒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像这样的一幕,在大名府、山.东一带也在不断的出现。向北越过这片山岭,忻州方向,山林间的女真斥候已经开始逐步增多,再往北,忻州城外数万的女真军队开始6续的从城里犹如小溪流开始往外一批批的聚集,一刻也未停过,奔跑的战马带来大地的颤抖。

    空气中,沉闷而密集的呼吸在响动。

    县衙的房门打开,浑身缠裹绷带的完颜宗翰被侍女搀扶出来,尚能视物的左眼贪婪的看着日晕,他看向即将出征的谷神完颜希伊,忍着剧痛抬起一直臂膀,挥了挥手。

    “杀过去…鸡犬不留!”他说。

    那边,完颜希伊点点头,“好好养伤,汴梁还等着你攻打。”大氅扬起,转身离开。

    剧烈的疼痛忍了一会儿,已经让完颜宗翰难以忍受,再见到对方离去,难以泄的怒气降临到身上,随后侍女的尖叫的声音响起,他抓着女子的髻拖着向屋里走去,敞开着房门,有女真士兵进来,帮忙将侍女的衣裳撕碎…….

    ……

    城外,完颜希伊站在城楼上,看着军队在集结,待稍后,前面的方阵生了骚乱,隐约的,他看到一支骑队回来,好像是昨夜出去的突鬼兕的人马,下了城楼,快步过去,那边的惊呼的喊声吵杂。

    亲兵扒开人群时,他心脏一紧,视线那边出现诡异的画面,一具具无头尸体捧着自己狰狞的头颅端坐马背,不少勇猛的士兵竟然跪下来趴伏在地上磕起了头。

    “不惧死亡的女真人,却是对死去的人下跪,看来对方还是比较了解我们啊。”

    完颜希伊紧咬牙关,显然他清楚这是敌人耍弄的阴谋来打击军队士气,马鞭在他手里扬了扬,没有抽打下去,他走到一具马背上的尸体前,轻易的找到了尸体坐在马背上而不倒的秘密。

    木枝撑起了背脊,以及固定了手脚关节做到了这一切。

    “把他们的遗体好生安葬,他们是我们女真的勇士,勇士就该得到光荣的待遇!”完颜希伊学习了许多汉文化,兵书看的也有许多,这样的情况他自然能想到。

    噌的一声,森寒的剑身出鞘,完颜希伊怒吼起来,“传令全军,让我们跪拜这些为女真而亡的勇士们。”

    剑尖陡然触地,单膝跪下,身后,数万人马轰的一下跟着跪了下来。他的声音在风里滚动:“….我们的勇士不会白死,既然武朝人杀了他们,我们就要用千万倍的血来补偿,他们既然敢过来,告诉我们,他们会躲在暗地里偷袭,那么也好,就让他们看看冰原上的狼是如何对待敌人…..”

    他站起身,宝剑挥扬,“狼群们,我们打过去,用狼牙来告诉他们,女真人是什么——”

    “狼!”

    “狼!”

    “狼!”

    无数的吼声在响彻天空,无数的兵器在磕碰,马蹄轰隆隆的震动大地。完颜希伊翻身上马,大氅被吹起一角,他声音雄浑:“出征!太.原。”

    光,在天空宝光琉璃。

    ************************************************************

    嘭——

    有战马栽倒,挣扎爬起的人随后被一支弩矢射中咽喉再次倒地。杨志拔起弩矢放好,他朝下面的道路看去,大量的溃兵、平民从忻州下来,混乱的队伍走的极慢,“这打的什么仗啊…..”

    而此刻白宁与金九、林冲他们在离太.原不远的地方观察地形,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坑洞,大概有小腿的深度,一眼望去还有不少人正在挖掘出来。

    “督主…这些能成功吗?”

    曹少卿用自己的脚踩下去,似乎是不怎么相信这样的洞能把敌人陷入进来。过的片刻,白宁收回思绪,看向他,“不是用来陷人的,而是对付战马的,踏进去,能蹄子给它撇断。”

    二月份里,女真人势如破竹的南下,除了对方的西路军在雁门关吃了一瘪后,其余中路、东路只能用摧枯拉朽来形容了。白宁能做的就是清剿女真斥候,尽量压制一些金国西路军的情报。

    可就算如此,另外两路在不久之后,同样会完成夹攻汴梁的战略。在这一场战争当中,说实话,白宁的手段显得微乎其微,或者说根本拖延不了完颜希伊兵围太.原的可能性。

    “能杀一些就杀一些。”

    他望着身后的一条着,随后又道:“本督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曹少卿点头,“毒药、尸体都准备妥当了,毕竟这遍地都是。”

    “估计完颜希伊是不会中计的….”白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冷漠的脸上隐隐带着无奈。

    ps:还有一章8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