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七十三章 天王过后,无梁山
春月天光温暖,冰雪消融后,春汛也开始随之而来。山东多地河道水满为患,路面湿滑泥泞,纵然如此也是过去四五天。

    山东西南,临近济州一百余里。

    一行千余人车队、马队以及步行简装轻行,马车上一个发须皆白的人坐卧在车厢内静静的看着手中书卷,身侧则是一位模样只能算得上姣好的女子正为他梳理长发,不时在说些什么,言语有些模糊,时而便嘻嘻笑上两声,男子便会附和笑上两下,俩人倒也显得契合。

    “督主,前面就是独龙岗了。”

    此时,车厢外,曹少钦驱马过来,腰间系着白龙剑,说着话的时候,手指着前面不远。

    队伍行至一处高坡,车内掀开布帘,白慕秋顺着所指方向看过去,一片枯林焚树,再后面,断裂的土墙上熏黑的印记、暗红的血垢经过数月洗刷依旧能清晰的想象当初的战况有多么惨烈。有着武功在身,随着越发深厚,白慕秋目力比之以往,看的更加清楚。

    那里早已人去屋空,歪斜倒塌的房屋破烂不堪,断壁颓垣,曾经颇为繁荣的祝家庄早已了无人烟。

    “自称仁义?......呵呵.....屠村杀人何必说的冠冕堂皇......虚伪.....”白慕秋放下布帘便不再理会,祝家庄的惨剧何止一处,如若不是扈家庄和李家庄投降的早,估计也会与祝家庄一样,成为废墟,人畜不留。

    不过也挺符合强盗作风的,比如惜福她爹娘当年所遭遇的一样,强盗杀入村子,什么都抢,什么都杀。

    对于梁山,除了刚刚兵败投降那一拨降将还有些用处,其余的人,白慕秋不怎么看好,他的名单里有些是必杀的,比如喜好杀人的李逵和鲍旭。

    车辇继续前行,一百多里路,说远也不算太远,对于此时的时代没有马匹代步下也是颇远的,临近济州时,已是黄昏时分,渐渐冷了起来。

    “督主,属下已派快马前去济州府衙,通知知府将府邸腾出来。”曹少钦做事,滴水不漏,且先知先觉就把事情做的让人舒畅。

    “本督.....今日不想坐府衙....”

    白慕秋收起书卷,看了看天色后,才说:“去东溪村看看,明日再叫知府到安乐村,本督故里来见。”

    严格说起来,白慕秋本身是对安乐村没有一丝感觉的,但毕竟是这具身躯的故乡,其家里还有一个二哥,一个三姐,怎得也要二人脱离苦海。

    算是让真正的白宁荣归故里,衣锦还乡一次。如果可能,此次征缴梁山过后,便将兄长和家姐接去汴梁,偌大的府邸也算有了一丝人气。

    转道西南后,接近郓城,管道上便能看到许多过往的客商行人,行人当中不乏衣着褴褛,面带菜色枯黄的,不过与之前在独龙岗见到的情景已是好上不少。

    随后他们并未进城,有转道离了官路,去了东溪村,夜色逐渐降下后,千人的队伍这才在一处庄院停下来。皂衣番子立即四下搜索检查一番,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后,才请下白慕秋和惜福。

    火把的照耀下。

    眼前的宅院,露着一丝破败荒凉,院门前的石阶上枯叶堆积厚厚一层,走上去不乏沙沙的声响。

    在两队番子的护卫下,白慕秋搂着惜福龙跃虎步走进正中的堂屋里,推开房门,些许灰尘洒落下来,火把往里一扫,里间家当一应俱全,只是多了一层尘埃,少了许多生气。

    正堂中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人物画像,上面是一名身材魁梧雄壮,威风凛凛的虬髯大汉,面目表情栩栩如生。

    曹少钦上前一步,忽然暗指一下画像下的香炉。一截断了些许的香柱,残留少许余温。白慕秋抬手勾勾手指,身后番子顿时四散开去,去了厢房再次搜索。

    “这....想必就是晁天王了吧。”

    白慕秋看着画像,微微有些叹息,道:“天王可惜了啊,他一死,梁山便不再是梁山了。”

    “相公....你在说...什么?”

    惜福仰起头望了望身旁的男子。

    曹少钦听闻,噌的一声,白龙剑出鞘,纵身而起一剑照着梁柱刺去。就见一团黑影在梁柱上横翻,挥起一物将剑身打偏,陡然之间,身子一竖,朝白发男子打去。

    白慕秋看也不看,一展披风将惜福遮在怀里,右臂往上一抬,一掌将那根八凌混铜铁棍抵住,吱嘎一声,手臂粗细的混铜棍的一头,被捏出五个指印,旋即,一扭。

    半空那人,‘啊’的一声怒叫,身子下扬,一脚踢了过来,就是朝惜福而去。

    “不知死活。”

    白慕秋搂着惜福错开位置,披风一扬,身后一张木椅被带起,轰的一下与那人的腿撞在一起,砸的四分五裂。那人落地后脚上一瘸,仍旧举着混铜棍带来,忽地一条白练横空拦下,白龙剑磕在铜棍上一搅,曹少钦插入了进去,挡在白慕秋前面。

    这一瞬间,却是发生了许多,惜福这才反应过来,居然举起了一张木凳想要去砸那人,“你...打相公.....我....要砸你....”

    白慕秋取下她手里的凳子,微笑一下,让她好好坐着。

    而曹少钦和那人此时却已经冲出堂屋,在院坝中间打上了数回合,周围闻讯而来的皂衣番子已将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上百支箭矢上了弓弦指着对方。

    有番子抬过一张木椅擦拭干净摆放在屋檐石阶上,白慕秋坐下来,语气森冷道:“本督似乎与你素不相识,何故要出手?”

    那人武艺倒是不错,用棍挡住一剑,将曹少钦推开。说道:“老子不过就躲在梁柱上什么也没做,却是你先动的手,怎么就被你颠倒黑白了?你这本事和那宋江倒是差不多啊。”

    白慕秋心里了然。

    便挥手让曹少钦停下,又问道:“本督看你气血不稳,想必是受了内创,可又何故在晁天王旧宅上香借宿?来....告诉本督....本督不仅不杀你.....说不得还会封你个一官半职。”

    那人闻言一愣,见四周皆是弓弩,只得抱拳道:“祝家庄教师,栾廷玉!”

    PS:中秋第一更!大量求票啊......求打赏,不好意思又脸红了。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