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六十三章 明与暗
闹市的街头上,缇骑纵飞,皂衣尖帽的人四处查看过往女子,甚至还有趁机摸了两把的,只是对方敢怒不敢言,便害怕的急匆匆走掉了。

    在热闹的街市的另一边,行人稀少的小巷内,一个男子快步穿行,身后紧紧跟着胆怯看着四周的女子,并不时回头催促两句,言语间似乎有了点不耐烦。

    很快,又过了一条巷子,他们来到一家酒楼后门,一个壮汉把门打开,惜福有些害怕的看着那男人手臂上花花绿绿的图案,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好的记忆,不敢进去。

    带她来的男子给壮汉示意了一个眼神后,惜福被强行拖拽了进去。她现在好害怕,浑身发抖,一直被人推着往前走着,穿过昏暗的地方,那男子忽然说:“在这里等等,我去找你相公。”

    惜福看着他走远,然后和一个看起来很胖的女人谈话。不时,那胖女人抬过头看向她,又转了回去,和那男的讨论什么,声音有点大,可惜福还是没能听清楚。

    或许,她想那个好心的男子在帮她问惜福相公的事吧。

    想到,见到了相公,他一定会很开心吧,然后再把爷爷叫醒,又和从前一样了。只是那个好心的大哥,怎么和那个看上去很凶恶的女人说这么久呢?

    她想着。

    那男子此时过来了,手里提着一窜东西在往怀里揣,她知道那是铜钱,爷爷说过,可以买好多东西的,可惜没有相公给爷爷的多。

    “等会儿,你跟着那个女人,他会带你去找相公。”说着,不再多看一眼,离开了。

    望着那男子离开的背影,惜福忽然有种不知是追上去冲动,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犹豫间,那个胖女人过来了,身后带着四五个男子,将她拖拽携裹着离开了原地。

    对于这样突然发生的事,惜福瞬间就懵了。

    浑浑噩噩中,一下反应过来,想要往外面跑,结果脸上被挨了一下,被人提着、拖着,听到吱嘎一声,好像是自己家那栋老屋的门打开的声音,整个人被丢了进去,她倔犟的想要爬起来,又被人按住。

    惜福吓得瑟瑟发抖,还是努力睁开眼睛,这里很昏暗,可也见到那个胖女人掩着鼻子走了进来,她颤颤说道:“惜福....是来找相公的.....”

    闻言,那胖女人微微一愣。

    随即插着宽肥的腰肢,骂骂咧咧起来,显然是什么事情让她感觉受到了欺骗。

    “这女子脸盘看上去也算不错,洗干净,换身衣服让我看看。”胖女人像是受不了气味儿,说完就要极快的离开。

    “我要走.....不要你的衣服!”

    惜福突然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脱冲了出去,将走到门口的胖女人撞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胖女人抓住门边才稳住身子,冲身边的几个男人吼道:“追回来!打她一顿就老实了。”

    那群男人凶神恶煞的追了上去,脚力毕竟比惜福快,有人抓住了她头发,也有人好像在她脸上打了两下,声音挺响的,然后被打倒,被抓住脚脖往过道上拖着。

    “她怀里有什么东西,给老娘撕开看看。”胖女人眼睛很毒,昏暗混乱中,也能看的清楚。

    惜福被打了几下,倒还没什么感觉,就和以前不小心跌倒撞在石头上一样,虽然很疼,但真没什么感觉。只是意识到有人才扯自己衣服时,这才死死的抱紧自己,可饶是如此,也没有多大的用。

    撕拉一声,破烂的外衣撕破,一只鞋子掉在了地上。

    惜福挣扎着,‘啊!’的一声大叫,朝鞋子爬过去,伸手去抓,却被一只胖胖的手抢先捻了起来,胖女人放在眼前看了看,又一把扔开,“都什么东西,那么臭。”

    “相公....买给惜福的鞋子....”惜福的声音陡然拉高,尖叫着朝鞋子抛出去的方向扑过去,摔在了地上,一件物什也被摔了出来,噹噹的响动,在地上翻了翻,就被胖女人捡了起来,“这东西.....看上去像是令牌,不过.....还不错啊。”说完,在衣服上擦了擦,揣进了怀里。

    她身旁一个小厮,看见那块令牌眼里陡然闪烁,趁没人注意,偷偷溜开,朝外面跑去。跑出廊里,就撞到一个白色长裙的女子,他看也不看,告了一声罪,急忙冲进了大堂,那里人声鼎沸,莺莺燕燕的女人依偎着男人撒欢,这里是一间青楼。

    此刻,那名小厮却是消失在大堂,早已出了大门。

    .....

    在廊内被撞了一下的女子也无大碍,只是有些微微皱眉,而她身边的丫鬟,则着急万分,一口一口,脆生生的问‘哪里疼了’‘哪里受伤’之类的。

    “好了,我没事。”白色长裙女子轻轻道了一声,声音极其温柔细微。

    那个小丫鬟气鼓鼓道:“我要告诉李妈妈去,那个小厮我认识,才来不久,油嘴滑舌的厉害,做事却是莽莽撞撞,要是伤了你,还不扒了他的皮。”

    白色长裙的女子看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觉好笑。

    刚走两步,忽然听到廊里有女人的哭叫,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本要回到自宅的脚转了方向,朝声音走了过去,远远的,她便看见了胖女人,唤了一声:“李妈妈。”

    “哎哟,我的姑奶奶,这怎么能.....怎么能进来这里啊。”胖女人连忙拦住,说道:“这里面的烂事,妈妈我不想让你沾上,免得你啊沾了这里晦气,这样不好。”

    白色长裙女子摇摇头,“如我没见到还罢了,如今听见了,心中总是会有那般不舒服,小菊等会儿取过一些银两给李妈妈的,妈妈今日便心软一次吧。”

    那胖女人叹口气,脸上却是笑眯眯的点头,“行,今日老身便心软一次。”

    说着,便让打手都离开,免的凶恶的样貌把闺女给吓坏了。

    待人都走了,长裙女子举步进去,昏暗的角落里,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抱着怀里一只污秽鞋子,在瑟瑟发抖,脸有些淤肿,头皮也破了一处,却依旧保护着鞋子,不松手。

    长裙女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便道:“小菊,与我一起带她到我屋里去吧。”

    .......

    .......

    天色渐晚,一栋茶楼上。

    一身飞鱼向阳袍的海大富,沉着脸看着快要西下的落日,白净不自然的脸上,阴沉的几乎快要滴出水来。此时楼下木阶‘踏踏’的响起脚步声,一名皂衣,带着一名小厮过来,当即跪下,报告了什么。

    海大富轰的一下站起来,整个木桌炸裂。

    “竟敢如此......瞒不住的....”

    海大富吩咐道:“通知附近所有人包围绣楼,还有.......”

    他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通知督主。如有意外.......海大富今夜不封刀了。”

    他说的意外,不言而喻。

    PS:第二章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