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五十六 不悔
    大雨如注

    雷响之后,海大富踏着雨水举步而行,稍有同情的看着他,“同为无根之人,你为何心里拿着太祖祖训不放?当初若不是小公公出谋划策,如今陛下恐怕早已是坟中枯骨。”

    宽敞的青砖官道上只留二人对持,只听的到哗哗的雨依旧落着,陡然一声惊雷,老太监嘶哑怒吼:“擅越祖制就是擅越祖制,容不得尔等狡辩!”

    下身一动,踏着湿滑的砖面,脚步极快,冲出雨幕。

    “本知道你是个疯子。”

    海大富猛然一踏,刷的冲了过去,手掌一绵,欺压过去,“就不该你多说废话!”

    两人纠缠一起,雨水被他们周身劲道激射出去,没有金鸣相交的声响,只有掌对掌的呯呯呯交手声。

    俩人的交手速度很快,身影在雨帘下穿梭,来回腾挪,待得些许,一瞬,两人分开,海大富气喘吁吁,看着那老太监,这一刻,他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白慕秋要闭关,为什么要集众人之力才能杀他,眼下这人,内力犹如九渊寒穴般深不可测,只是人有了点疯癫,如果他神智清明下,恐怕自己绝对撑不了这么久。

    这太监绝对已是宗师境界。

    “咱家记得还有一个小太监。”

    披头散发,疯子一般的老太监死死的盯着海大富,眼里充满了狂热,“告诉咱家,他在哪里,让他出来,一起死!”

    ……

    “陛下呀,这老太监武功那么高强,为何不留在身边呢?”如妃依偎着赵吉,轻轻的拿捏着对方肩膀,这一刻,显得温柔贤德。

    赵吉找了一个舒适的姿态靠好,满不在乎道:“忠心?那是对先帝忠心,对那什么祖训忠心,朕长这么大,到现在都还没背不全呢,再者,朕为何要找一个常常限制自己的老狗?多不爽快。”

    如妃轻笑了一声,“陛下说的也对,时时把祖训挂嘴边确实挺烦的。”

    “爱妃明白就好。”

    赵吉握住她的娇柔的嫩手,轻轻揉捏。

    ……

    “死?哼,先打过洒家再说。”

    海大富明知不敌,可官家正在阁楼上看着呢,陡然一咬牙,再度加速,大步大步踏着积水,步子一步比一步跨越的大,怒掌一推,雨帘被掌力迫开,直挺挺的击了过去,却见那老太监竟然无动于衷,心下疑惑。

    “不尊太祖训诫,概不如宦门。”

    那太监面无表情看着快要抵达胸口的粗糙的手掌,干瘦的身躯一弓,猛然一震,一股无形的气流霎时从他体内冲出,滴落的雨线瞬间被拦腰切断,形成一处空白。

    噗!

    只见海大富如同撞在一面看不见的墙上,轰然倒飞出两三丈远,呯然掉落,连续滚了好远,直到被祭祖殿的石阶挡住才停了下来。

    雨水浇灌在海大富脸上,他挣扎一下,微微抬了下头,口中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脑袋无力的磕在石阶上,宽胖的身躯无意识的扭动,显然还未死。

    赵吉连忙推开如妃,脸色发白,说道:“这老疯子这么强?朕以为海大富的武功已经很了不起了,左右吩咐禁军射杀他,把海大富抢回来。”

    “是!”

    左右小黄门赶紧来到楼角,正准备喊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便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另一边,那雨幕里好像多了一个人。

    轰的一声,天上的雷又响了,惨白的电光在阴蒙蒙的凌晨,格外刺眼。老太监察觉到了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人,微微偏了偏头,闪烁的电光下,那里却又是没人。

    “嗯?”

    他微微有些发愣,微微一股风在雨中吹荡,直直而下的雨帘就有了些偏转,似乎…..似乎在扭动,在盘旋。

    下一秒,他耳朵一动,连忙转身,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锁定了。一缕风雨漩涡,水珠搅动,噼里啪啦打在他脸上,隐约间,一摆黑金相间的衣角晃过。

    一掌穿过雨幕,顷刻间快如闪电,呼啸压来,老太监抹去眼上水珠,就见那一掌带起了漩涡,在他视线里不断放大。

    这忽如其来的一幕,阁楼上的所有人不由站起来,围到了木栏前,直愣愣的看着水中那飞扬的白发和那黑金相间的长袍,赵吉兴奋的一拍木柱,兴致勃勃的说道:“蔡相、王少宰,你们猜猜那是谁?猜中朕重重有赏。”

    蔡京二人摇摇头,表示不敢在天子面前放肆。

    就此时,下面却是炸开了。

    刹那间,那老太监也反应了过来,运起掌力,同样推了过去,双掌合击,轰的一声空响,两人单掌抵在了一起,一圈无形内劲扩散,连天雨幕竟然一滴也进不去。

    “是你!这个奸宦。”

    “老贼,难道你不是太监?”

    老太监深陷的眼眶里,牟子恶狠狠盯着对方,“干涉朝政就是奸宦,不尊太祖训就是奸宦,不守本分就是奸宦!”

    雪发下,那人冷笑,掌陡然变爪,五根手指扣在对方手掌上。老太监顿时一惊,连忙想要撒手,却是晚了,只感一股鲸吸由对方手指上极速而来,甚至隐隐还有一股古怪的劲力将自己的功力逐步瓦解。

    “奸宦,死开!”

    老太监疯狂的运气一撞,想用磅礴的内劲将对方逼退。两人内力一撞,又是轰的一声,那声音犹如一记雷鸣,白发的人连退数步不止,而那太监却是撞在了身后的石狮子上,碎岩飞溅。

    老太监嘴角隐隐带着血迹,却挽起褪色的长袖,刚刚对掌的手臂,蜿蜒数条黑色细纹,正在慢慢往上蔓延,他瞪着眼道:“奸宦,又是这歹毒武功。”

    “你很厉害,内力怕是不止数十年吧。”

    男子白发淋着雨水已然湿透,不由微微皱眉,觉得贴在衣服上有些碍事,不过脚下没停,举步过去,一跃而起,“所以,把你的内力都给洒家。”

    “呵呵!奸宦……..”

    老太监不顾手臂上的腐毒,再次与对方打在一起,呯呯呯交手数下后,终究是因为右臂受了毒伤运使不便,被对方一举拿住。

    “奸宦……咱家就是不给你!”

    他怒骂一声,一把抓住自己右臂,眼里闪过决然,咬牙一扯,撕拉一声,一股鲜血从断口处喷出,跌跌撞撞向后退了几步。

    白发男子冷冷的看着手里的断臂,眼里闪过一丝怒火,猛然一发力,那断臂在他手里瞬时发黑,腐烂,血肉立刻呈黑状,如同烂泥一坨坨往下掉。

    最后只剩下一支白骨。

    他将白骨丢在了脚边,身子一侧,发力,一步跨出,雨幕下,两三米远一步就到,掌心推出。那太监嘶吼着,用仅剩的一只手掌,迎了上去,顿时,两人脚下青砖凹陷,激飞。

    四五息过后。

    老太监的手掌,五指尽断,身子犹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撞在宫墙上,将红壁青砖砸的陷下去一块。

    “呵呵,奸宦…..”

    老太监用已断的五指撑地面,半跪着,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大雨冲刷着他身上的血迹,雨中,他说着。

    “咱家乃是武贤先帝…..亲封的大内务总….管……太祖训:宦官….不得干政…..奸宦啊…..杀无赦…..”

    他抬起头,桑老的脸看着天空中的雨帘,闭目、嘶吼。

    “奸宦!”

    忽然,将苍苍白头使劲往下一撞,青砖迸裂,血水从缝隙中挤了出来。

    雨,还在下着。

    苍雷滚滚,无形中,好像有一块碑文碎裂。

    太祖训

    同一时刻,同样一片天的下面。

    一个只能埋着脖子的老人,背着一个女子,极慢的行走着。

    “惜福….好饿….”背上的女子昏昏沉沉,手里却死死抓着一只看不见颜色的鞋子。

    老人将她放下,努力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群,看到了对面一家子手里吃着干粮,老人舔了舔嘴唇……又看了看身旁的女子…..

    过了一会儿,他走了过去。

    “能换吗?我那傻姑娘得了重病,吃不的荤腥,想跟你们换点干粮。”老人浑浊的眼睛看着他们,颤抖的双手捧着一块肉。

    ………

    “惜福…来吃饼子….吃饼子….”

    老人将半块干燥的酥饼递过去,递过惜福的嘴边。

    浑浊的双眼,此时却是充满了疼爱。

    PS:今天是春风的生日,可能就只有两章,明天再三更吧。不过这章,我是很用心写的,虽然有点虐,但别介意啦。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