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五十一章 年许
    PS:这章有点短,别介意!实在太累了,算是第三章了吧。

    PS:这章其实就是交代下第二卷的背景。

    兴和三年,新皇成人,行冠礼,主政事。

    时年,太后尚虞主动放权隐去后宫,皇帝赵吉当政,顿时朝令一新,若有批复,百官莫敢不从,颇有一番明君气度,但幼时的欺压,造成赵吉做事上又多了些许乖张和轻佻,信任昔日伴当小桂子(童贯)和小南子(李彦)多过信任百官之言。

    两年前童贯任供奉官时举荐几年前因濮王一事而受牵连的蔡京入汴京,后庭李彦代内务总管以及如妃称赞其有宰相之才,又有左司谏王黼帮衬,很快受到赵吉的关注,招入朝堂问对一番,也觉得此人确实有宰相之才,任命他为右相。

    不过提到王黼,不得不说起赵吉当年征伐薛延,与高断年进相州寻乐子,此人刚好为相州司理参军,又因长的金发金眼,嘴很大,善于巧言令色,很快就巴结到了当时少年心性的赵吉,并引为心腹,如今却是坐到了御史中丞的位置。

    作为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赵吉也不例外,除了喜好书画外,尤其是对奇花异石和蹴鞠感兴趣,甚至到了疯狂的程度,于是又有朱勔其人,通过蔡京引荐,投其所好,为赵吉找来不少异石,并在杭州开设迎奉局,靡费官钱从中牟利,百般勒取‘花石’从淮河、汴河运入东京,名曰:“花石纲”

    兴和四年

    中原多地出现大旱,连绵数月不见滴雨落下,百姓苦不堪言,沦为流民乞讨流窜,涌向周边大城,就连汴京辐射的周边也有不少前来投奔,以期活命。途中死于饥饿者不计其数,易子相食更是司空见惯,此时东南等地出现一教,曰:明教。

    有叫方腊者大肆发展教众,并自号圣公,在东南等州县,大施仁举,拥戴者达十多万人,更有江湖豪杰纷纷前往投靠。

    除去东南方腊,更有巨寇呼聚山林,打劫富户。其中如田虎、王庆之流以及山东王伦等人,小寇却是不计其数,大小山头,占山为王者多的让人膛目结舌。

    如此一来,苦的依旧是百姓。

    然而,对于这些事情,朝堂几人缄口不言,依旧歌颂太平盛世,天下大吉。

    ********************************************************************************************

    山东郓城黄泥岗动十里的安乐村。

    一个矮小瘦弱汉子穿着短褂、破鞋,圆脸,三角须,一副圆滑世故的神态,看上就是村里游手好闲之人。这人拐过泥烂路,进了一间茅草泥土房,张开嚷道:“娘子,给俺端碗水来,这鬼老天,能把人热出个鸟来。”

    一进屋,屋里乱七八糟,一个妇人面容身段还算姣好,穿戴与之比起来,算得上贵气。女人照着铜镜,左顾右看,没有理睬那矮小瘦弱的男人,说道:“要喝水,自个儿倒去,看你那语气模样,想必又把钱财送给赌家了?”

    端着水碗的男人,刚放到嘴边,不由放到三只脚的桌上,讪讪道:“只怪俺手气不顺,今日倒是把钱子都输了。”

    啪!

    女人捏着首饰,猛的拍在妆台上,恼怒叫骂一声,“窝囊废物!”

    “窝囊咋了?还不是娶了你这恶婆娘。”男人抱着臂膀蹲在门槛上嘀咕道。

    “放屁!”

    女人像是炸锅了,嗖的一下从凳上窜了起来,泼辣的用手戳着男人的脑袋,叫道:“娶了老娘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窝囊成那样,老娘也没舍得离开,你自个儿照照你自己,成天游手好闲,那赌家是你去的吗?是不是哪天把老娘也输了,心里才痛快?”

    被数落一通,那男人依旧无动于衷,嘀咕道:“偷汉子,说的还有理了。”

    “我偷汉子怎么啦?不偷汉子能有钱给你去赌?不偷汉子,老娘有这身衣衫穿?”

    女人骂声越来越大,“要不是当初你弟弟卖身宫里才换来一笔钱娶了老娘,你现在还跟你那木头二弟在田里像头牛似得打光棍儿,前年,你还把你妹妹偷偷卖给刘员外家当了奴婢,钱哪儿去了?还不是给你糟蹋了。你说你是不是能啊?”

    “有本事你去赚够钱回来?老娘给你打洗脚水都成!”说完,一脚将门槛上的男人踹了出去,又嘭的一下把门给摔上。

    男人蹲在地上,饶着头皮,喃喃道:“这年月,哪里好挣钱啊,前几日晁盖哥哥不是叫俺去做大买卖,也不知是什么,干脆过去看看。”

    说着,心里一横,人便去了。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