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四十六章 离别
    马蹄践踏地面........

    数十双脚步溅起雨水.....紧接着刀光出鞘........伴随而来的是十多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倒地的身影抱着大腿在泥水里滚动着。

    “绕了我们吧。”

    “再也不敢了......”

    “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

    ...........

    河岸泥泞的路上,哀嚎盖过了雨声传进了不大的破败小村里,有人家的屋子,胆小者悄然打开一条窗缝,偷偷朝外看发生了什么事。胆大者,不惧死亡的老人则站到了屋檐下,眯着眼睛奋力用那不好的视线眺望远方。

    马车前。

    “你们来的慢了。”白慕秋冷声道。

    刚从马车里下来的海大富持着一柄纸伞,急忙拜在水洼中,赶紧道:“奴婢知罪,还请公公责罚。”

    白慕秋摆摆手,“起来吧,责罚你做什么,你已经尽力了,洒家还不至于昏了头,胡乱咬人。可带了治疗内伤的药物吗?”

    “带了带了。”海大富连忙起身将雨伞撑开,给白慕秋遮雨,边走边说:“还给公公带了一身新袍子,都在马车里。”

    说着,将白慕秋扶上马车,从长盒里将一件崭新的宫袍抖开,只见中间胸口处,画出一副鱼龙出水纹,边上点缀着金红相间的纹花,以及一双踏云履,富贵顶,鱼龙配饰。白慕秋将其一一穿戴完毕,终于吐出一口气浊气,心里道:“这会受伤,总算没有白挨,对小皇帝的投资,终于有了回报。”

    想着一把推开车门,那一身威风赫赫站在车辇上,目光阴霾的看着在雨水中打滚的无赖汉们,这时,惜福从人群中挤出来看到高高在上的人,小跑上前,想要爬上马车。

    高断年举起离别钩准备杀人。

    “滚!”白慕秋视线下移冷冰冰的喝了一声。

    “山野村妇,公公大驾面前且能靠前,速度滚开。”高断年指着那疯跑过来的女子大声呵斥。

    白慕秋盯着他,“洒家说的是你。”

    “..........”高断年微微张嘴,有些愕然。

    反应过来,连忙身子一侧,让开道路。那疯女子扒拉着上了马车,一把挤开旁边的海大富,来到白慕秋面前,脏脏的脸上满是喜悦之情,看的出来时发至内心的。

    “相公.....这身衣服.....真好看......”

    白慕秋暖暖的微笑一下,随即冰冷再次爬上表情,目光投向地上那群无赖汉。

    相公?!

    这两个字,顿时让海大富、高断年、金九三人面面相觑,惊诧的看向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一时间脑里那根弦像是被崩断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想不透,眼前这么一个山野村妇,甚至脑子好像也有点问题的女人居然会叫权势日隆的白公公为相公。

    反正他们三人是震撼到了。

    “启禀公公,这些贼人如何处置。”一名禁军半跪抱拳道。

    白慕秋转头看了眼傻女人,惜福则仔细的摩挲宫袍上的花纹,估计心里在想为什么那么好看。察觉身旁男人在看她,抬起头,仰起脏脸,露出憨憨的笑容,以及缺少的两颗牙。

    随即,白慕秋指着躺地上一人,“把那长着半截眉毛的人提过来。”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禁军军卒将那人像拖死狗一样拖到了马车前面。青皮抱着被砍了一刀的大腿,见到焕然一新的白慕秋,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不如真去死好了,当场便嚎哭哀求道:“姑爷啊,俺狗眼看不见人,真不知道你是一尊大佛啊,求你别杀俺,俺真的不敢了。”

    “相公....你看....相公.....他哭了啊.....好像很伤心.....他的娘也不见了吗.....”惜福摇着男人的宫袍,想了想,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话,有些没说清楚,有些倒是说进白慕秋的耳朵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白慕秋站累了,叫海大富将马车内的软靠抬出来放在撵上,伸手轻轻拍了下有些局促不安的惜福,让她一起坐下来,这才说道:“把他牙齿一颗颗拔掉。”

    “俺力气大,让俺来吧。”金九狞笑着走过去,早有禁军将青皮身子和脑袋固定住。他走到面前朝那大张的嘴里吐了一口吐沫,活动了下手指,就伸了进去。

    青皮大张着嘴,喉咙蠕动,模糊说着话,“绕...了.....俺....吧....啊!”

    最后一个字没说完,霎时间,惨叫陡然升高,一颗沾着血迹的牙齿被彪悍的男人捏在手里,狰狞的笑道:“乖乖的忍受住,这才是一颗,你嘴里还有很多呢,不急,慢慢来。”

    一声声惨虐的叫唤,不断响起,一颗颗牙齿也被扔弃地上。几乎快要痛昏过去的青皮,神智已是不清了,趴在地上,满嘴鲜血,神情自然是惨不忍睹。

    这时,一个驼背埋头的身影急匆匆在雨里穿行,待跑到村口已经累的如同牛喘。

    “惜福啊.....小宁......”

    他努力抬起头,就闻到一股血腥钻进鼻腔,模糊的视线里人影憧憧,看不清谁是谁,然而泥泞路上洒满一片殷红,顿时让他心里陡然一怕,颤颤巍巍走了过去,第一时间是想在地上寻找亲人的身影。

    “爷爷......惜福在这里....”傻女人跳下马车,跑到老人身旁。

    老头呼出一口气,他的眼神并不好,四处寻找,“你相公呢?他在哪儿。”

    “相公?相公在那里呀。”惜福指着马车,又说:“......相公的衣服好好看的......你快看看啊....”

    陈老头顺着看过去,见到端坐马车上,也就是他喊在嘴边的小宁,忽然有种再也不敢乱叫名字的心悸,那威势和虎狼般的军汉,让他觉得心里害怕。

    这时,一个白胖的人物来到老汉身边,递过来一袋东西和一块漆黑令牌。那袋子里叮当乱响,一听便知道那是钱财,而牌子却不是何意思。

    老汉虽然心里害怕,但终究还是接过了两件东西,微微叹了一口气,“你是天上的大人物,终究是要离开泥潭的。”

    白慕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不过还是说道:“既已拜过堂,这门亲事,洒家便认下了,但如今洒家身患内伤未愈,四周皆是仇敌,带着惜福终是不妥.......”

    说到这,忽然他说不下去了,心里有些发堵。

    “相公.....要去哪里?”期期艾艾的傻女子,仿佛在害怕什么。

    “相公也会和.....爹娘一样......出去很久吗?”

    “......惜福等的.....”

    听着她磕磕绊绊说了很多,白慕秋一只手使劲捏着软靠的皮毛,“相公....会回来的....惜福可以等的。”

    傻女人像是松了一口气,眼睛忽然亮了一下,结结巴巴追问:“那.....相公多久.....回来.....”

    “等小鸭都长大了的时候,相公就会回来。”

    说完,白慕秋再也忍不住,扭头钻进了马车,冷声嘱咐海大富:“把地上那帮泼皮带回相州,阉了!剥皮充草,给洒家挂到城楼上去。”

    马车调转方向,离去了。

    “相公!惜福.....会将小鸭喂的很大......你早点回来啊!”

    傻傻的女子,喜悦的挥着手,雨幕下就此分别。

    ***********************************************************************************************************************

    相州城外。

    数十人原本是去到陈家村方向的,结果半路疯狂回逃。

    “老子艹青皮他全家的祖宗!啊——”高声咒骂的光头大汉,疯狂的抽打马鞭,“公明哥哥,俺对不住了,俺立刻回去收拾细软出去躲躲风头。”

    原本意气风发想去见识见识的黝黑汉子,同样不得不狼狈跟着朝相州城亡命奔逃,“贤弟,到底何事惊慌。”

    邓三爷边跑边叫骂:“什么文弱书生,什么不可多得宝贝,那青皮活腻歪了,也要拖着俺一起去死,不就是一贯钱嘛,俺艹他娘的。这下完蛋了,俺的家业也没了,惹谁不好,偏偏惹那禁军都要找的人,我艹!知府大人的人头都他吗还挂在旗杆上摆着呢。老子要离相州远远的!远远的.........”

    PS:感谢‘’‘战歌暗夜’‘愤怒的二哈’‘紫竹夕寮’的打赏哈!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