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二十九章 誓师祭旗
    白慕秋将剑锋压在脚下那人的脖子上,“你们三个最好别轻举妄动,洒家年纪小,万一害怕,一时手滑,那就没办法了。”

    金九砸开长枪,想要冲过去救人,魁梧的身躯突然一滞,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铁链,他转过头怒道:“高断年,你曰你奶奶的,你干什么啊!”

    被说的那人面无表情,只是摇摇头道:“识时务为俊杰,殿下没办法救了。何必还要搭上性命呢?”

    林云迟满脸不甘,但是看到四周的禁军,也颓然道:“老高说的没错…….”随即突然朝濮王方向跪了下来,“殿下,属下无能没办法救你了。”

    白慕秋揪着赵武的后衣领,低声道:“看看吧,你的属下可比你识时务,或许现在你该想通为何有此今天了吧?”

    “呸!奸猾小人!”赵武恨恨道:“别以为是你计谋得逞,如果不是禁军倒戈,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白慕秋叹着气,摇头道:“看来你到底还是没看透关键啊。算了,洒家不打算给你解释什么,不过这半个月以来,你当真以为我们什么都没做?当梁相死后,他的儿子梁元垂就奉了陛下密令召集曾经被你调职或者排挤离开的原禁军指挥使,否则哪有今天禁军倒戈一事?”

    “小公公!”梁元垂红着眼,咬牙切齿的叫道:“还请公公将此人交给在下,元垂要为梁家三十六口,以及被无辜杀害的家丁侍女作个了断。”

    赵武灵机一动,张嘴就道:“是他们诡……..”

    “好了,你别说话。”白慕秋捏开他下巴,剑尖往里一搅,顿时半截猩红的肉块被挑飞出来,掉到地上。“反正以后也用不着说话了,留着只会蛊惑别人。”

    “唔….唔….啊…”曾经高高在上的濮王赵武如今就像一只被殴打的野狗,捂着嘴不停的在地上打滚惨叫。

    此时,太后尚虞重新打理好仪容,施施然走了出来,美颜肃穆,淡淡看了眼地上打滚的赵武,如同看一只狗。随即又把视线放到了林云迟、高断年和金九身上,道:“如今首恶已擒下,尔等不过奉命行事,老身不予追究,官家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妨为陛下效力如何?”

    金九大大咧咧将金瓜大锤往地上一扔,“既然太后和陛下敢用俺,俺就替陛下杀人。”

    太后颔首称赞道:“果然是江湖儿女,够直爽。”视线又转移到林云迟他俩人身上,“你们考虑的如何?”

    高断年一拱手,“但凭差遣,高某定当效力。”

    “你们…..”林云迟看了一眼地上已经失去语言能力的赵武,叹口气道:“林某人心灰意冷,不愿再掺合皇家的事,请放林某人离去吧。”

    “准了。”太后一挥袖袍,“待一切尘埃落定后,你再出宫。”

    林云迟抱拳道:“谢过太后恩典。”

    说完,将武器交给禁军后,便走进了夜幕。白慕秋看着他的背影,本想斩草除根,但太后已经发话了,只得将话吞回肚里。

    “启奏太后。”白慕秋躬身道:“濮王既已被擒如今,耽误之际是把河间府军司的兵马稳定下来,一旦濮王被擒传入,恐怕那薛延会狗急跳墙。”

    太后尚虞一听,也有些着急,“小宁子,那你说该如何办?”

    白慕秋露出一副‘你放心’的表情,随即招金九和梁元垂过来,吩咐道:“召集各门禁军,包括上四军在内三万余人!”

    梁元垂和金九抱拳道:“得令!”随即带走在场部分禁军匆匆出了慈明宫。

    “海大富此次就不用参与,安心养伤。”白慕秋继续吩咐道:“把濮王殿下带到前殿,高断年随洒家一路前往。”

    随即又招过几个小黄门,让他们赶紧通知朝内大臣,到垂拱殿听候太后差遣,没有缘由,都必须到场。

    一道道指令在白慕秋手里发放出去,一时间到处都可以看到领着任务的小黄门四处出击,在东京城里相互奔走。

    当一切安排妥当后,由禁军士卒押着濮王来到前殿,那里已经集合上万兵马,人头攒动,白慕秋感受到兵戈之气,心头还是有点惴惴不安,此时赵吉走上了帅台,还有些稚嫩的嗓音对着下面的千军万马喊道:“濮王赵武乃是朕皇叔,先帝托孤与他,却不思报恩,囚朕与深宫,想做那汉贼董卓,奈何此人谋略不足,福德不厚。擅杀忠臣,才有此报应,如今此獠已被擒获,尔等皆是奉命行事之人,朕不会怪罪。”

    原本看着赵武被擒,与他亲近的将领,心里多少是紧张的,捏着剑柄上的手,拽的死死。如要是听到皇帝要连坐,说不得会振臂起兵,冲杀过去。

    好在小皇帝还算明智,心里便稍稍安稳了许多。

    另一侧,白慕秋蹲在赵武面,将一枚虎符拿在手里抛了抛,戏虐的看着他道:“看看这是什么?”

    赵武瞪大眼睛,嘴里满是鲜血的‘呜呜’叫了几声,显然是认出了这东西。

    “之前忘了告诉殿下一件事。”

    白慕秋指着虎符道:“想必殿下也认出来是贵府的东西吧,难道殿下不想知道是谁偷偷交给洒家的吗?嗯…..大概你也猜出来了,没错,是一个肌肤雪白的女人,一缕薄纱,曼妙胴体若隐若现,简直看了让人流口水啊。”

    “呜呜….呜呜…”赵武被捆着,行动不得,双目愤怒的想要骂人,奈何只能发出让人听不懂的叫声。

    “殿下可别气坏了身子,哦,对了!”白慕秋贼笑道:“殿下可能还不知道吧,你那爱妾还是一个处呢,是不是很神奇啊,待下次有机会,洒家帮殿下仔细探查一番如何?放心,洒家是个尽心尽责的人。”

    这时,点军场上,上万兵马齐喝万岁,气势雄浑。白慕秋看了一眼,笑脸渐渐变阴,对赵武道:“殿下可别气坏了身子,不过也不打紧。”

    随后招来梁元垂,“带殿下上台,由你操刀,送他上路!”

    梁元垂大喜,然后恶狠狠拽着地上死活不走的赵武拖到了帅台上,操起一把朴刀,一脚踏在他后背上踩的死死,对下面的兵马高声叫道:“相府梁元垂奉陛下令,斩叛逆赵武首级祭旗,警示三军,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日尚有河间军薛延在外,今日誓师以绝后患。”

    “万岁!”

    “砍死他!”

    …………梁元垂望着苍穹,大声高喝:“父亲母亲,我梁家亲人!你们睁开眼看看,赵武狗贼就在元垂脚下,你们看看啊!”

    朴刀高高举起……..

    又快速落下………顿时血花四溅,一股血箭从断口处飙射而出,人头咚的一声落在台上。立即就有军士跑来将头颅挂在旗杆上立在最高处。

    梁元垂持枪一挥!

    “马军在前,步军在后,开拔!”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