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二十五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那一袭黑裙外裹,紫色在内,胸前饱满坚挺露出一条让人眼晕的玉沟,端庄肃穆里又存托着成熟女人妖媚的一面,青丝高盘,九凤步摇金色煌煌,丰腴的腰肢每走一步都会摇曳着迷人的扭动,目光清澈如水,挺翘的鼻下,一张微厚的唇带着性感,尚氏算不上有多倾国倾城,只是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女人,看多了妖媚的胜雪爱妾,见到如此成熟妩媚的人妻,濮王觉得自己心神荡漾,有点陷入其中。

    入座后不久。

    偌大的餐席上,气氛比往日要热烈许多,只是这份热烈只限濮王对待太后尚氏二人之间,小皇帝赵吉就如空气般被隔绝了,饶是如此,赵吉依旧满脸相迎,不停的劝着酒,只是握着象牙筷子的手却布满青筋,眼底仿佛藏有一头怒兽要将面前这个调戏嫂子的恶人吃的一干二净。

    “小宁子,如果这次出了差错,明日朕绝对不会轻饶!”赵吉心想着,与濮王敬了一杯,笑眯眯的喝了下去。

    放下酒杯,濮王忽然左右看了看,好奇道:“陛下,往日那个会点武功的小太监哪儿去了?本王今日来此为何不见他出来?”

    赵吉心里一跳,暗道不好,这老家伙注意力不是都在母后身上吗?该死的小宁子,怎么还不回来,再耗下去宴就要散了不说,这谎话朕该如何圆下去?

    此时见到那日在殿上舞剑的剑客以及另外四角守卫的武林人齐齐转过脸来,赵吉心里顿时有些慌乱,胡乱说道:“小宁子此时在御膳房给皇叔做一道家乡菜,估计快要好了吧。”

    濮王眼里透着古怪,看了眼赵吉,随口道:“喔?这小太监倒是有心了,本王吃过山珍海味无数,却不知那位小公公老家何处,烧的什么菜?”

    赵吉眼咕噜一转,道:“朕依稀记得小宁子家乡乃是山东郓城人,家中还有兄弟姐妹三人,他数最小,进宫当了太监也是为了他大哥娶亲有点钱财。”

    “这么说来小宁子公公倒是一个有义有孝之人,甚好!吃这样人的菜,心里才踏实。”濮王拂须笑道。

    赵吉心还没落实,却又听他说道:“金九,你去催催。”

    背靠东南角屏风旁一位四肢粗壮,虎背熊腰的光头男人,沉闷的点点头,迈出一步,其腰后系着一对金瓜大锤碰的噹噹直响,这时就听一名宫娥端着玉盘款款而来,身旁跟着一位小太监,赵吉笑道:“真是说到就到,皇叔都差人要去找你了。快快把你家乡郓城名菜传上来。”说着,不着痕迹的眨巴下眼皮。

    白慕秋会意,让宫娥将将那玉盘放上桌,施礼道:“让濮王殿下久等,此乃奴婢家乡菜,是让御厨按照奴婢记忆中的做法做的,就不知合不合殿下口味。”

    说着,将盘盖揭开,只见一头老鳖盘踞乳白浅汤中,鳌头高昂,飘香四溢。如不知这是一道菜的话,都还以为这只老鳖是活的,顿时让濮王感觉一点新鲜。

    于是取过汤勺匀了一点品尝,不要竖起拇指道:“想不到小小郓城还真有好菜,本王谢过了。”说着,便放下了象牙筷。

    “殿下别慌,此菜名曰:独占鳌头。真正精华都在这老鳖头中。”说完,便伸手用刀具割下了鳖头,忽然一旁的林云迟走了过来,将白慕秋拦下,说道:“请让林某验查一番。”便拿出一根银针插进鳖头,顿时一道乳白色粘稠汤汁从针眼缓缓流出,香味浓稠,让人闻了都忍不住吞咽口水。

    林云迟抽出银针看了一番,没有变化,这才让白慕秋将鳌头递送过去。

    这些插曲只是餐宴的一段,在接近尾声后,濮王破天荒居然没有提出离开,依旧和太后尚氏这位美人聊着,不多时,尚氏看了看时辰已晚,便道:“今日晚宴,皇叔可否满意?只是夜已深,哀家身子困乏想要回宫休息去了。”

    “美.....皇嫂自去便是,本王才是叨扰了。”濮王赵武恋恋不舍回道。

    霎时,就在尚氏起身离去那一刻,濮王感觉自己的脚被那性感妩媚的女人有意无意的擦了一下,顿时心里激动起来,连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的皇嫂也转过头似有似无微笑挂在嘴角,眼睛好像在说话一样,勾的他心里难耐不已。

    待到美人消失在视线里,濮王依旧久久回味,转念一想,刚刚那不经意的擦碰,莫不是在给本王暗示什么?于是心里活络起来,眼角瞄了下还在吃菜的赵吉,心里暗道:今晚你就做本王一次儿子如何?

    嘭!

    濮王猛的一拍桌子,把还在吃菜喝酒的赵吉吓了一跳,说道:“本王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需要和陛下母后商议,待本王去去就来!”

    说完,不等赵吉反对,招上五个侍卫就朝后宫方向过去,白慕秋连忙示意赵吉别乱说话,然后带着小桂子急忙跑过去,对濮王道:“殿下没怎么去过慈宁宫吧,奴婢来为殿下带路。”说着,便挑着两盏灯笼走在左右两侧。

    到了慈宁宫寝殿后宅,白慕秋狐假虎威的在前面吆喝那些宫女内侍道:“今晚濮王殿下要与太后商议大事,你们这些贱婢赶紧躲远一点,把你们耳朵都堵上,要是听到了什么不该的听的,洒家就割了你们这些贱婢的耳朵。”

    本在忙碌的宫女和内侍一听,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一溜烟的匆忙逃开。濮王笑嘻嘻的一拍白慕秋瘦小的肩膀,“难怪能成为陛下眼前的红人儿,有点眼色。”

    这句话引的另外五名侍卫哈哈大笑起来,尤其当中那沉闷的金九,那铜铃般大的眼里露出邪淫的眼色。到了寝宫门口,白慕秋刚要敲门,濮王止住他道:“本王自会进去,你这小太监就退下吧。”

    白慕秋灵机一动,大声对站在门口一排的侍卫嚷道:“你们五个也退下吧。”不等那五人愤怒的眼神看过来,连忙凑到濮王身边小声道:“殿下,要是有什么靡靡之音被外人听到,且不是殿下的损失?”

    濮王本就是对这方面非常警惕的人,经常把自己爱妾胜雪藏起来不给外人看上一眼就知道,如此被白慕秋一说,心里就有了想法,便对那五人道:“你们退出五十米,听到什么响声就把自己耳朵捂上,不然别怪本王不客气。”

    五人多少都是江湖豪侠,武功谈不上一流,但也是爱面子的,被当着两个小太监的面呵斥一句,心里顿时就不痛快起来,齐齐抱拳,便一声不吭走出五十米到花园里警戒去了。

    濮王赵武对白慕秋点头赞许道:“你很有意思,孤记住你了。”

    说完,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就听里面传来水声,尚氏慌张叫道:“叔叔,你何时进来的,哀家正在沐浴,快请叔叔出去。”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