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二十四章 夜宴
    “殿下为何犹豫不决呢?”胜雪趴在濮王身边,在其耳旁吹着香风,吃味的说:“难道殿下担心小皇帝对你不测?还是怕那个美貌的太后吃了你?”

    濮王失笑一下,轻轻摸了下她的翘1臀,说道:“你啊,你啊,肯定是听到本王与属下的谈话了吧,心里吃醋了?放心,孤今日就推了它,哪儿也不去,在府里好好陪陪孤的宝贝儿。”

    “殿下讨厌,奴才没有吃醋呢。”胜雪轻轻掐了下濮王的后腰,惹的对方畅快的哈哈大笑。

    不过女人又道:“其实奴知道殿下心里想些什么,奴不介意的,只要殿下心里有奴小小的位置,奴就心满意足了。其实殿下每次应邀小皇帝的宴请,也是为了方便察看对方的动作,既然是正事,王爷就该以正事为主。”

    濮王脸上微微吃惊,随即露出笑容,将女人搂进怀里,“想不到孤的宝贝儿不仅人长的漂亮,善解人意,而且还如此的聪慧,本王心里了幸甚,现在本王更加舍不得离开你了,爱妾与孤那原配一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是地下。”

    “所以呢?”胜雪轻轻咬着红艳的指甲,痴痴的看着他。

    濮王道:“所以孤更加不去了,能与美人相伴,胜过山珍海味无数。”

    胜雪眼里一丝失望转瞬即逝,妖媚一笑,伸手拧着他胡须,娇斥道:“殿下,奴有句话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呢。”

    “爱妾赶快说吧,你犹犹豫豫小可怜的模样,会急煞本王的。”濮王赵武搂着她说。

    “奴觉得,殿下既然还没有登基大宝,与赵吉依旧是君臣关系,该应约还是要应约。”胜雪继续说道:“不然外人看来,殿下专横跋扈,目无君上,如今王爷已经麻烦缠身,就不要在节外生枝了,况且赵吉始终也要长大的。”

    濮王闭目抚须想着胜雪的话,不由的点点头,尤其是最后一句说到了他心里去,小皇帝终究会长大,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做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只是每次宴会都如同嚼腊,非常不舒服,既然早晚都要翻脸的,不如痛快一点,刚好今日太后在场,不如就拿她来试试这赵吉。

    想罢,便起身让胜雪为自己整理好衣冠,拍拍她屁股道:“今日孤进宫可能会晚一点回来,爱妾就早点休息吧。”

    女人给他系好蟒带,嗤笑一声,“殿下想要做一回小皇帝的父皇就明说嘛,奴又不会吃醋的,王爷放心去吧,奴在府里乖乖的等王爷回来。”

    “就只有你能读懂本王心里想法的小妖精”濮王赵武轻轻挑了挑胜雪的下巴,“不说了,再说下去,本王怕挪不动脚了。”

    说着,便离了戏月楼,一队甲士早已恭候在此,濮王直接上了轿子,被四个轿夫抬着出了府门,管家连忙恭候着将他搀扶下来,又上了早已备好的王驾,身前身后是两队禁军甲士开道,个个威武雄壮,长刀铁枪一件不缺,中间两列更有手持弓弩者,一看就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悍勇之辈,与平日的禁军士卒完全是两个区别。

    一名身着铁甲的指挥使,将缰绳一抖大喝道:“出发!”

    随即一马当先飞驰在左侧保持队形有序前进,而五名服装各异,手持不同兵器的男子骑马在王驾四周,缓缓而行,视线不停扫视着周围任何一点风吹草动。濮王放下车帘,很满意的坐回王榻上,闭目养神去了。

    王府角落一处垂柳,一抹薄沙随着风吹起一角,随即又消失了,只冷冷飘来一声:“哼,伪君子。”

    ******************************************************************************************************

    从濮王府一路至朱雀门,再到宣直门,王府五大高手紧张不已,此刻提防着路过的每一个人,要知道那些江湖侠客,不会堂堂正正跑来下战书的,说不得一个老翁,一个肮脏的乞丐就是他们。而车厢内的濮王赵武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压根儿就没把那些绿林好汉放在心上。

    进了宣直门后,太阳已经快要下山,昏红的日落铺射在砖道上,尤为古老和沧桑,王驾车轮‘哒哒’的碾了过去,值岗侍卫纷纷半跪行礼,目送濮王车架朝福宁宫而去,皇帝寝宫,也有正殿,正是闲暇批阅奏章之所,同样也是宴请亲近臣子的地方,品级不高,或者不怎么亲善的大臣是来不了的。

    然而濮王来这里已经轻车熟路,远远就一个年轻太监见了车架后连忙朝宫里通报去了,赵武看了一眼,心里清楚这应该是小皇帝的亲信之一,好像叫小桂子,至于真名他一个大权在握的王爷,不可能去记的,依稀大概在往传的信息中有提到过,好像姓童。

    随即他洒笑了下,今天被小妖精给迷糊涂了,如今这东京城,谁能害自己?就凭几个小太监吗?那个叫白宁的小宁子虽说有点武功,但也太差了,估计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王驾到了御阶,赶紧有两名太监过来,一人当马凳趴在地上,一人搀扶着濮王踩着那太监背梁下来,然后作揖跑到侧旁引路,一面高声宣号:“濮王驾到。”

    赵武上了御阶后,就见小皇帝兴高采烈的迎了出来,“皇叔路上劳顿,快快入里座。”

    “陛下又客气了,孤早前不是说了吗,孤来不用亲迎。”赵武捉住小皇帝的手腕,大笑着率先一步朝里面走,给人感觉更像是父亲拖着不懂事的孩子。

    落座后,歌舞升平,已有宫娥端着佳肴上了桌,赵武端起酒杯与赵吉喝了一通,环顾左右问道:“今日不是太后做东吗?如今孤已经来了,为何不见主人家来待客啊。”

    赵武说的轻浮,却没察觉赵吉眼底那丝愤怒。

    “叔叔,今日为何凭这般着急?哀家不是已经来了么。”一道富有成熟女人独特魅力的嗓音在他背后响起。

    “孤见过皇嫂!”赵武闻声连忙转过来一看。

    整个不由一呆,以前从未见过一个如此有魅力的女人,不是她有多漂亮,而是那身妇人独有韵味,心里陡然暗道:难怪一世枭雄曹孟德,会如此喜爱人妻。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