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二十三章 濮王的烦心事
    PS:今天有事很忙,所以更新的晚,下一章估计已经是晚上了,也有可能没有。

    七月二十余。

    濮王府,悦心湖。

    王府初建就在此地取土,一日下起大雨,土坑积满雨水,雨停后骄阳重新出来,水面波光粼粼,令人赏心悦目,于是濮王请求将此地也一起划入濮王府邸,并在湖边搭了一座二层小亭,白日闲暇时,在此观湖赏乐。

    虽然七月天色明媚,但温度总有一股闷热盘在心头,濮王赵武至从杀了宰相梁禀一家,过了一把‘天子一怒,伏尸千里。’的威仪后,最近几日麻烦事一茬接着一茬,每次接到从各地接到的消息,总是破口大骂:“此乃我赵家家事,这帮酸儒管的也太宽了,好好,既然嘴长你们身上就以为本王没有办法?孤的刀子也在本王手里,敢杀一个梁禀,还不敢杀了你们?”

    气话终究是这样说出来,但真要学始皇帝那样坑杀儒生,怕是不现实的,那样就算将来坐上皇位,也坐不安稳,如今的儒生士子比之秦,高出不知多少。但如果不制止,任由蔓延,将来也是一股毒瘤,濮王也是心狠的人,当即下令开封府尹以及周围小显县衙搜捕造谣兹事的人。

    三天时间搜捕一百多人,由下来的一支禁军挨个砍头,挂在了城门上警示众人,这招虽然凶狠,赵武也清楚只能管住这些人的嘴,但管不住这些人私下里讨论,该传的始终会传出去。

    所以近来,赵武颇为头疼的躲在戏月楼和自己的爱妾胜雪过着逍遥日子,外面的事儿一概不问,统统交给自己几个心腹打理,至于朝堂,也只是隔三差五过去,毕竟那里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他那侄儿一旦处理完后,还会知道抄备一份送到府邸来让他过目,简直就是一种太上皇的享受。

    “殿下,每日不去朝堂真的好么?万一小皇帝哪天想要夺权了怎么办?”胜雪把玩一缕青丝在他裸露的胸膛上轻拂。

    濮王斜躺在柔软的蒲垫上,眼神迷离的看着妖娆的舞女搔首弄姿,听到她的话,喜笑颜开的挑跳她下巴,“孤的好宝贝儿啊,可惜你就不得朝堂,否则就不会说这般迷糊的话,本王如今就差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坐上那龙椅而已,孤那侄儿有什么?皇宫大内全是本王的人,就连后宫孤也是想去就去,兄长之妻妾,孤想睡就睡,赵吉小儿就和青楼里的龟奴一样,时常欢迎孤去。”

    赵武伸了一个懒腰起来,说道:“皇帝当成他那副模样,换做是本王早就羞愧的自杀了。”

    胜雪趴在他肩膀,胸前一对呼之欲出的玉软挤压上去,玉指轻轻点在他额头上,“殿下真够坏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呢,既然殿下将后宫都视作自己家了,那小皇帝切不是不能再叫你皇叔,而是该改口叫父皇了?”说完,她自己憋不住笑了起来,那迷人的眼睛像是闪着勾魂夺魄的光芒。

    “呃……这倒没有,孤可以亵玩后宫任何一人,却唯独不能碰太后。”濮王尴尬的咳嗽一声,继续道:“毕竟尚氏乃是孤是皇嫂,本王底线还是拿捏准的。”

    胜雪虽然笑吟吟,但眼底却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随即慵懒靠在濮王背上,丹唇紧挨着对方耳朵,轻轻吐气用着诱惑的语气说:“殿下,奴有些乏了,不如我们回房吧。”

    “哈哈,回房!回房!咱们这就回房去。”濮王哪里还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一把将其拦腰抱起,对下面的舞姬道:“尔等也散了吧。”

    说完,兴冲冲上了楼去,打开房门将胜雪横放到床榻上,看着她扭动的水蛇腰,和那勾魂般的美目,立刻就按耐不住身下的火烧,将敞开的衣服撤下,刚要扑过去,就听到楼梯响起脚步声。

    不由暗骂一句,给胜雪赔了一个笑脸,道:“孤去去就来,美人儿稍等。”

    说完,披上外衣,黑着脸出去看看是哪个王八蛋在这种时候跑来,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非的踹上几脚不可,想着,濮王就在过道上碰到了来人。

    林云迟见到赵武黑着一张脸,就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但刚得到的信息又不得不说,无奈下,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赶紧半跪道:“打扰殿下雅兴,属下罪该万死。”

    “说吧,又是什么破事。”濮王见他识趣,暂时压下了心头的火气问道。

    林云迟连忙道:“刚刚得到消息,河洛一带的江湖草莽啸聚山林,组建了一个叫百日盟,想要为那梁禀报仇,不几日就会来开封。”

    “想要本王命的人多了,且是几个游侠能决定的?以后这种小事就不要来打扰本王,他们要是来,你们五个是干什么吃的?”濮王挥挥手,让他赶紧离开,别在这里碍眼。

    林云迟迟疑了一下,并没有离开,拱手道:“殿下不可大意啊,属下听说他们当中有好几个武功高强之人,在河洛一带大有名气,所以不得不防啊。”

    “哦?有哪些人?”濮王似乎来了兴趣,让他继续往下说。

    “属下记得有‘拔山力士’车倾,此人武艺一般,但是天生神力,听说双臂能举起千斤巨岩,且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功夫,寻常刀尖难伤他分毫。还有一人叫‘阴阳刀’丁猛,一刀在明,一刀在暗,谁也不知道他第二把刀藏什么地方,稍有不慎就会被那阴刀所伤。”林云迟忽然道:“对了,最后一人‘破风刀’聂云,武功乃是当世一流,早年间,属下听闻此人纵横大漠,一夜连杀一百马废,又在洛阳与人比斗,差点把白马寺的山门给劈成两半,所以有此人在,殿下必须严加防范。”

    濮王皱起眉头,心想如果林云迟说的不差,那还真要小心一点,这些个江湖草莽争名夺利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出行看来得多排军卒随行。

    “那你就下去安排吧,少人就持孤手令去三衙。”说完,打发了林云迟。

    望了望门扇,刚刚心里的浴火早就被这消息扑灭了,想着里面的美人儿突然就没了那么大的兴致,正要推门进去,又有脚步声踩踏上来。

    “你这奴才又有什么事,赶紧说!”赵武皱着眉头,语气不耐。

    来人只是府内的管事,他连忙跪下,小心禀报:“王爷,刚刚宫内差人来请,今日陛下设宴款待。”

    “不去,不去!”赵武不耐烦的转身离开。

    管事连忙又道:“王爷,小的还没说完,那宫人说今日晚宴其实太后设的家宴,只有王爷、陛下和太后三人。”

    “你下去吧!”

    濮王蹙眉走了两步,心里悸动,暗道:“难道那个美人儿莫不是想开了?本王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