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八章 濮王
    汴京濮王府。

    这是在京城都难见的亲王府邸,规格之大,难以形容。作为先皇赵顼的兄弟之一,在百官及百姓眼里濮王赵武深受其兄长信任,就连在京城的府邸修建的别其余亲王还要雄伟壮丽,里面楼阁林立,小湖花圃四季如春,光是下人宿栏也是二进旁院,可想规格之高,令人咋舌。

    戏月楼,是摄政王也就是濮王赵武夜晚饮酒作乐之地,常伴丝竹金鼓之声到深夜,这几天赵武心情极好,更是常饮酒赏月之夜深,今日也是这般如此,至皇宫与侄儿饮宴结束后,假借酒意索要了御驾,侄儿赵吉竟然一改从前变化,笑脸相送,只是待自己上车后,脸黑的吓人,这些小动作赵武自然看在眼里,更是让他感到愉悦。

    颔下几滴美酒滚落,柔嫩的丹唇,闪耀着慑人心魄的光泽,一张一合之间就将那几滴酒水吸进舌蕾,罢了,舌尖轻轻在唇上舔过,一双肌肤如白雪的玉臂揽过赵武,让其枕在自己浑圆玉润的腿上,眉目间,说不出的妖媚动人。

    醉卧美妾膝,只掌握权柄,天下不识皇,江山有吾名。

    赵武畅快大笑着仰躺在席上,一口一口啄饮美妾扶过来的鹤嘴壶,伸手摸了摸爱妾妖艳的脸庞,带着五分酒意大笑道:“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古人诚不欺我啊,阿雪,将来孤登九五大宝,可封你为贵妃。”

    叫作阿雪的侍妾,娇媚一笑,****挤压上去,“奴,愿一辈子陪在殿下左右。”

    不待赵武回应,阁楼下腾腾的响起脚步声,只得悻悻收回手,让侍妾阿雪下去,这样一个尤物藏在深闺才是正理,让别人看上一眼都觉得吃亏,连忙整理好衣衫,坐回到酒桌前,有一茬没一茬的听着丝竹的靡靡之音。

    来人是赵武心腹幕僚之一,叫伍岚,此时过来,其实也是赵武早间说过的,只是一时作乐忘记了。伍岚走到左侧席位上,饮过一杯酒后,开口询问道:“殿下,今日找臣前来是否为陛下反常之举感到困惑?”

    赵武沉吟片刻,挥手让下面的人撤去,待人走完后,道:“先生多有谋略,今日确实有些困惑,孤的侄儿最近确实一反常态,于是心中便有了困惑。”

    伍岚伸手抚着颔下长须,说道:“臣倒是觉得殿下多虑,说句大不敬的话,十五六岁,殿下在做什么?”

    闻言,赵武失笑道:“胡服游猎,逐狗斗鸡,先生倒是提醒孤王,孤那侄儿虽贵为皇帝,但毕竟年幼无知,往年那般痛恨与孤,多半也是少年傲气所为。

    “正是,陛下现如今快到弱冠之年,懂的一些大势,且身边又无人可用,顶多三五宫女内侍,心里总归惶惶不安,如今殿下势在必得,陛下当然会退其次,保全性命为先,自然百般讨好。”伍岚起身谄媚一拜,“恭贺吾皇万岁。”

    赵武借着酒劲,伸手虚抬,故作威严,道:“爱卿平身。”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先生所言极是,赵吉才十五六岁,这孩子孤是看着长大的,思虑不会那么深远。”赵武大笑过后,满饮杯中酒,醉眼朦胧的看着伍岚捧着酒壶又斟满一杯。“如此,孤可长枕无忧了,孤还得感谢先生解惑。”

    “下臣不敢居功。”伍岚推辞,但神情上怎能看不出志得意满的表情。“不过,殿下!小心才驶的万年船,如今离那皇位一步之遥,越是如此越要小心。故此,还是要仔细试探一番为好。”

    “如何试探?”赵武招过伍岚问道。

    伍岚附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赵武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就依先生计策行事便是,明日孤便在集英殿招百官聚宴。”

    说到这里,赵武忽然停住,叹息道:“如事成,赵吉母子必定要死啊。”

    “殿下不可有妇人之仁!”伍岚见他神态不妥,连忙劝阻道:“如赵吉母子不死,殿下宝座便不稳,总有居心叵测之人会在侧旁教唆。”

    赵武摇摇头,叹口气说道:“先生有所不知,孤可惜不是赵吉小儿的生死,而是可惜兄嫂如此佳人就要香消玉殒。”

    “太后?”伍岚大吃一惊的看着赵武,从未想到眼下的堂堂亲王居然贪婪嫂子美色。

    “孤把持朝政多年,也未能一亲芳泽,倍感遗憾啊。”赵武托着下颔,双眼朦胧看着清冷的皎月,喃喃道:“如不杀她,又该如何处置呢?真教孤王难做啊。”

    伍岚赶紧道:“殿下不可因一女人而心软,再美之人百年不过一具枯骨皮囊,还是以大业为重啊。”

    “有了!”赵武对伍岚的劝告充耳未闻,一拍桌子兴奋的说道:“到时让人假扮太后处死便是,真人则藏匿在这戏月楼中,常伴吾身,如此美妙之事,当满饮一杯。”

    .....................

    ....................

    在另一边,睡意正浓的白慕秋脑袋里忽然响起一连串的系统提示声,惊的他一个挺身翻了起来,蹲在床铺上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呼出系统,一看。

    “叮咚,触发太后向氏的影响,获得因果点,因果影响正在计算,请稍等。”

    “叮咚,触发濮王赵武的影响,获得因果点,因果影响正在计算,请稍等。”

    这两声系统提示顿时把白慕秋的睡意彻底驱走了,连续影响两个重量级人物,这个因果影响有点远啊,现在才出现,估计这会儿才想通的吧,太后那个妖媚的妇人或许在床榻上辗转反侧后才做的决定,看起来还是有得救,一想到太后就不得不想到晚间那副让人口干舌燥的画面。

    至于赵武那厮,应该是自己的示弱计划奏效了,说不得这人对皇位垂涎已久,自己最顶多添了把火而已。想到这里后,白慕秋盘腿坐在床榻上,想着因果点该怎么用,数量应该不会少,抽武林人物还是武功秘籍。

    这让他有点伤神了。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