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厂公 > 第三章 怂恿
    关于《鹿鼎记》这部小说,以及影视剧,白慕秋看过不少,自然讲起来口若悬河,当讲到韦小宝和康熙合谋诛杀武功高强的鳌拜时,眼前这个小皇帝当即就兴奋的眼里闪着莫名神采。

    不过一个兴奋,一个悲哀,悲哀的自然是白慕秋,小说影视当中的韦小宝好歹是个假太监,在宫廷里混的风生水起,自己穿越却成了真太监,那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日了狗了。

    对于这个时空的武朝,白慕秋从小太监白宁的记忆当中也略知道一些,官家依旧姓赵,太祖也是赵匡胤。同样的历史事件,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不过在取国号时,就出了偏差,赵太祖认为自己是以武立国,自然要以武为国号。

    武朝国祚延续两三代后就出了问题,眼前小皇帝叫赵吉,其父驾崩后他才十岁,于是托孤亲王赵武,帮助赵吉顺利登基,哪知赵武早就对虎视眈眈,架空赵吉自封摄政王,独揽朝野大小事务,甚至夜宿宫廷和那东汉董卓不相上下,且此人武功也是有的,虽说不高,但其身旁有数几人,那也是武林中威名赫赫。

    如果只是这些摄政王还不至于骄纵跋扈,可惜此人外有河间军薛延为外援,在内把持汴京禁军控制皇宫和都城,朝堂内不是没人反对赵武的独断专行,但到最后都投鼠忌器,稍有不慎怕逼反此人。

    看来《鹿鼎记》中的内容成功吸引了小皇帝赵吉,让他感同身受,对此看白慕秋的眼神也有了变化,似乎把他当作了小说中的韦小宝来看。

    赵吉看了眼白慕秋腰上的挂牌,点头道:“小白,你可回去收拾,今后随我做个殿前太监吧。”

    白慕秋闻言,心里一喜,面上装出恍然神色,惊慌之下拜倒,“奴婢眼拙,不是陛下当面,罪该万死。”

    “朕将你这小小打杂太监提为殿前太监可是大大赏赐,今后好好帮衬,少不得你好处。”赵吉稚嫩的脸上,志得意满的看着趴伏在脚步的小太监,以为这样的恩赐让自己收到了第一个效忠的人。

    白慕秋自然打蛇上棍,道:“奴婢定当肝脑涂地。”

    说完,见半天没有动静,抬头一看,那小皇帝早已离开。白慕秋吁出一口气,坐回地上,心道:“看来韦小宝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光是说这些违心的话就让人想呕吐,妈的,这就变成太监了,出身不正,将来难混啊。”

    不过白慕秋还是低估了小皇帝赵吉,刚结束一天的劳动,回到监栏舍屁股都没坐热,就有太监过来调令让他去殿前听候。临走时,那太监小心翼翼,讨好的说:“小公公,将来飞黄腾达了可不要忘记洒家。”

    白慕秋自然应了下来,反正白送的人情,不送白不送,一路辗转发现竟然来到福宁殿,这里是小皇帝夜宿的宫殿,心里顿时打起鼓来,难道小皇帝要找我秉烛夜谈?

    那太监在前面引路,从侧面进入,武朝的宫殿历来不大,所以进去不久就见到赵吉托着下巴对着火烛出神,白慕秋走过去小声告了一声罪,赵吉这才想起面前来人了。

    “小白!”

    赵吉没有让他入座的意思,压了一口蜜汁,问道:“如今你已是朕跟前人了,老实告诉朕,如何从摄政王手里夺回天子的权利?”

    “回禀陛下,奴婢入宫之时,有武艺傍身,陛下如有召唤,奴婢万死不辞。”每当说这些话,白慕秋心里就一阵反胃。不过这个时候必须要说,刚刚他看赵吉的眼神就看出了一只猛虎,如果刚刚迟疑半刻,绝对会死的很惨,除非自己有本事打出皇宫,否则必死无疑。

    赵吉露出欣慰的笑容,虽然年纪稍小,但已隐隐有了君王风范,“好了好了,朕不用你去死,就是想问计于你,今日巧遇说不得是你计算在内的,不然谁会编一个与我处境如此相同的故事。既然你有机智,可要帮帮朕。”

    “竭尽全力!”

    白慕秋额头一丝冷汗滑过,心想自己一个三十岁心智的人,居然那么容易就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给看穿了,果然皇家教育就是培育一条龙出来的,自己就是个凡人而已,顶多算得上有点武功的凡人。

    “那么你告诉朕,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像你故事那样,让赵武那厮入瓮?”说到正题,赵吉就是咬牙切齿的模样,看来这些年被赵武压的不轻啊。

    白慕秋来时就有考虑会出现的问对,心里自然是有点想法的,于是开口道:“陛下,奴婢斗胆问一句,陛下可用之人有多少?”

    赵吉脸色有点难看,显然是被问到要害了,到底还是小孩心境,在白慕秋的鼓励下,低声道:“五六个太监,一个近身侍卫。”

    “也就说陛下身边只有六七人为心腹,而外臣一个都没有。”

    赵吉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白慕秋不着痕迹的笑笑,拱手道:“如六七人要除去赵武不难,君不见汉之大将军何进是如何被宦官所杀?小白今日的故事当中,鳌拜又如何被擒?其实陛下担心的莫过于如何让赵武放下戒心,独自入瓮对吧?”

    赵吉小脸立即泛起红晕,肯定的点点头,眼里充满期望的看着白慕秋,“小白你说的太对了,朕就是苦恼的这事,快快!接下来怎办?”

    望着小孩心性的赵吉,白慕秋故作思虑,沉声道:“如要摄政王放下对陛下的戒心,就先需要陛下放下仇恨和身段,去迎合讨好,可做得到?我们再从百官挑拨与摄政王赵武的关系,而陛下却要违心的站在赵武那边可做得到?如果都做得到,时间一长,摄政王必然以为陛下已经认命。”

    赵吉脸色发白,显然白慕秋的主意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有道坎,怎么也过不去。“然后呢?你继续往下说。”

    “每三日邀请赵武一小宴,每五日一大宴,时间晚了就留其住宿后宫.......”

    “放肆!”赵吉气的脸发红指着白慕秋嚷道:“迎合赵武,朕能忍,宴请讨好赵武,朕也能忍,唯独后宫,朕如何能忍?你这阉货不知好歹,出的什么主意!”

    白慕秋并未在意赵吉的愤怒,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陛下可听过温水煮青蛙的故事?一锅沸水,青蛙丢下必定全力跳出,如果换做一锅温水,那只青蛙反抗就不会那么激烈,当水慢慢加热后,青蛙那时就算想跳出锅,那已经为时已晚,奴婢这条计策看似昏庸,实则是目前陛下处境最可利用的,待到时机成熟,那赵武必定还像往常一样与陛下用膳,到时候再饭食下毒,六七心腹持刀剑而出必定拿下此獠,新仇旧恨都可以再算。”

    赵吉听完后,沉思了下去,挥手招来一名太监带白慕秋下去休息,容他好好考虑。

看过《厂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