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回归


    七朵金莲老祖眼中精光爆射,突然间浑身斗志昂扬。

    绝对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知道,叶红尘这句话的意思。

    举凡垂天之叶所属!?

    所有属下!

    世人只知道,十万年前,垂天之叶最得力的助手,就是七朵金莲,同时也是最大的帮手。

    不错,这是对的。

    但是……垂天之叶麾下,真的就只有七朵金莲么?

    垂天之叶那时候可是要成立一个天庭的超级势力,若是只有七朵金莲这七个属下,会不会太儿戏了一点呢?

    叶红尘十万年归隐,当年的老兄弟们也都是随之消失,这点同样是事实;但是,每个人都不过是在藏锋,是在养精蓄锐,是在等待着,等待叶红尘的再一次召唤!

    等待所谓的破天之时!

    只待叶红尘一声令下,必然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而叶红尘现在的这一道命令,针对的,明显就是五大天帝!

    将现有的所有的规则,全部打破!?

    这个指向在在说明了,十万年前那未能战至最后的征途首战,那将兴却艾的争霸天下铁马金戈,今日,终于得到讯息,再战江湖,策马天下!

    ……

    叶笑一路疾驰,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莫名的温馨笑容。

    君应怜发现,从那里走出来之后,叶笑脸上的笑容,竟然一直保留,全然没有消失过。

    对于这种情况,君应怜是万二分乐见的,君应怜挚爱叶笑,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亦是他人无法比拟的,这点无论是红颜还是好友,都无与争锋,但君应怜却敢断言,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从心里快乐幸福满足而且洋溢到不可遏止的叶笑。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是好事,但君应怜心底仍旧大惑不解,唯一可以确认的,往昔一直困扰着叶笑,叶笑心底始终排遣不掉的某一种负面情绪,已经彻底消失了!

    现在的叶笑,当真是从里到外都是轻松的!

    快乐的!

    满足的!

    只要叶笑能够幸福快乐满足,君应怜就觉得,已经足够。何必要强求知道具体什么原因。

    根本不重要!

    心情一愉悦,脚步也愈发的轻快,后半程修为暴增的叶笑干脆揽了君应怜的纤腰,极速回返,不过两日光景,差不多百万里路程尽在脑后——

    前方已经可见绿树参天!

    生死堂在望!

    疾驰之中的叶笑突然停住了脚步。

    因为,在生死堂前,赫然有一队人马驻扎。

    这哨人马旌旗飘扬,成三星拱卫阵势排列,整支队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角形。

    不管从哪一端,都呈现出最尖锐的凌厉攻击阵型。

    “是东天皇室兵马?”叶笑不禁一阵惊讶。

    东天皇室兵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而且明显不是来攻打的生死堂树堡,看这架势,仿佛还是……来守卫的?

    三星拱卫,拱卫哪里?拱卫君主阁生死堂树堡?!

    叶笑真心的晕了。

    虽然自己也那啥很了不起……但是,怎么也还没有到可以动用东天大帝的人马来保驾护航的地步吧?

    这些人不去守卫白公子,怎么反而到了自己这边来?

    这也不合乎逻辑啊!

    还有,看这支队伍的着装打扮,这配置,这兵器,这甲胄,这精锐的程度……这,分明就是东天大帝陛下的皇家禁卫军吗?

    我的个乖乖!

    别看叶笑现在直升不灭境八重天,实力暴强的没话说,已经比很多老牌子强者还要更强,但那也得分根本更谁比,比如就眼前这支皇家禁卫军吧,如果抛开某些个小动作,比如偷袭啊,比如攻其不备啊,比如……反正就是一些盘外招啊,收拾叶笑这个初登不灭境八重的新晋巅峰强者还真是不困难的!

    皇家禁卫军的司职就是守护皇城、皇宫,若是没有顶尖的超强战力还行,也许个体实力并非高得离谱,但轮到联手作战,实力却可以几何级数叠加的计算,端的了得!

    不过叶笑随即就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很可能的可能,不由眼前一亮,喃喃道:“难道……是小丫头来了?”

    身边的君应怜闻言登时一阵醋意泛起,酸溜溜的道:“哪个小丫头来了呀?难道除了玄冰那丫头之外,你还有别的小丫头!”

    叶笑脸上露出来温馨的微笑:“呵,是苏夜月。”

    “哦,原来是她。”君应怜随即便露出了了然之色。

    叶笑一言及是苏夜月,君应怜登时就没有什么感觉,连刚刚翻起来的一些些抵触心理也瞬时无存。正是这小丫头的天真无邪,打破了叶笑的冰封的情门。才得以让叶笑解开心结,敞开怀抱,更别说当日小丫头为叶笑所做的一切。

    说起来,君应怜对苏夜月甚至有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

    “不过这个小丫头怎搞出这副阵仗,看起来好似是将这君主阁生死堂给保护起来了啊……”叶笑挠挠头看着生死堂门前的三角阵。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叶笑心中嘀咕。

    叶笑的猜测一点错都没有。

    苏夜月来到这里,报出身份,玄冰亲自迎接,幸亏玄冰在此,知道苏夜月是谁,否则这事还不好弄了,玄冰可是很知道苏夜月是谁的,虽然两人缘悭一面,但却从宋绝口中听满了,甚至说……甚至玄冰认可的主母地位,连君应怜都要往后排,苏夜月才是当家主母!

    嗯……这主要是来自宋绝的灌输排行,宋绝于玄冰而言,乃是除叶笑之外最亲近的亲人,她从心眼里感谢宋绝对她诸多关照,尤其是那份父亲对女儿一般的亲情,当然,这也导致了,宋绝对她灌输的许多话,令其奉为金科玉律,比如她是叶笑的小妾,要对叶笑很好很好的,还有,叶笑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叶家的正牌当家主母,苏夜月丫头,也要对其万二分的尊重,这是叶家和/谐的要旨,一定要遵守云云……

    所以,玄冰尽管只是初会苏夜月,两人还是一见如故,玄冰将尚未正名的当家主母苏夜月,迎接入生死堂树堡之中.

    但,一干东天禁卫军却是不能一道进去的,树堡只招呼自己人,苏夜月是自己人,但东天禁卫军……不是,苏夜月对此倒是表示理解,东天禁卫军很大程度上就相当于东皇禁卫军,对保护自己会尽全力,乃至不予余力,但对于叶笑的君主阁生死堂却未必无害,当下一声命令,令其就在外面安营扎寨……

    然后就发生了一件很凑巧的事情,归真阁方面的人手适时前来,大晚上看到外面黑压压的一片营寨,二话不说就是放起了火,更随即开始发动进攻。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