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垂天之叶
    这种感觉对于叶笑来说真心不算多稀罕的感觉,大抵上位者,或者实力超强者,都会用这种目光注视目标人物,至少叶笑对于这种错觉经历过太多次,早已习以为常了!

    叶笑抬头,以同样平静的目光,对上彼端遥遥而来那两道目光。

    在这一刻,七朵金莲人人都生一种很另类的特异感觉。

    这两个正自遥遥相对的人,竟拥有着同样的目光。

    冷静,平静,睿智,沉着,凌厉!

    一上一下,一彼一此。

    一模一样,全无差别。

    若是单只是看目光,竟完全分辨不出,哪一个是来自高高在上的他,哪一个是源自刚刚进来的他。

    可是,这怎么可能?

    两个根本全无渊源,无论身份地位来历素养修为,没有任何一点的雷同的两个人,怎么会有如此相识,不,应该说是完全一样的目光?!

    位于山巅之上的叶红尘整个人似乎是动了一动。

    叶笑骇然惊觉,上一刻还在遥远彼端的叶红尘,此际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与自己面对面,彼此相距不过三尺。

    叶红尘那双阅遍红尘的眸子,开始近距离打量叶笑。

    叶笑则报以淡漠的回望。

    不知道为何,叶笑对于自己的身世一直心存怨念,每每想起来心底更是总有些黯然情绪。但此刻面临叶红尘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是心如止水,波澜不兴。

    没有怒,没有怨,没有悲,但也绝对没有喜。

    叶笑望向叶红尘的目光,真正的没有任何情绪,直如观视一个没有任何牵连的陌生人!

    “跟我来。”两人如此对视一会,叶红尘率先转身而行。

    叶笑默然跟上。

    君应怜自觉地留在了原地,遥看着叶笑渐渐远去的背影,隐隐然感觉,叶笑的背影似乎是充满了某一种萧瑟,竟然忍不住心中一痛……原来,今日之事竟牵连了他最痛心之事?!

    君应怜才是更叶笑相伴最久之人,无论前世的叶笑如何不解风情也好,但君应怜却是最懂两世笑君主心底最软弱的那块心事,此际,竟是叶笑泛起最不愿提及的痛心事才流露出来的情绪,纵使表现得如何云淡风轻也好,心底仍旧是痛的,别人或者不知,或者会被叶笑瞒过,但君应怜却是知道的!

    “你修为进境之速,堪称古今独步!”叶红尘一边前行,一边清缓的说道。

    “先生谬赞,愧不敢当。”叶笑淡然的说道。

    “你之心境也平复得很快,这点更加的不容易。”叶红尘道。

    “先生只怕误会了,吾心从未波动,却又何来平复。”叶笑道。

    叶红尘无声的笑了。

    在他前行的方向,沿途所经的绿草红花,自主自发地分开一条花楹小径,却又在两人走过之后,重新闭合。

    “从完全的从零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突破了不灭境四重天,这样的进境,便是老夫也要自愧不如。”叶红尘眼眸微微闭了闭:“堪称为我叶氏一族,数十万年所仅有的天才!”

    叶笑口气冷漠的说道:“先生出言讥讽,可是还在意叶笑之前盗名欺世,以垂天之叶名头招摇之事么?我只有一言,叶氏一族未必就只得垂天之叶。”

    叶红尘看了叶笑一言,半晌未发一语,似是不予置评。

    良久之后,他这才轻声说道:“叶家,在我之前,就已经存在。我不是叶家的始祖,而是一个将叶家发扬光大旳人。垂天之叶是叶家所传,你叶笑也是叶家所传。”

    叶笑同样不置一词,只是漠然地听着。

    “你可知道,当年我与琉璃天帝的那一战,并没有当真落败。”叶红尘道:“事实上,根本是我占了上风。但我仍旧选择认输,并依约退隐红尘十万年,你可知为何?”

    叶笑道:“天外天一直流传,那一战你是因为种种原因而落败,败得可惜,却又败得该然;但我通过收集到的许多情报资料信息,却得出事实未必就是如此的结论。你没有输,这一点,我很早就猜到了。是以纵使你占据了上风,我也不觉意外。”

    叶红尘淡然道:“哦?可否说说你的理由。”

    “其一,自然是琉璃天帝战后的反应,他态度鲜明地渴望与你再战,这已经是流露出他并没有占到上风的表现。唯有对上棋逢对手的敌手,唯有落到了下风,才会渴望此战在续,以便赢回自己的面子。”叶笑道:“这是从大人物、强者的本能反应中看得出来的论断,所以你与琉璃天帝的那一战,至少是打了个平手。”

    叶红尘点点头,并不说话。

    “其次,当年你的存在,明显已经威胁到了五大天帝的地位;若是你真的落败,本身实力不足以对抗一方天帝,为求稳妥,无论琉璃天帝会不会私下里对你下手,其他的四大天帝也绝不会允许你活着退出;毕竟如他们同一级数的强者,少一个总比多一个来得更好。”

    叶红尘再次点点头。

    “综合以上两点,你当初能够带着叶氏家族安然退出、隐蔽红尘的原因只得一个,当年那一战,你输则输矣,却非是当真不敌落败,甚至,还占据了相当的优势。”叶笑道:“他们若要动你,单打独斗全无胜算可言,纵使是联袂出击,最少也要有一个人要为你陪葬,然而,谁又甘心做那一个陪葬者呢!?”

    “综上所诉,这才是你、还有整个叶家能够安然退出十万年的根本原因之所在……更有甚者,七朵金莲能够雄踞纷乱城十万年,始终屹立不摇,五方天帝实力从无人敢进驻纷乱城,未必与这份远因无关!”

    叶笑道:“但是,你既然自言自己占据上风,当时却又为何当场认败,这点我不懂,更加想不通,以你实力,此世又岂有什么人能够威胁到你!要知道,相比较起隐蔽红尘十万年,积蓄实力,哪里比得上成就第六位天帝来得利益更大,你的选择不但拖沓,且费时费力,这已经不是弊大于利,而是……全无可取!”

    叶红尘眼中流露出来一抹转瞬即逝的宽慰,沉声道:“其实在那一战之前,我当真就没想过我最终会退出。”

    …………

    <明天要启程去上海参加福布斯颁奖仪式,可怜我感冒六天,一个字存稿都木有……真心的悲催了。我只能尽量保证,不断更。

    我绝对不和他们去打牌,绝对不和他们去鬼混……绝对要一心一意扑在码字事业上,请大家相信我……>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