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六十九章 南疆变,京城乱


    最主要的是,从此之后,宋管家还可以自行练功恢复修为,以本身修为对抗金脉掌的焚经热力。

    保守估计,在三年之内,金脉掌的破坏力,决计不至发作。

    “三年之后……”叶笑看着自己手心一团紫金色的痕迹慢慢淡去,露出一丝冷笑:“……那时我欲治疗金脉掌掌力,已经是不费吹灰之力!”

    治疗了忠心耿耿的宋管家,非但没有暴露身份,反而修为大进。

    这貌似算是助人助己,好人有好报?!

    浑身轻松,叶笑香甜睡去,当然是回他自己的房间。

    ……

    第二日一早!

    管家悠悠醒来。

    “嗯,不知道多久没有睡得这般舒服!咦……我没死?我怎么没死呢?”管家奇怪之极,急忙检查自己身上,却完全没有发现任何伤痕。

    随即一骨碌翻身坐起,但却在翻身翻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突然顿住,姿势可谓别扭到了极点!

    然而眼中却露出来完全不可置信的震惊神色。

    因为……这么多年一直充斥在自己经脉之中,折磨了自己足足十六年的那种混账热力,居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啪!”管家二话不说,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肯定是在做梦,算了好梦由来容易醒,不管自己是不是死了,总做梦也不是那么回事啊,还是醒醒吧!

    这一记耳光可是货真价实,毫无花假,更加挨得瓷实之际,直接将自己抽的眼冒金星,险些连大牙也抽了下来。

    “疼死我了……竟然不是在做梦?”管家捂着自己的腮帮子,感受这一耳光打出来的嗡嗡作响,懊悔之极:“刚才怎么这么用力,嗯,刚才得劲力……”

    试着一提丹田元气,“轰”的一声,只感觉丹田之中的灵力突然潮水怒涛一般狂冲而出,狂涌而起!

    这一刻,浑身的骨骼突然间咔咔咔作响!

    原本已经荒废了十六年的经脉,突然间再度充满了活力,整齐的扩张而开,让久违的元力在身体里面横冲直撞,凛冽的气机狂冲而出,满头头发突然根根直竖!

    “噗!”

    管家一张口,这会却是吐出来一口货真价实的浓痰。

    伸出手,看着自己的对手,这双手,此景竟又充满了力量……

    “奇迹!真是奇迹啊!”管家双手哆嗦着。

    浑身也在哆嗦。

    突然间眼泪都流了出来:“我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无望,只能呆在大哥这里,当个管家一直活到死……怎地突然就恢复了……那该死的金脉掌劲力也全都消失了!”

    “我宋绝,竟也有今日!”

    “虽然现在的修为比起十六年前,早已不能同日而语,能够运用的只有不到十分之一……但,我现在,仍能发挥出地元境九品的实力……在这片寒阳大陆,也算是够用了。更何况,随着修炼,原本的修为,还能一点点回来。”

    “我宋绝,未必就没有报仇的那一日?”

    管家宋绝热泪盈眶。

    良久良久,才平息了心情波动:“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上的那人是谁?”

    昨天晚上,宋绝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来人什么样子,貌似连一点点轮廓都没有看到,就被制住。

    心中自然是充满了绝望与屈辱。

    但此刻,心中却唯有感激,无尽的感激。

    “定然是昨晚上的那位神秘人,帮我治疗了金脉掌伤患……”宋绝满心感激:“此人可说是我的救命恩人……只是,他为何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救我?他怎么知道我中了金脉掌?还有就是,他为什么能解救号称天下无人能救的金脉掌掌力,我与他虽然只是一刹那的感觉,但那人明明只有地元三四品实力,怎么能有如此手段……”

    这许多的为什么充盈在宋绝的心头。

    成为他心中难以解开的疙瘩。

    但不管如何,死到临头却又绝处逢生的喜悦瞬间便压过了一切遐思。

    “只要我活着,总有报恩的那一天。”

    “那位神秘的恩人,既然在此现身,便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了,定然有所目的……我只需要耐心等待,他一定会再出现。若是有什么事情让我为他去做,我做就是了。”

    “只是,若他是让我做什么对不住大哥的事情,我当场横刀自刎,将这条命还给他便是。”宋绝这么一想,心中便即释然。

    “哼,如今我已恢复了部分修为,坐镇叶府,倒要看看,还有什么不开眼的,前来捣乱!”

    宋绝鼻中哼了一声。充满了傲然!

    这一整天,所有叶府的侍卫们人人都看到了平常一直是阴沉着脸的管家大人笑嘻嘻的,心情格外之好。

    真不知道管家大人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甚至还对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人拍拍肩膀,哈哈笑谈两句。

    这让这些曾经万马千军厮杀,百战馀生的老军人,也都有些受宠若惊起来。

    有几个人心中嘀咕:“这个杀神……是不是突然神经了?睡了一觉魔怔了吧!咋这么不正常呢……要不就是中邪了?看来要找个机会泼他一身黑狗血……妈的,笑得老子浑身起疙瘩,脊梁骨直冒凉气,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毛骨悚然吧。”

    叶笑起床之后,简单地洗了把脸,就开始冲上瞭望塔享受紫气东来的力量。

    一天之中,对练习紫气东来神功来说,最好的时间,就是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的那一刻。

    那一刻,天地之间的纯阳紫气,乃是最为浓厚、亦是最为精纯的时候!

    叶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他出门的时候,管家已经在门口等着。笑嘻嘻的……满脸的容光焕发。

    叶笑自然知道他为什么高兴,为什么能够这般的容光焕发,也知道现在若是被他抓住了,今天的早晨就算是废了……

    “额……我我我……我那啥咚咚咚嘿哈……”叶笑口中胡言乱语,一阵风一般从张口欲言的管家身边一掠而过,冲上了瞭望塔。

    “这句话是啥意思?”管家摸着头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

    等到叶笑从瞭望塔下来,管家才冲了过来:“公子,有变故出现,南疆那边出事了。”

    “南疆?”叶笑不禁怔住。以为管家乃是来禀报修为恢复的喜讯,怎么突然蹦出来一个南疆?还有就是,自家老爷子是镇北将军,南疆跟老叶家扯得上关系么?

    “南疆已经打起来了。战报今晨到了京都,此战开始于五天前……”管家眉头紧皱:“这一次,南蛮与金阳帝国联手……兰大将军,恐怕是有些危险。”

    “兰大将军?兰浪浪的父亲?”叶笑皱眉。

    原来如此,是兰大少爷的父亲那边发生了战事,倒也算是和自己有关的说。

    “是的,这次战事突然爆发……兰将军措手不及,几乎是三面受敌,现在处境可谓堪忧。”管家皱着眉头:“就看陛下这一次会怎么抉择了……”

    “北疆方面呢?”叶笑问道。

    “北疆有大将军在,稳如大山!”管家自豪加骄傲地仰起头。

    “咳咳……”

    叶笑叹了口气。

    这种近乎盲目的十足信心,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就算南疆出事了,我们貌似也帮不上忙啊……”叶笑奇怪的说道:“难道还会抽调我上战场?这不可能吧?”

    管家苦笑不得。

    就算是皇帝陛下抽出一万只耗子组成兵团前去救援,相信也绝对不会想到你这纨绔!

    “不是因为此事。”管家嘴角抽了抽,道:“委实是现在的局势,朝中除去中枢大军之外,也就只有一支人马可以调动……但这支人马若是调动出发之后,我们的处境会立即变得很危险。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提醒公子。”

    “哦?是那方的人马?跟咱们关系这般密切?”叶笑问道。

    “就是华阳王殿下!”管家沉声说道:“这一战已经影响到了国家存亡,而兰大将军现在独木难支,能够解救此危局的,就只有辰皇帝**方第一人,辰皇军神,华阳王爷!”

    “叶大将军常年在北疆,军方所有将领家眷都在京城,包括我们还有兰府上下。这些人都是由华阳王爷在照看着……若是华阳王爷当真出征,那么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若是有人将眼前表面的平衡打破,那么,军方家眷将处在绝对的弱势……”

    叶笑心中一动。华阳王,苏夜月的父亲,自己未来的老丈人;传闻中乃是一个粗豪大汉,没想到,所有军方的家眷,都在承受他的恩泽!

    若是如此说来,这位华阳王,帝**神,倒真不愧是一条好汉子。叶笑心中涌起一股敬意。

    “所以,这段时间里,你最好就不要出门了,免得你又惹事。”管家绕了半天圈子,终于说出来真实目的。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叶笑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宋叔你放心,我近来已大彻大悟,绝对老老实实的,绝对不惹事!”

    宋绝嘴角又是抽了一下。

    听到这句话,突然间感觉很是蛋疼。

    这小混蛋还真敢说,什么大彻大悟,什么叫老老实实……上次你赌咒发誓说绝不惹事,结果一出去就把太子爷的大舅子宰了……

    如今,你又来了一遍这样的保证,还加了个什么大彻大悟,你糊弄你自己去吧……

    我若是相信了你……我这么多年的岁数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

    <这几天一直在爆发,虽然不开单章,但大家也给几张月票吧,嘎嘎,来,用我英俊潇洒的嘴唇,不管男女都吧唧吧唧……>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