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三十二章 土山,竹林,侍女


    日月隐踪!

    这是一套专门用来隐形匿迹追踪或者反追踪的身法,乃是叶笑当初杀死了一个在青云天域横行的独脚大盗。当初那家伙也就是道元境初期,但叶笑以道元巅峰层次的实力居然追踪了他足足一个月!

    若不是那家伙最后实在没力气了,叶笑恐怕还追他不上。

    从他身上搜到这部日月隐踪身法之后,叶笑发现这门身法简直是最大的法宝!

    这部身法的最大特性乃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够快速隐踪,快速的脱离!

    如此神异的功效无疑是立身保命行走江湖的绝妙法门,而如此神妙的法门居然还不怎么浪费元气,当真是犀利到没天理!

    笑君主获此身法,当初可是痛下了一番苦功修炼;但事实上,直到今时今日,才是第一次用到这种身法。

    笑君主傲视群伦的实力岂是虚言,往昔始终没人能逼得叶笑动用这部身法滴!

    一路急疾追踪下去,那黑影似乎是谨慎的很,又或者是察觉了什么异样,一路上不断回头转换方向,前前后后改变了不下十几种的身法。

    到了最后天都快亮了,竟然停住脚步,站在那边四面环顾了一刻钟,才终于认准了一个方向,闪电般离去。

    叶笑心下不禁有些凛然。

    这个黑衣人的修为,应该就是在地元境五六品的样子;虽然叶笑也是因为修为不高,发挥不出日月隐踪身法的真正神妙之处,但,此人所拥有的这份灵觉却实在是可怕!

    叶笑一路跟随,始终处在百丈之外。原本他的追踪在大约四十丈左右的距离,但,现在修为实力仍是太低,仍是引起了对方的警觉,这才被带着绕这么多圈子。

    一直彼此之间的距离放宽到了百丈之远,才终于让对方打消了疑虑。

    叶笑了解了对方的敏锐灵觉,哪里还敢贸然靠近。

    对方行进的前方出现一座土山,那黑衣人一掠上了山顶,叶笑才刚要跟上去,却又急疾缩了回去,身上竟自冒出来一层冷汗。

    原来那个黑衣人站在山顶竟然又再次回身,四周仔细地查看了一遍。

    这才在山顶拉出来七八个残影,向着四面八方猛然扩散,弹指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家伙的谨慎小心,简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叶笑心中暗暗的骂了一句。这才悄然从树后飘出来,一路沿着草丛小心翼翼的飘上去。

    对方的老巢应该就是在这里了。

    浑水摸鱼的人究竟是谁,属于哪一方,应该就是在这土山之后,纵然不能一目了然,至少也能够看出一定的端倪。

    叶笑很有把握,从黑衣人的谨慎上就能判断出来。

    只是,眼前的这个地方,绝对是一个龙潭虎穴!

    最让叶笑无语的,乃是……这里虽然看着平常,就只是一座土山,但在山顶却是什么植物都没有!

    任何人只要爬上去,就绝对不能隐匿身形!

    叶笑小心翼翼的上去,只露出半个脑袋,抬眼一看,立即缩回了头。

    这下面,乃是一片竹林,一片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竹林。

    土山之上有竹林这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这里可是地处京城之内,这么一片竹林存在这里,必然是官方允许的。官方既然允许,那么,一个可能是此地归属于官方的,比如皇家别院之类;还有一个可能则是……这个地方,乃是官方也惹不起的一个存在。

    叶笑伸头只看到一片竹海,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只是一眼,但叶笑自信自己不会看错\/

    “尽都是竹林,里面并没有大面积的别院。”

    “可是这片竹林,实在有些古怪。”叶笑心中想着。

    这个世界上居然存在自己一眼看不透的东西……

    心念电转之间,叶笑仔细地回忆着自己刚才看的这一眼,终于有两个字,从脑海中冒了出来。

    “阵法!”

    然后一阵危险的感觉,油然涌上心头。

    下一刻,叶笑立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就在他前脚刚刚离开的时候,四面八方几十个人已经蹑手蹑脚的向着这边包抄而来,目标很明显:就是叶笑刚刚呆过的山头。

    这几十个人,每一个的修为都与刚才那几个黑衣人差不多,甚至……有一些更强。

    这些人中任何一个人的修为都要比现在的叶笑强,强出很多。

    若是叶笑晚走一步,落入这个包围圈之中,那么,就算是一千条命,也休想能留下一条!

    但叶笑心中终究是已经有数了。

    所有的栽赃嫁祸,推波助澜,所有的祸水东流所有的……都来自于这里。

    这座土山。

    这座竹林。

    就在叶笑扑上山头之前的短暂片刻。

    竹林中。

    白衣青年仍旧端坐在轮椅上,被婉儿推着漫步,一派悠闲。

    一个接一个的黑衣人穿林而入,却没有一个人妄动作声,只是静悄悄地侍立一旁。

    “黑衣还没回来么?”白衣青年半闭着眼睛。

    “是。不过,以老大的身手,在这等地方做事,绝对不会有意外发生。”另外一个黑衣人恭谨的回答。

    “举凡事实,何来绝对,皆有万一。”白衣青年微微的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谨慎一些才好。”

    话音未落。

    另一名一身黑衣蒙面的黑衣已经悄然而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到白衣青年两眼突然一张,看着左侧方向,冷峻异常地说道:“有人追踪!抓来!”

    那个刚刚落地的黑衣人,顿时一脸猪肝色。

    其他人也尽都以古怪至极的眼神看过来。

    那黑衣人险些无地自容,自己居然将敌人引到了这里?

    甚至若是公子不道破,自己竟仍懵然不知?!

    羞惭无地!

    一声令下,几十人即时飞了出去。

    “没有人啊?”看到空荡荡,绝无人迹的山头,众人都是一阵惊讶。

    公子爷从未说错过,既然说这里有人,那就一定是有人。

    但这一次……人呢?

    人影一闪,香风缭绕,一条窈窕的身影亦出现在山顶,来人正是婉儿。

    她轻轻地抽了抽鼻子,随即便向一边遥遥看了一眼,这一眼,居然正是叶笑离去的方向。

    下一刻,婉儿不禁皱起了眉头,轻声道:“此人却是高手!”

    “二姑娘此言何意?”黑衣看到没人,本来心中放松了些,尤存一份侥幸,但一听这句话,又有些紧张起来。

    “此人先前却是就在此地隐伏,伺机动作。”婉儿看着脚下的土山头方寸之地,这里,有一片细细的草丛。青翠欲滴,但却是明显营养不良,都很瘦弱的款。

    循着婉儿目光看去,其中有两三根嫩绿的草叶,果然出现了稍稍有折断的迹象,虽然并不明显,却断然瞒不过有心人。

    “这里一片草丛,全都是嫩绿的青草。但却只有这三根草叶折断;说明此人的轻身术,与谨慎心,已经到了极处,甚至这三根青草出现折断的现象,应该是警觉我方有所察觉,急切离开而造成的遗漏,此人的匿迹潜踪手段,几可称之完美。”

    “而这个潜伏位置无疑是最好的位置,也是三面环山之中,唯一一个能够看到下面,而不会被人当场揭破的所在……这也说明这人心思细腻,经验老道。”

    “自黑衣下去,到公子发现,其间一共就只有那么一点点时间,那人纵然窥伺得手,但至多也就来得及看一眼而已。”

    “而我们接着上来,此地已经没人了。”

    “说明此人的灵觉灵敏,感觉到了危险,所以看了一眼之后,就立即动身离开。”

    “此人当机立断,绝不拖泥带水;这等决断,当真难得。因为绝大多数的人,会想要再看一眼,一眼,绝对看不出我们的布置,甚至,方位辨别都难。但此人接着就走了……”

    “此人遇事,肯定有毒蛇噬手,壮士断腕的魄力!”

    “还有,此人身上没有任何异味,唯有一种近乎自然的气味顺着山坡散去,想来此人应该是经历过伐毛洗髓过的过程,否则不该有这样的气味。”

    “那三根断掉的草叶的方位,并不在一起,以轮廓形状判断,应该是一个在膝盖,一个在两肘,另外一只膝盖还在蜷着,随时准备转身离去的预备状况之中,要不然,断掉的应该是四根才对。”

    “根据方位分布,此人的身形应该是不是很高……但,身材却很魁梧。当然,此人若是实现运功改变过身形就没法说了……”

    若是叶笑在这里,估计会出一身冷汗。

    想不到只是凭着几根断掉的草叶,就被人推算出这么多线索。

    这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很难很难。

    而这个婉儿,貌似只是那白衣青年身边的一个侍女!

    一个侍女已经如此,那么主人又该如何?

    …………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