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十五章 敲诈勒索


    “你这是在质疑我么?我怎么知道他怎么向我下毒的,至于他下的什么毒,你该问你儿子的,问我问得着么?本少爷就知道本少爷乃是千杯不醉的酒量,那天两三杯就倒了。”叶笑怒道:“回去后居然睡了整整一夜,这不是被下毒又是什么!?”

    “呃……”王大年兀自不敢相信,道:“既然您说您是被下了毒、中了毒,那实在不该这么简单就没事了吧,既然没事,那就是没下毒、没中毒才对吧,您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小年本见父亲回来,还以为救星来了,却见父亲举止失常,辩解之词软弱无力,全无平素的气势,不禁大失所望。

    他却哪里知道此刻王大年心中的莫名震撼。

    王大年嘴上辩解,心中却自嘀咕:到底是谁给他解了毒?是谁给他解了毒?那不是无药可解的剧毒啊?怎么能被解掉?又有谁能解得了如此奇毒,这件事真是奇怪至极……

    “反正我就是中毒了!我几杯酒醉,乃是物证,兰浪浪同在现场,乃是人证,此际人证物证齐备,容得你抵赖么?”叶笑蛮不讲理:“本少爷被人下毒,怎么也要有个说法!要不然,咱们就找人来鉴定一下,等下本少爷就找一名御医来仔细查查看,看你还怎么打马虎眼,哼……”

    “这个大可不必。”王大年心中顿时吓了一跳,心道,虽然不知道这混蛋的毒是谁解的,但,那种无药可救的毒,未必就会没有残留,万一真被检测出来,那才是真的完蛋了……叶南天非得把我家血洗了不可。

    这个纨绔现在找上门来,不过只是打打秋风,那么我破财免灾打发他走也就是了。

    “哈哈哈……”王大年主意打定一声朗笑:“原来如此,叶公子乃是酒多了……”

    “谁说我酒多了?”叶笑大怒:“我那分明就是中毒了!”

    “好好好……就算是中毒了。”王大年似笑非笑:“那,不知叶公子想要个什么说法?”

    叶笑闻言一怔,转头问兰浪浪:“什么说法?”

    兰浪浪也是一怔,他也一时无语,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眨着眼一阵懵,咽了口唾沫,暗中踢了左无忌一脚。

    左无忌眼珠乱转,真想要勒索点什么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叶笑突兀的一皱眉,貌似一脸我想起来的样子,低声道:“那啥……六百年的什么来着……”

    “血参!”左无忌顿时想起之前提到的稀罕物,神气活现的大叫一声:“除非你们家将那血参赔偿给叶笑,否则这事儿没完!”

    “对!没完!叶少被下毒之后,元气大伤,没有大补之物,难以复原!”兰浪浪闻言醒觉,同样精气神十足大叫一声。

    “你们欺人太甚!”王小年一张小脸气得通红,一蹦多高的跳脚大骂:“就你们这三个混蛋,居然也想要讹诈我们家的血参!想疯了你的头!想错了你们仨的心!小心大爷我一个一个的……”

    话没说完就被他爹捂住了嘴巴。

    “就把我们三个人怎样?”叶笑冷笑:“下毒害人不成,被捉个正着,不但不认罚,难道还想将我们三个人一并宰了以掩饰罪行么!?王小年,你当真好大的胆子,居然想要谋害我们三个!你想要造反吗?”

    兰浪浪和左无忌顿时一起起哄:“王小年,你想造反不成么!我们就是人证!”

    王小年呼哧呼哧喘气:“你……你们……”气得话也说不利索了。

    “血参就血参!”王大年当机立断,道:“既然三位公子说到,那血参给你们也无妨,不过,三位公子却要给个承诺……”

    他一脸的悲愤委屈,颤声道:“我王大年位卑官小,不敢与三位公子强辩……但,从今以后,却莫要再拿着什么中毒的事情来为难我……这一次我忍了也就罢了吗,破灾免灾,但,以后……须知泥人也有土性,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爹!”王小年震惊万分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当真是打死也想不到,一向强势的父亲,这一次为何会对这三个纨绔服软。

    “闭嘴!”王大年喝了一声。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兔子……哈哈哈……”兰浪浪抚着瘌痢头一阵嘎嘎大笑,对面,王大年父子满脸通红,目光如欲吃人。

    “当然。”叶笑急忙将兰浪浪一脚踹到一边,哼哼道:“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做人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我们也不是那等没品的人……”

    说到这里,面前众人同时心中干呕一声,包括兰浪浪和左无忌这两个帮凶,也是嘴歪眼斜,一副我好想吐的腻歪感觉。

    无中生有、强词夺理的事你都能勒索到一株六百年的血参出来……你还不是没品的人……真不知道什么才能叫做没品了……

    “……这个你放心,若不是你儿子到处吹嘘,说什么血参能够提升修为、一步登天来打我们……恩,最主要的是,居然给我下毒,让我睡觉……像我这么高风亮节、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的高尚之人怎么会来找他的麻烦?这等小虾米,我平常都不看一眼的,我们仨,就没人中意兔子……”叶笑高谈阔论,姿态甚高……

    “原来如此。”王大年闻言心中不禁更加放宽了一层,转头喝道:“孽障!这就是你炫耀的后果!你这个败家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为父省省心……”

    “……”王小年张了张嘴,憋屈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一口血已经冲到了喉头,几乎就要逆喉而出。

    “还不赶快将血参拿出来,给了叶少爷。”王大年叹了口气,目光中有浓重的心痛不舍。却还是转头吩咐。

    “爹!”王小年悲愤万状地打叫一声,但看到王大年铁青的脸色,终于还是耷拉着头往房间里走去,整个人,似乎全然没有了精气神。

    “叶公子!”王大年深深吸了一口气:“此事,就此作罢?”

    叶笑嘿嘿一笑:“作罢作罢,我大人大量,不跟你犬子一般计较!”

    王大年松口气,道:“叶公子,人无信不立,你可要遵守承诺……下官可是经不起你们的折腾。”

    “哈哈,当然,承诺是要遵守的,咱是什么人,信誉刚刚的。”叶笑打着哈哈,心道:跟你们遵守承诺?呸……

    看着那边兀自磨磨蹭蹭、期待奇迹出现,抱着盒子走出门的王小年,叶笑大声道:“快些,将我的血参拿过来!别磨蹭,你再磨蹭,那也是我的了!”

    既然已经定局,那就不妨再为这两父子添点堵,就当是利息了。

    “爹,我真没有对他下毒啊……”王小年目光如火,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父亲能够收回成命。这株血参可是关乎到自己一生的成就啊!

    王小年到现在仍旧全部明了,自己父亲为何就会真的服软,委曲求全地交出这一株珍贵的血参,但,却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

    王大年心中一声长叹;这个傻儿子。若不是爹爹有所顾忌,岂能让他们这般无中生有勒索了血参去?

    “赶紧交给叶公子吧,咱们这次认命了。”王大年挥挥手,心灰意冷的说道。现在反而连半句狠话都不敢说;因为,那毒……自己知道,纵然是解掉了,但一年半载之内,体内残毒也去不清的;叶笑既然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活着,那就证明在他身边,有一位解毒圣手存在。或者叶笑本人还是稀里糊涂的,但,那个解毒的人却一定知道内情。

    若是自己再不知好歹,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乃至王家满门。

    就让这纨绔自己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吧……

    能够破财消灾,了解此事,未必不是好事!

    叶笑上前一步,一把抢过血参,哈哈一笑:“我们走!”

    意气风发,就要出门。

    “叶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王小年锥心泣血的在身后叫。

    “哈哈哈……我们来日方长,慢慢玩!我不怕兔子的,就算是咬人的兔子,我也不怕!”叶笑的声音已经从门外传来。人已经去得远了。

    “爹,叶笑他分明就没中毒!他们仨来咱家摆明就是讹诈!就是盯上了我的血参!”王小年悲愤的问自己父亲:“您为什么……?”

    “闭嘴!”王大年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目光阴狠,重重的喘了口气,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只是道:“你给我呆在家里面不要乱跑,我出去一趟。”

    转身匆匆而去。

    另一边,叶笑一手捧着血参,一边大手一挥:“走,去我家喝酒去!”

    左无忌和兰浪浪佩服得五体投地:“叶少,你咋地就真的将血参要了过来?我们俩真没想到王大年今天怎么这么怂……”

    叶笑嘴角抽了抽,心道,这可不是王大年怂,而是……叶笑公子的一条命换来的,只不过便宜了我这个叶笑而已……

    …………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