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十章 极品神丹?


    这个蛋……难道是什么神兽的蛋?若是将之孵化了……啧啧啧……

    刹那间,叶笑眼中全是无限的憧憬。

    太幸福了!

    哇哈哈哈……其实想一想就能知道,在这样高级的空间之内岂能有一般货色?

    不是超级神兽,都不好意思将蛋放这里吧?

    再看这个台子……恩,分明是所有的空间灵气,都在往这里集中;来供养这个蛋。然后剩余的,才化作了灵气反向输出……

    “原来我修炼所用的紫气,居然只是这颗蛋不稀罕的残次品……”叶笑不禁一阵无语。

    “就是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将这颗蛋孵化……”叶笑一阵遐想之余,又自仔细检查紫色台子周遭,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惊喜。

    今天或者是叶笑的幸运日也说不定,惊喜竟是陆续有来——

    台子下面,另有一个精致小巧紫色的托盘。在盘子里面,有十来颗滴溜溜圆滚滚的丹药,黄豆一般大小,竟然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

    “原来是培元丹。”叶笑见多识广,眼力过人,如何不认识这东西。

    但这培元丹,也实在算不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只是,这培元丹的品级可是够高,应该是最高级的水准,丹成之刻,非但没有半点药力损失,反而药力内敛,蕴藏灵韵,几已超出丹药的范畴极限!

    反正前世的自己肯定炼不出来这么高级的水准,

    只不过……再如何高级的培元丹始终还是培元丹而已。

    仍旧是最最低级的丹药!

    “难道这就是发给我的福利?”叶笑无语的将十几颗培元丹装进一个玉瓶,长吁短叹的出了空间。

    给我的灵气是供养那颗蛋剩下的残次品,多给些丹药居然还是最最低级的丹药,真心没话说了!

    …………

    “管家,咱家还有多少钱?我能动用多少?”叶笑看着管家。

    “呃……这个;”管家有些为难,道:“咱们府上的钱,自然都是少爷的,只是,将军的俸禄,以及一些缴获,都另有用途,咳,留给少爷花销的,就那些……都在您自己的柜子里。”

    言下之意自然是:将军大人给你的,你可以自由自配。但不给你的那些,你也就甭惦记了。

    叶笑瞪了瞪眼,终于无力叹气。

    他也知道,自己这位老爹可说是一位难得的好上司,绝大部分收入,都用来接济了战斗中伤亡的士兵家属,还有那些残疾的军士……

    这个家,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盈余了……

    这还是多亏了之前的叶笑公子为非作歹存下来的一点金银;也就不到一万两黄金的样子。上次借给左无忌,已经花了五千两。

    剩下那一万两,还是讹诈兰浪浪出的……

    “穷啊!真穷啊!”叶笑一阵纠结。

    “算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让我自己静一会。”叶笑挥挥手。管家退下。

    叶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给自己换了一副样子,作为曾经名震天下的笑君主,运运功改变一下自己的长相,还是轻而易举的,更何况,现在咱可是……地元境高手来着。

    那培元丹虽然在自己眼中算不得什么好东西,但,在这世俗界,大抵也能算得上一定档次的灵药了……为防万一,最好是不要被人发现乃是从自己手中流出去的才是……

    否则只怕会麻烦不断。

    一脸乌黑,国字脸,络腮胡,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壮硕。

    正是叶笑此刻易容之后的样子,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叶笑满意的点头,又戴上了一顶斗笠,形成第二重伪装。

    “灵宝阁拍卖行!”

    叶笑站在辰星城最大的拍卖行门前;到了明天,就是这里举行拍卖;现在已经开始忙忙碌碌,张灯结彩。

    而左无忌需要的东西,就是要从这里来拍……

    “不过这名字……也真是大气。”叶笑看着忙碌的众人,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下,心中喃喃道:“在天域,貌似也有个通天拍卖行……不知道,这里这个是不是那个的分支?”

    不在思索,走进门去。

    “这位壮士,请留贵步。”拍卖行一个山羊胡子迎了上来,陪笑道:“拍卖明天才能开始……”

    那意思很明显,你明天再来吧。

    “我来有事。”叶笑沙哑着声音,淡淡道:“老子焉能不知道明天才是拍卖的正日子?正因为如此,我才来,叫你们管事的出来;问问他,极品的丹药,你们这里收不收?不收的话,我转头就走!”

    “极品的丹药?”这位管事眉梢轻轻挑了挑。

    在寒阳大陆,起码要千人,才有机会出一个药师。而一万个药师之中,才有几率出一个丹师!而丹,更是连高深修行者都可望而不可及的神妙东西!

    更何况是极品丹药?

    但这人……

    “敢问这位先生,你所说的那丹药……可否取出一观?”这位山羊胡子管事立即改变了称呼,从壮士,变成了先生。

    叶笑哼了一声,并不废话,手中玉瓶一晃,一道缝隙悄然打开。

    瞬时,一股淡淡的奇妙香气氤氲而出。

    这个管事还只是刚刚闻到一点,叶笑已经又将盖子盖了回去;但饶是如此,依然感觉到浑身惬意,满心的舒服。

    “请随我来,小人立即请资深鉴定师傅前来。”只是一闻到那异香,管事就立即做出判断:这极品丹药,多半是真的!

    作为拍卖行的管事,本身就是见多识广,但这种奇妙的香味,今日还是第一次领略到。

    寻常灵药,乃至不够品级的天材地宝,也无此灵异!

    叶笑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品着茶,不慌不忙,一派从容自若。

    对面,那位管事已经急匆匆到来:“先生,本行的关先生来了;关先生乃是我们通天拍卖行第一鉴定师!先生的丹药若是货真价实,绝不会埋没。”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精神矍铄。

    “请问先生高姓大名?”这位花白胡子关先生温和的笑着:“尊号是?”

    叶笑淡淡的笑了笑:“老先生是感觉……这个帝都应该没有炼丹师?或者说……在这里,不应该出现这么高级别的炼丹师吧?”

    关先生呵呵一笑:“老朽可没这么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从来只有想不到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不过,老朽在辰星城这里驻守了二十年,尊驾若此次拿来的真是丹药的话……却是老朽这二十年里,第三次拍卖丹药!不止是本行幸甚!更是老夫幸甚!”

    叶笑闻言心下不禁重重的一震!

    自己只怕还是低估了世俗界的丹药价值!

    虽然,在修炼界丹药很平常,很普通;但是那是天域!

    一颗强身健体固本培元的丹药,在天域不说是垃圾一般的存在也差不多:那么多的极道强者,谁需要这种东西?掉地上都懒得哈腰捡!

    但是在世俗界,一颗这样的丹药,却足足可以称之为:仙丹!

    一颗百病全消!

    一颗身体健康!

    一颗恢复伤势!

    更不要说,自己这次带来的培元丹品质可谓是最上乘的极品丹药!

    “余在此预祝老先生这一次鸿运当头了,可以确定是第三次拍卖丹药了。”叶笑淡淡道:“而且……若是此次价格合适,老先生或许还会有……第四次,第五次这般的幸甚!”

    关先生花白胡子一抖,抬起眼仔细的看了叶笑一眼,看着他黝黑的脸色,头上那进入房中还没摘下来的斗笠,却是郑而重之的道:“老朽关万山,敢问先生如何称呼。”

    叶笑微笑:“在下……风之凌。”

    “风兄有礼了。”关万山颔首微笑,拱手为礼。

    叶笑点点头,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此刻根本想不到,他随口杜撰而出的一个假名字,在此之后却是名震天下,名动宇内……在很久之后,变成了这个世界的一个传说:最伟大、最英俊、最潇洒、最有气质、最豪爽的……‘天下五最之炼丹师’。(咳咳,我自己客串一把龙套……总是要英俊潇洒的……)

    “只是,还是要先见识风兄的灵丹。”关万山正襟危坐,言语虽是客气万分,但话中含义却又是不容推辞。

    叶笑并不意外,从怀中取出玉瓶,随手放在桌上。

    关万山神色却见几分不虞,若当真是极品灵丹,怎会用这样的劣质瓶子承载?顿时心下就有了几分怀疑,但,下一刻,将瓶子拿过去,随手打开瓶口的时候,里面猛然喷涌而出的一股灵气,却让关万山瞬时脸色大变!

    他双手颤抖着,却又极为慎重地将瓶盖塞了进去,仿佛怕那香气更多流逝一点一滴、一分一毫!

    关万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力遏制住狂乱的心跳。只是这馥郁的香气一出来,感受到那种浓郁的几乎无法化开的生灵之气,关万山就已经知道——

    自己刚才很怀疑、很是不屑的眼前这个人拿出来的物事的想法……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竟然是自己这一生,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第一宝丹!

    随即一迭连声的下令:“来人,快,快将我的紫晶玉盘拿来,将我的紫玉瓶拿来……快将我的丹阳镜拿来,快快……”随即转头急促的问叶笑:“风兄……这个,灵丹有多少枚?只得一枚?还是两枚?”

    他的声音在颤抖,五六十岁的老头儿,此刻居然满脸涨得通红,眼神热切,甚至,有一些狂热。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