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一章 若得来生重倚剑,屠尽奸...


    轰的一声响,整个天地都震颤了起来。

    云雾弥漫中,一座大山突然完全崩碎,无穷无尽的碎石,冲天而起,无数烟尘,在这一刻,就突然遮天避地,滚滚而起!

    烟尘中,一声长啸,一道人影骤然破空而出,浑身带着雷霆闪电一般的光芒,飞而去,去势太快,导致身后的烟云跟随他的身影,骤然拉出来一道烟尘长龙,滚滚向前。

    随即,身后无数人影冲破烟尘,一道道烟尘长龙蓦然出现,凌空疾飞,疯狂追击!

    “三大宗门联手,合共三千四百九十六位高手一道,漫长的三万七千里追杀!哈哈哈……当真是好大的手笔!”

    霹雳一声巨响,叶笑高飞掠之中的身形全无征兆地在一块岩石上生生顿住,随着一声狂笑,猛地回身,一道凛冽万端的剑光彷如斩破苍穹的闪电,骤然洒出!

    最后的力量!

    剑光匹练一般撒过去,一连数声惨叫不绝于耳,几个人从高空之中喷洒着鲜血,手舞足蹈的向着地面颓然落下!

    最后的力量爆了出去,叶笑自己也是周身鲜血飞溅,已经不能再维持继续飞行。

    坐如山岳岿然,

    站似通天长虹;

    动有风云涌动,

    行则霹雳随身!

    坐、站、动、行;这四句话,正是对道元境高手的描述;

    叶笑虽然早已经是道元巅峰高手,但在出刚才那惊艳一剑之后,如势穷之锐箭,此刻已经油尽灯枯的他,再无余力支持飞行状态。才刚刚落下停住,身下的岩石已经沾满了他身上喷溅出来的鲜血!

    叶笑剧烈地喘息着,眼神却仍旧满是讥诮、不屑,一声冷笑:“嘿嘿,老子今日纵然穷途末路,在劫难逃,但就算本座死了,你们这些人最终又能剩下几个活的?”

    他驻足的这块岩石,正是整个大山的最高处,鹰回头。

    而此刻叶笑的这一回头,也正如同是空中的王者蓦然回头,纵然势颓濒危,却仍旧带着无尽的威严睥睨!

    身后,数百名疾飞追赶而来的众多高手在他凌厉的目光下不约而同地驻足不前!眼神极端复杂地望着叶笑,更远处,乃至绵延到目光不及处,却是由无数狼藉尸身所构建的血肉通道。一阵不期然地狂风打着唿哨卷过,几颗死不瞑目的人头被这阵风刮着,滴溜溜转动。

    这一路追杀最显而易见的代价,就是这铺满了千山万水的血肉冥途!

    面对这个已经是明显是山穷水尽,穷途末路的笑君主,纵然知道他已经注定无力逃逸,已经油尽灯枯,但,此时此刻,仍旧没有人敢贸然前进一步!

    大家都清楚一点,在这个当口,贸然地靠近了他,就会被他拉去陪葬,共赴幽冥!

    无论是谁,也不能例外!

    这一点,毫无疑问。

    因为这个面前的人,是笑君主!

    笑尽天下英雄,宇内我为君主!

    这位天域的传奇人物!

    三大宗门集聚了三千四百九十六位高手布下巨大的陷阱、出尽无数手段,联合剿杀叶笑,至今绵延三万七千里路程的长途追杀,沿途无数山岳几尽不存,而叶笑以一人之力一路冲杀之下,竟然将三千四百九十六位高手杀了个七零八落,所过之处,满目疮痍之外,还有留下一地传奇高手的尸体残肢!

    面对这样强横的存在,谁敢掉以轻心?

    纵然叶笑此刻颓势尽显,仍无人敢轻缨其锋!

    “叶君主;若不是你一意孤行,定要断了大家的活路,我们也不会这般联手对付你。”对面,一个仙风道骨的白须老者有些喟叹地说道:“我只是不明白……您大名鼎鼎的笑君主,为何会突然对我们三大宗门宣战?处处致我们于死地,你的杀手无情,最终导致了今日两败俱伤的局面,损人损己,却是何苦?”

    今日虽然已经注定可以除掉笑君主这个心腹大患,但,这次行动中所付出的代价却让三大宗门这种级势力都无法承受;三大宗门的顶尖高手,无有例外,至少被屠戮了八成,这等惨重损失,相信千年之内都难以恢复元气。

    这期间一旦有其他的势力崛起,必然会动摇三大宗门的然地位,这无疑是最糟糕的结果。更何况,还有一宫一阁这种强横对手虎视眈眈!

    而这一切的一切,却至今仍是稀里糊涂,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位恐怖的笑君主究竟是了什么疯!?所谓损人不利己,不外如是!

    一向我行我素,跋扈无双无所顾忌的笑君主,疯了?

    叶笑嘲讽的笑起来:“你们不知道?不知道么?呵呵……”

    他低下头,看着胸口被打出的大洞,里面内脏清晰可见,居然舒展了一下遍体鳞伤的身体,漠然道:“原本你们三大宗门纵然是再如何的为非作歹,也与我无关,但你们霸占修炼资源,强行改道灵脉;垄断天材地宝;让整个青云天域除了你们的人之外,别人根本无法修炼……如此强横霸道,断人前途的行径,老子就是看不惯!既然看不惯,老子就要管!”

    “叶君主此言差矣!天下宝物,唯有德者居之,修行一途本就是如此弱肉强食;我等之做法又何错之有?”

    “哈哈……”叶笑呛咳的大笑:“有德者?这话倒也不错,天下宝物,本就属于天下人,谁抢到便是谁的。但,你们为了抢占灵山,献祭灵脉,往往一屠就是数十万人,令昨日还是富庶的方圆千里之地一夕沦为幽冥死域,利用庞大的血腥灵元让灵脉成,对外却宣称此地遭瘟疫侵袭,你们是不得不为,乃是为了天下人着想……此等歪曲事实、丧心病狂之举,这些年里你们做了多少?你们居然能自诩是有德者?好一个有德者!哈哈……”

    一阵大笑,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

    “天下所有修炼资源都是你们的!别人想要染指那就是天理不容,九族该诛,生机不存!是你们先将事情做尽做绝了,本座以同样手段针对,有什么不可理解?”

    叶笑嘴角下弯,一阵冷笑。

    这段话一出来,对面为的三个人,顿时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原来……叶君主针对我们三大宗门的初衷,居然是替天行道……为天下修炼者打个抱不平?嘿嘿,叶君主果然是仁人志士,只不知叶君主今日陨落在即,此后又有谁,来阻止我三大宗门之大计?我等虽遭重创,根基犹存,最多不过千载光阴,实力尽可全复,可惜今日之后,世间不会再有名震天下的笑君主!”白须老者有些嘲讽的说道。

    “我活着,自然不会容许你们如此丧心病狂。但我若是死了……世间一切,也就与我毫无关系。”叶笑的笑容无尽的淡漠:“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唯一要做的事情就只有灭绝你们这帮王八蛋!”

    口中狂傲不屑,心中却是叹息一声,兄弟,我终究还是没能为你报仇,尽灭三大宗门!

    此为终生之憾!

    “原来如此,我等明白了。”白须老者缓缓点头,脸上瞬间笼罩了疯狂的杀机:“话已说尽,生机亦终,我三大宗门决计容不得你再存人间!”

    那老者咬着牙一挥手:“杀!不惜一切代价!”

    这一次的攻击,却是在场所有人一起出手,几乎疯狂地全力出手!数百位巅峰高手同时玩命,一道道白光纵横交错,无数强横的力量,在这一刻悉数融汇在一处,向着叶笑所在之地,以裂天霹雳之势飞袭而来!

    三大宗门众人联袂之招,威能当真撼天动地,只见尘烟一条条冲天而起,瞬时天崩地裂,叶笑所处的那座大山,无数的碎石遮盖了天地,崩飞而起,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全盘摧毁。

    叶笑大笑着,之前连续一个月不眠不休一路战斗,到了此刻,他委实已经油尽灯枯,几乎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面对如此毁天灭地的灭绝性攻击,竟是也没有一丝闪避的力量也无;只是笑着,淡漠的看着面前的攻击。

    一瞬间滔天的力量冲来,叶笑连同身下整座大山,一起粉碎!

    空中,只留下他桀骜的一句话。

    “只可惜我叶笑势单力孤,不能将你们这些衣冠禽兽个个屠尽!若是我叶笑还能卷土重来,必将刀刀诛绝你们这帮丧心病狂之徒……孤掌难鸣,徒让妖邪横行,此生之憾!”

    这位一生独往独来,纵横无敌的笑君主,终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领悟到了自己最大的缺陷!

    势单力孤!

    纵然本身是绝世高手又如何,面对三大宗门这等级势力的时候,终究也要因为人单力薄而孤掌难鸣!

    强烈至极的爆炸中,整座大山瞬时灰飞烟灭。

    乱石崩云,灰尘弥天而起。

    一声悠悠的吟哦,兀自响彻半空。

    “无悔此生路艰险,

    唯恨无力斩凶顽;

    若得来生重倚剑,

    屠尽奸邪笑苍天!”

    一片迷雾中,白衣老者看着面前翻飞到天际的纷乱石块,脸色阴沉,喃喃道:“虽然你已经现,但……你却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也绝不会知道,真正的真相……”

    他冷笑一声,喃喃道:“若得来生重倚剑,屠尽奸邪笑苍天……笑君主,只可惜,来生是没有的!”

    “撤!”他大袖一挥。所有人纷纷后退,转身而去。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叶笑粉身碎骨的那一刻,一道淡淡的紫光,在天空中闪了一闪。

    狂风呼啸,将所有的烟尘扫得干干净净,只留下遍地的碎石平原,原本的大山,已经消失不见。

    唯有空中,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低低的回旋。

    “若得来生重倚剑,屠尽奸邪笑苍天……”

    ……

    叶笑突然感觉自己“醒”了过来。

    浑身疼痛得厉害,他却无暇顾及这些个痛楚,心底只有无尽的迷惘!

    “怎么回事?我不是在跟三大宗门战斗么?我不是死了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面对那灭绝性的一击,我怎么可能不死……”他睁开眼,触目所及,却是一间华丽的房屋,可以感觉出来,自己这会是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我没死?

    承受如此攻击,没有反抗之力,势必粉身碎骨,怎地竟会没死?

    叶笑情不自禁的挠挠头,哦,我还有身体……等下!

    叶笑将手拿到自己面前,瞪大了眼睛。

    嫩白的一双手,修长的手指,简直是比大姑娘的手还要细嫩漂亮……

    “这不是我的手啊!”叶笑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手,好久没反应过来。

    下一刻,他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拿过床边的铜镜,举到面前,下一刻,就是一声惊呼。

    镜子里,乃是一个陌生的少年面孔。最多十五六岁,脸色白皙,剑眉星目,很是英俊,小嘴红红的,长得就像个姑娘一般的漂亮。

    “漂亮……”

    叶笑咂咂嘴。貌似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不大合适?

    “很帅啊……”再度定睛打量自己的叶笑点点头:“比我本来面目好看多了,但……这却是怎么回事?”

    随即,他就感觉到脑海中一阵剧痛,一股潮水般的记忆,狂潮般袭来。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几乎晕了过去。

    捧着脑袋大口的呼吸着,良久,才消化完毕这些陌生至极的记忆。

    “我明白了……”

    …………

    网站后台出了问题,布时间延后了二十分钟,向大家道歉。>

看过《天域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