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渡江
    诸葛亮下的命令也算及时,但到得此刻,如何还防得住?

    次日一早,正当诸葛亮和刘备商讨着如何渡江之时,却听到帐外传来一阵吵杂之声,寇封面色难看的从外面跑进来:“主公、军师,大事不好,周泰带着人打进来了,三爷正在跟他对峙。”

    “什么?”刘备微微皱眉,身旁的诸葛亮却是面色一变。

    “走,去看看。”刘备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寇封和诸葛亮出来,正看到周泰带着人马与张飞对峙,周泰身前,三颗血淋淋的人头显得异常刺眼,而在刘备身前。

    “周将军,这是何意?”刘备看了一眼人头,皱眉看向周泰道。

    “那得问你?”周泰冷笑道:“刘备,我主好心将豫章让于你暂居,还派出水军来帮你,你却恩将仇报,昨夜有人摸到我水寨附近,偷袭了我一支巡夜将士,更割下人头,妄图渡江逃窜,被我拦了下来,你要作何解释?”

    刘备闻言目光一缩,诸葛亮已经将昨夜的事情告诉了刘备,只是诸葛亮及时命人封锁营寨,没想到,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周将军,此事事出有因,非我等之意,实乃那吕布的诡计,意图挑拨我两家关系。”诸葛亮上前劝道,将吕布派人渡江,散步消息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但我的将士不能白死!”周泰冷哼一声,他对刘备本就不怎么感冒,此时出了这等事,更是让他心中不爽。

    “都说了不管我们的事,我们能怎样?”张飞怒道。

    “人是你们的人杀的,还问我怎样?”周泰厉声喝道。

    “翼德,不得无礼!”刘备虽然也窝火,但他很清楚,如今必须仰仗江东,若非周泰,他根本不可能阻止吕布渡江,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此刻也只能忍着周泰的脾气,好言宽慰道:“周将军请放心,在下定会严加看管。”

    “最好是这样!”周泰看了一脸郁闷的张飞一眼,冷哼一声,准备带人离开,便在此时,人群中突然飞出来一枚冷箭,将周泰身边的一名亲卫射杀。

    “谁干的!?”周泰大怒,那边张飞却已经暴起来了,怒喝道。

    “兄弟们,上啊,拿了人头,就可以回家了!”荆州将士中,无数人看向周泰的目光都绿油油的,只要拿了周泰的人头,回去以后,不但不会被责罚,甚至能加官进爵,之前有刘备等人拦着,不敢动手,但随着这一生不知道谁的呐喊,所有人的情绪瞬间被点燃,然后整个军营突然炸了。

    此刻的荆州将士已经不再理会刘备的命令,一个个红着眼睛扑向周泰。

    “住手!都给我住手!”不管之前怎么看周泰不顺眼,此刻张飞也知道,绝不能让周泰死在这里,那样的话就全完了,一杆丈八蛇矛舞动开,一股怪力将周围的将士拨开。

    “该死!”张飞还顾及是自己的将士,不好下杀手,周泰却不管这些,手中大刀见人涌来,劈头就砍,周围的江东将士也愤怒的在周泰的带领下,往出杀。

    乱军之中,随后赶来的黄忠明锐的发现,在荆州军中,有不少人在随意砍杀,不止是杀江东的人,连自己也杀,心底不由一沉,有贼人混进了军中了,当下弯弓搭箭,将这些害群之马一一点杀。

    刘备和诸葛亮面色发白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人发现,就在这一刻,一只信鸽从军营的角落里扑棱棱煽动着翅膀飞往江北。

    ……

    夏口,吕布大营,贾诩从信鸽的腿上取下了信笺,看着信纸上面的内容,微微一笑,扭头看向身边的甲士道:“快去通知主公,大势已成,可以渡江了!”

    “喏!”

    甲士飞快的去通知吕布,同时贾诩派人去通知文聘集结水军。

    “这么快?”当吕布得到消息,找到贾诩的时候,也不由惊讶,这才几天?

    “自主公征得荆州以来,荆州将士本就归乡心切,刘备虽然想要与主公抗衡,奈何荆州将士普遍厌战,加上我军密探在其中推波助澜,有此结果,也不奇怪。”贾诩微笑道:“主公当速速发兵,若等周泰回到水寨,这仗可就不好打了。”

    “文聘听令!”吕布点点头,目光看向文聘。

    “末将在!”文聘上前一步,躬身道。

    “立刻率领荆州水师,进攻周泰水军!”

    “末将领命。”

    “凌操!”

    “末将在!”

    “你负责运送各军将士渡江,不得有误!”

    “喏!”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文聘当先率领着荆州水师开始对周泰的水军展开进攻,没有了周泰的指挥,加上大半兵马被周泰带去找刘备讨公道,此刻江东水军正是最薄弱的时候,加上荆州水师的船虽然不及江东水师的厉害,但弓弩射程却要更远,以前周泰可以避虚击实,但留守的将领却没这份本事,被文聘打的溃不成军,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而没了周泰水军的掣肘,吕布、魏延、庞德、徐盛、郝昭却是轻易的在凌操的护送下渡过长江,进入柴桑。

    至此,柴桑的防御却是彻底破了。

    “唏律律~”赤兔马从船上被牵下来,兴奋地冲到吕布身边,已经有好几年未曾出战的赤兔,此刻却是兴奋不已,不停地用头蹭着吕布。

    “最后一战,靠你了!”吕布摸了摸赤兔的脑袋,翻身上马,身后,魏延、庞德、郝昭、徐盛一次裂开,紧随在后,源源不绝的关中精锐被送上案,开始随着吕布向柴桑大营进发。

    周泰披头散发的从刘备军营里杀出来,那些荆州军疯了,还未等他回到大营,却看到几名部将带着参军冲过来:“将军大事不好,文聘趁着您带兵去柴桑大营的时候杀过来,将士们抵挡不住,营寨被毁。”

    “什么?”周泰面色一变,正要说话,却感觉到地面开始震颤起来,扭头看去,却见远处尘土飞扬,一面迎风招展的吕字大旗出现在视线之中。

    是吕布!

    周泰心底一沉,面色难看的道:“走,撤退!刘备……完了!”

    不止是刘备完了,就算是江东,恐怕也要完了,对江东来说,最大的一份屏障被吕布越过了,接下来的陆战,连荆州军都打不过,又如何跟能够完爆刘备的关中强军抗衡?

    没有敢跟吕布硬碰,周泰需要将这个消息快点带回孙权那里,早作准备。

    刘备大营,一场混战随着周泰的逃脱,在刘备、关羽、黄忠、张飞等人的安抚下,总算平息下来,然而刘备、诸葛亮的面色却是无比的惨淡,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吕布的部队,吕布的人马……渡江了!

    吕布并没有立刻开始攻城,而是让魏延、庞德、徐盛各自率领一支人马,将柴桑大营合围,若有军队想要突围,不必接战,直接以弩箭将其迫退即可,而刘备则带了郝昭以及骠骑营望正门而去。

    此番刘备南下,除了庞德的射声营之外,还有郝昭的两万精锐,至于魏延的汉中兵马则被留在了荆州,除此之外,便是骠骑营了,数量上来说,甚至还不如刘备,但吕布却丝毫不惧,只凭自己的三千两百名骠骑营,足矣从正面将刘备的这些军队个挡住。

    虽说是三千两百人,但实际上,是分为正式骠骑营以及骠骑营预备役,正式的骠骑营战士,只有六百人。

    三千两百名战士迅速在刘备大营前面拉开,看起来有些单薄,吕布却并未在意,在他对面,刘备带着关羽、张飞、黄忠以及两万名荆州将士出营,目光复杂的看向吕布。

    “玄德,汝南一别,至今已十载未见,不用如此紧张吧?”吕布策马而出,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俯视感看向刘备。

    自当年汝南见过一面之后,两方虽然偶有交锋,但吕布和刘备却未再见过面,极致今日,再见之时,却也是分生死之际。

    “一别十载,温侯容光依旧,备却是老了。”刘备有些复杂的看向吕布,十年未见,似乎比十年前的吕布还要年轻,若非吕布开口,还以为是吕布的儿子到了。

    “这贼吕布,怎的看起来越活越年轻了?”张飞不满的撇撇嘴,如今再见吕布,可是不敢再污言秽语了,一句阉人这些年可是让张飞憋屈的很,也算体会到当年吕布被他冠上三姓家奴时是个怎样的体会了。

    “不说这些。”吕布拍马上前,认真的看向刘备:“玄德,你三兄弟当年也是因我而闻名天下,如今天下三分,我已占据其二,你困守此处,当年欠我的东西,也该还了,看这些荆州将士的样子,恐怕也不愿与我拼命,本王也不想跟你再说什么汉室大义,没用,便在此处问你一句,投降,或者一战!”

    手中的方天画戟缓缓地举起,看向刘备,当年三英战吕布,从那时起,刘关张三人之名开始传遍天下,而吕布却是背着骂名东奔西走,无立锥之地,此后恩恩怨怨,难以说清,现在,大势已经明朗,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此刻也该结束了。(未完待续。)

看过《附身吕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