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四十六章 无题
马超面色铁青的回到自己的帅帐之中,他十二岁开始上战场,戮战多年,还是第一次败的这么惨,一次试探性进攻,竟然搭进去三千多条人命,却连人家的城墙都没上去,就被狼狈的赶了回来,更重要的是,军队的士气低落,就连身边的将领,一个个谈起槐里,谈起高顺都畏之如虎。

    憋屈,窝囊,军旅生涯以来,尚是首次打仗打的这么窝囊,败的这么惨。

    “少将军。”庞德挑帘进来,见马超还在生闷气,躬身道:“将士们的情绪已经安抚下来,只是士气还是低落。”

    “没想到,小小的槐里城竟然如此难缠!”马超闷哼一声,想到之前那犹如炼狱一般的场景,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如果高顺一直这么守,那这城池也不用攻了。

    摇了摇头,庞德笑道:“少将军多虑了,火油乃稀缺物资,高顺远来,这种东西,不可能太多,若再攻城,城中怕是拿不出这么多火油来,不过这招先声夺人,确实出人意料,我军如今士气低靡,接下来想要攻破槐里,这仗可有的打了,不过刚才斥候传回来一道消息。”

    “哦?”马超抬了抬眼皮,看向庞德:“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吧?”

    庞德无奈的点点头道:“之前斥候来报,从槐里出来一支人马赶往武功,应该是武功的守备,因为侯选未能及时抵达武功,使得高顺将两部人马合兵一处,让他手中有充足的人马与我们交手,否则就算我军攻势受阻,高顺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抽调出兵力前来追击我军。”

    “侯选呢?他比我们先走,怎么让武功人马跑来槐里作战?”马超腾地站起身来,面色铁青道。

    “还在郿县一带,日行不过三十里。”庞德有些无奈道,侯选摆明了是要出工不出力。

    “混账!”马超猛地一巴掌拍在桌案上面,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整个桌面拍的碎裂,怒吼道:“侯选狗贼,坏我大事!”

    “少将军息怒!”庞德连忙劝道:“侯选毕竟是韩遂的人马,轮不到我们来管,此事说到底,毕竟是曹操与吕布之间的恩怨,与我们本无太大关系。”

    “不管,既然答应了,自然要做好,派人通知侯选,立刻派兵将武功围住,就算不打,也别让武功的军队这么容易就跑来给我添乱!”马超冷哼一声,森然道:“否则,我就先将他给解决了!”

    “是!”看着马超的神色,庞德知道,若不让马超出了这口恶气,马超还真敢这么做,当下派人去通知侯选,当然,如果真的把原话递过去的话,侯选恐怕会直接翻脸,自然要加上一些修饰,不过意思却是传达到了。

    ……

    “这个马超,还真当自己是主帅了?”侯选的临时营帐里,看着马超送来的属性,送走了信使之后,直接将书信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冷哼一声道。

    “将军,那我们不用理会?”副将小心的看着侯选道。

    “不,加速行军,今天日落之前,赶到武功,不过看住武功就行了,否则,马超那疯子说不定真会直接提兵来攻。”侯选闷哼一声,虽说没怎么当回事,但马超毕竟是名义上的主将,若自己真的太出格惹火了疯子,保不准还真敢提兵来攻,兵力对等的情况下,侯选还真没什么信心打赢马超。

    ……

    隔天一早,为了防备出现昨日同样的状况,马超命庞德带了一支人马前往茂陵,牵制茂陵兵马,马超则亲自指挥战斗。

    虽然士气并未恢复,但马超并不准备继续等下去,吕布兵少,但西凉军千里来攻,粮草补给非常困难,时间拖得越久,对西凉军就越不利,他是主将,若一点成就都没有就灰溜溜的回去,对他声望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现在马超有些明白为何韩遂这次非常痛快的将主将之位让给他。

    这仗本就吃力不讨好,打赢了没好处,打输了罪责全在主将,而且冲锋陷阵,还得让他的兵马顶在前面,死伤最重的也是他,侯选出工不出力,这一线的仗几乎都是靠着他带来的人在打。

    不过如今想明白也来不及了,任务已经接下,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他出丑,他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明知道这骨头不好啃也得硬上了。

    悍不畏死的西凉战士扛着云梯冒着城楼上射下来的箭雨凶狠的扑向城墙,马超将一万步兵分成五个大队,对着城池展开一波强似一波的轮番进攻。

    城头上,高顺冷静的指挥着战斗,从容不迫的调整着整体城防的布置,没有了火油,接下来的战斗,也就回归了正轨,双方将士在城墙上下舍生忘死的战斗,仗打到现在,已经没什么计策可用了。

    马超能够成为日后五虎上将,可不止是无礼强悍那么简单,带兵打仗同样有一套,西凉军在他亲自指挥下,士气竟然一点点的被鼓舞起来,而且攻势也越见狂猛。

    打到第三天的时候,高顺也渐渐有种吃不消的感觉,西凉军纵然损失惨重,但守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当初吕布给他一万兵马,徐盛和陈兴各自领了三千,分别驻守茂陵和武功,而高顺则是帅四千兵马驻守槐里,但打到现在,他手中的兵马已经不到三千,虽然马超损失同样惨重,但人家兵多,跟你耗得起,而高顺这边,无论兵力还是带来的器械已经开始捉襟见肘,箭簇甚至一度出现短缺。

    “将军,再这样打下去,用不了两天,恐怕城池就得被攻破了。”又是一波进攻退去,眼看着西凉军又一次来攻,副将来到高顺身边,苦着脸道。

    “我们吃力,敌军同样耗不起,攻城的损耗要比守城多出两倍以上。”高顺将手中已经卷刃的战刀扔掉,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沉声道:“准备放箭!”

    “将军,我军如今已经无箭可用了。”副将涩声道。

    “没了吗?”高顺怔了怔,接过部下送来的战刀,沉声道:“你去城中收集稻草,扑在城墙跺上,收集敌人射来的箭矢,再让将士们扎些草人,以为疑兵。”

    夜间作战,无论对攻城还是守城方来说,都有不利,不过夜间视线受阻,倒是可以利用些草堆草人,来向马超借些箭簇来用。

    “喏!”副将闻言,连忙答应一声,带着人下城,去收集稻草。

    高顺看着城下不断毕竟的西凉军,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只要牵制住马超,以侯选表现出来的尿性,恐怕不会主动强攻,因此,槐里之战就是关键,一旦槐里被攻破,侯选那边恐怕不介意趁火打劫,同样,若槐里能守住,西凉军就难越雷池半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

    

看过《附身吕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