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九章 威震南阳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经历了一夜喧嚣和厮杀的鲁阳城渐渐清冷下来,城内偶尔还会传来兵器碰撞和厮杀声,但经历过无数厮杀的高顺和张辽都清楚,这场战争其实已经结束了,两人将清理的事情交给部下之后,便赶来了县衙,与吕布汇合。

    “没想到,这钩爪看起来并无奇特之处,此次却立下大功。”县衙内,张辽啧啧称奇的看着地上的一排钩爪,这便是几天前吕布花了两天打造,又花了三天训练的结果,若非昨夜陷阵营凭着钩爪悄悄摸上城墙,要想拿下这座足足驻扎了四千精兵的鲁阳城还真不容易。

    “若非有陷阵精锐,也不会如此顺利。”吕布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做得了的,目光看向高顺,吕布沉声道:“昨夜我军伤亡如何?”

    “骑兵损失不多,但两千六百名步军,损失不少,战死两百二十一人,重伤者三百三十九人,轻伤不计,另外俘虏鲁阳投降将士,多达三千四百零八人。”高顺上前一步,沉声道。

    吕布默然,两千六百名步军,是他从山贼一步步训练出来的,只是训练日短,即便昨日占尽优势,又先杀了城守、副将,依旧出现如此重的伤亡。

    “刚刚经历一场夜战,本该修养几天,但时不我待,高顺、徐盛、管亥!”吕布目光看向众将,沉声道。

    “末将在!”高顺三人出列,躬身道。

    “高顺为主将,徐盛、管亥为副将,领一千步军及一千降军,入驻义阳,与鲁阳、筑阳二城呈掎角之势,若张绣攻其他二城,出兵袭扰其粮道。”

    “喏!”高顺接过令箭,带着徐盛、管亥离开。

    “张辽、郝昭、陈兴!”

    “末将在!”张辽三人出列。

    “张辽为主将,郝昭、陈兴为副将,领一千步军,一千降军入驻筑阳,若张绣来攻,只管坚守,若张绣攻另外两处城池,则出兵袭扰其后路,令他不能全力攻城。”

    “喏!”张辽接过令箭,犹豫了一下,看向吕布道:“主公,只是如此以来,鲁阳多是降卒,恐防备空虚。”步军一共两千六百人,他和高顺各带走一千,剩下的六百人昨夜战死两百多,又重伤三百多,算下来,吕布这边只是凭着骑兵撑着,虽然还有一千四百多的降军,但新降之人,如何能够信任?更重要的是,吕布身边能征善战的将领都派出去,身边只剩下裴元绍、何仪、何曼之流,鲁阳几乎是吕布一人在撑着,至于新降被吕布提拔起来的魏延,无论张辽还是高顺,都不是太看得上。

    “既然已经投降,何必分出你我,若连这些降卒都收拾不住,谈何以后,文远自去,其他人随我守备鲁阳。”吕布自信一笑道,论收拢人心的手段,自己未必输于刘备。

    “是。”张辽看着自信的吕布,苦笑一声,点点头,带着陈兴、郝昭离开。

    “文长。”张辽、高顺等人离开后,吕布直了直身体,看向身边留下的四将,目光最终落在魏延身上。

    “主公。”魏延上前一步,躬身道。

    “你是南阳人,安抚降卒的事情,就交给你来,休整一天,明日一早,将剩下的降卒带到东城校场之上,与老兵一起训练。”

    “喏!”魏延躬身道。

    “裴元绍、何仪、何曼。”

    “末将在。”三人出列。

    “将城中所有医师聚集起来,为重伤的兄弟们治伤,另外城中所有铁匠、木匠总之所有匠人,连同他们的家小都带来,这些人,我们以后要带走。”

    “喏!”

    “都散了吧,留下必要巡视城防之人,其他人各自回去休息。”吕布挥了挥手,待众人退下之后,却并未离开,铺开陈宫送来的南阳地图。

    南阳乃四战之地,交通便利,人口繁盛,如果是五年前,曹操还未扫平徐州的话,这里倒是大有可为,可以与刘备、袁术合作,互相牵制曹操,当时曹操根本无力南顾,也可虎视荆襄,一步步壮大自己,总之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但时至今日,南阳的地位随着自己和刘备、袁术先后被曹操击败,南阳的地位就有些尴尬了。

    刘表之所以不来犯,只是希望用张绣来抵挡曹操,成为荆襄九郡的门户,曹操扫平袁术和刘备之后,下一步就是扫清这里,反过来以南阳看住刘表,别说现在张绣未除,就算除掉了张绣,自己也不能留在这里等着曹操来攻,南阳乃当年光武复兴时,刘秀发家的地方,门阀众多,这些人别说自己,就算张绣在这里经营多年,都不肯归顺,更何况自己如今名声狼藉,徐州之败后,更是为天下世家所不容。

    不过……

    吕布嘴角牵起一抹冷笑,雁过拔毛,这地方自己虽然不能留,但也不能平白的便宜了曹操,南阳三十六县,百万人口,给了曹操,无疑就是壮大的曹操的战争潜力!

    吕布心中升起一个疯狂的念头,要想定鼎天下,世家的支持固然重要,但人口才是最根本的东西,无论如何,这些人口自己一定要带走,到时候等曹操来了,留给他一个空壳,不过如此一来,张绣就得尽快搞定才行。

    手指不轻不重的敲击着桌面,吕布默默地思索着,张绣不难对付,真正难对付的,是张绣身边的贾诩,张绣对这老狐狸几乎是言听计从,得想法子将这两人拆开,这事,还得陈宫那边使力才行。

    傍晚的时候,何仪何曼以及裴元绍一脸落寞的回到县衙复命。

    “救活了几个?”吕布看着两人的表情,就知道那些重伤将士的状况,怕是并不乐观。

    “医师太少,全城加起来,也只有六个,经过一天的救治,三百多兄弟,最终能活下来的,只有九个。”何仪涩声道。

    吕布沉默片刻后,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怜悯,毕竟这些都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士兵,这才是他们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却也成了人生的绝响。

    “好好安葬阵亡的将士。”吕布将心中的那抹怜悯打散,慈不掌兵,这是乱世,身为军人,本就该有战死沙场的觉悟,战争,本就是一场吞噬人命的残酷游戏,作为主帅,作为君主,他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将伤亡降到最低。

    “是。”三人躬身道。

    “另外,匠人召集的如何了?”吕布看向三人道。

    “已经差不多了,城中出名的匠人甚至一些学徒都招过来了,这些人倒是好请一些。”裴元绍说道。

    “好好安顿,这些人,日后我有大用。”吕布点点头,士农工商,工匠的地位在这个时代并不太高,但真正的生产力,却都出自这些人身上,这在吕布看来,无疑是一种奇怪的社会现象,但在这个时代来讲,哪怕再厉害的匠师,一句奇技淫巧,都会将他们的发明和创作扁的一文不值。

    “喏!”三人躬身答应。

    “主公,大喜!”魏延脸上带着几分喜色进来,见三人也在,友好的点了点头之后,向吕布见礼道:“刚刚传来捷报,张辽、高顺两位将军,已成功攻占义阳、筑阳二县,主公之名,如今已经威震南阳。”

    吕布点点头,对于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大的意外,义阳、筑阳两县驻军不多,加起来也就几百人,以张辽和高顺的本事,如果连这两座县城都无法攻陷的话,吕布才会真的惊讶。

    “都去休息吧,明天开始,就有的忙了。”吕布挥了挥手,让四人退下,自己也该休息一下了。

    与此同时,吕布出现在鲁阳,并于一日之内,连克鲁阳、义阳与筑阳三城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宛城,顿时在宛城乃至整个南阳掀起一场风暴,各大世家、豪门同时感到一股危机感,传闻中,吕布可不像张绣这么和善,若让吕布拿下南阳的话,绝非世家之福,一时间,那些原本不怎么看得上张绣的人,纷纷上门,要求张绣出兵,剿灭吕布。

看过《附身吕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