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十九章 虎狼之性
    一个个陶罐架在一堆堆火堆上烘烤着,滋滋的热气从陶罐中枭枭升起,扑鼻的肉香掺和着野菜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军营里,这是吕布傍晚时分射杀的一头大虫,也就是老虎。

    哪怕对于并不缺粮的吕布来说,从逃出下邳开始,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这一路上虽然没缺过粮,但真正的鲜肉却没吃过几顿。

    吕布割下一块已经熟透的虎肉,将虎肉塞进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一头老虎肉虽然不少,但也不够五百多人分,许多没分到虎肉的将士,也只能看着吕布等一众将领在那里大快朵颐,干巴巴的啃着自己的干饼。

    部下的反应,吕布自然看在眼里,却没有太多的顾忌,跟张辽等人大口的咀嚼着嘴中的食物,就着从舒县取来的酒咽下去,看着一个个暗自吞咽口水的士兵,吕布突然咧嘴一笑:“想吃?”

    一个个部下没有说话,被吕布目光看到都不自觉得低下头。

    “想就想,有什么好怕的,我吕布手下的兵,可不要这么怂的!”吕布抬手,雄阔海一手抓着一个陶罐走上来,放在地上,弥漫的肉香,让不少人红了眼睛:“肉虽然不多,但我们这几个,也吃不了一头老虎。”

    “主公,我想吃肉!”一名老兵大着胆子说道。

    “好,不错,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连想都不敢想,还谈什么杀敌建功?干脆别打仗,回家抱孩子去吧。”吕布大笑道。

    “主公,我也要吃肉!”“我也要!”

    一群人被吕布挑起了斗志,纷纷说道。

    “想吃肉,可以,拿出本事来!”吕布嘿笑道。

    “主公,怎么才算有本事?”不少将士兴奋起来。

    “咱们有五百将士,但这剩下的肉汤,只够一百个人一人分一碗,现在我立个规矩,谁能站在这里,徒手,连败五人,谁就能分到一碗肉汤,我们是军人,军人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法则,那就是弱肉强食,有本事的吃肉,没本事的,就别怪我不厚道,也别怨天尤人,只怨自己没本事,乖乖的啃自己的干饼去。”吕布将匕首插回鞘里,看着众人道:“谁先来!”

    “我来!”吕布的亲卫,张广第一个站出来,作为吕布的亲卫,跟随吕布南征北战,在军中,诸将之下,也算一把好手,此刻第一个站出来,自然也是想彰显一下自己的勇武。

    “只要上了这个擂,那什么身份都是虚的,看实力说话,有谁敢挑战他?可要快点,这肉汤,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我来!”军中,一名壮汉上前,将武器交给一旁的人,搓了搓手掌,虎吼一声,扑向张广。

    看着在场中扭打在一起的两人,陈宫皱了皱眉,有些担忧的看向吕布:“主公,明天还要赶路,让将士们这么消耗体力,不太好吧?”

    “那就慢点赶,我们现在不缺时间。”吕布喝了一口酒道,他现在势穷力孤,依仗的就是手下这些兵,如今没钱也没权,如果就这么一直赶路,时间久了,人心会慢慢散去,必须不断地想办法激励这些将士的斗志,培养这些人骨子里的竞争意识,以后有了自己的地盘,这种意识会渐渐蔓延到全军。

    只有心中有这种意识,再加上不断地战斗,才能培养出这些人的虎狼之性,要想培养出虎狼之师,就先要培养出他们的虎狼之性,以前东奔西走,没有时间,在那种紧迫的环境中,这些人也不会生出什么其他心思,但最近这段时间过得有些安逸,在充足的食物供给之下,人如果过得太安逸了,就会慢慢生出一些不必要的心思。

    当初这些人愿意在绝境之中,跟着吕布出来,自然是对吕布有着忠心的,但人是会变的,人心有时候挺复杂,当时凭着一腔热血,跟着自己出来,但走了这么久,当那些热血渐渐冷却的时候,理智往往会分析出许多不利的东西来,吕布现在要做的,就是狠狠地耗掉他们的体力,让他们没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现在吕布没办法给他们太多,来维持这份忠心,也只能通过这些手段,一方面维持他们的激情,另一方面,也是不断保证他们的忠心。

    “过了前面那片山岳,便是南阳地界了,按我们现在的行军速度,就算慢点赶,也用不了五天就能出山,只是不知那张绣是否愿意放行。”陈宫有些忧虑道。

    随即似乎想起什么,看向吕布道:“算起来,昔日主公和那张济也算有过一段袍泽之宜,有没有办法,说降于他?”

    吕布摇了摇头,看着天上的繁星,眼中闪过一抹追忆道:“算起来,西凉军四分五裂,我也算是主导者之一,要用这个去跟他说,不太可能。”

    “不过也不是全无希望,张绣眼下的处境并不好,夹在刘表和曹操中间,进退不得,而且此人并不是太有野心之人,当初若不是曹阿瞒觊觎人家婶子的美貌,现在南阳恐怕已经是曹操的了,而且曹操长子、大将典韦,都死在宛城,我想,那张绣也是顾忌这些,所以这一年来不敢妄动。”吕布找了一截枯枝,拨动着篝火,皱眉思索道。

    “既然如此,何不向张绣陈明厉害,邀他一起,共谋大事?”陈宫目光一亮,以张绣如今的处境,根本没活路,刘表那边有杀叔之仇,这边又做掉了曹操的长子和大将。

    “没那么简单。”吕布摇摇头:“曹操乃当世枭雄,若张绣真肯投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笑泯恩仇,再加上张绣帐下谋士贾诩,此人可不简单,张绣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若想说服张绣,要么想办法解决他,要么离间二人关系。”

    “贾文和?”陈宫皱了皱眉,当初贾诩一言,让原本该解散的西凉兵反攻长安,将汉室最后一点余威丧尽,对这个人,不只是陈宫,不少谋士、名士都不怎么待见。

    “嗯,一只老狐狸。”吕布点点头。

    “那……主公可有计划?”陈宫皱眉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若我们不走南阳,就只能走颍川,那里可是曹操的地盘,沿途还有各道关卡,就算我们抛弃辎重,想要打通也不容易,所以只有这条路可走,否则,就会被困死在这里。”

    “其实宫一直想问,为何主公不留在此处?汝南经袁术盘剥,世家同样凋零,很适合我们发展。”陈宫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大环境不允许,曹操不会希望自己在跟袁绍交手的时候,背后时刻悬着一把刀子,所以若我们在此扎根,曹操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在我们立稳脚跟之前,将我们消灭,就算立住了脚跟,放眼四顾,曹操、孙策乃至刘表,没有一个可以成为盟友,反而是四面受敌,别想有一刻安生,也没有人会愿意看着我们壮大起来,就像棋盘上,上下左右,都被人堵死了,留给我们的发展空间就那么点,没有足够的纵深空间,也没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谈何发展?”吕布看着场中还在扭打的人群,摇头笑道。

    “主公深谋远虑,宫不及也。”陈宫微笑道。

    “公台何必自谦,没有你们的辅佐,我一个人,就算到了长安又能怎样,我们这些人,终归是一体的。”吕布笑道。

    “主公,我们赢了!”张广带着一帮鼻青脸肿的壮汉过来,向吕布道。

    “好,一人一碗肉汤,自己去拿。”吕布朗声笑道,随即诧异的看向他们:“怎么才这几个?其他人呢?”

    张辽苦笑道:“不少兄弟打赢了两个,却被第三个放倒,最终绝出来的,只有这些人。”

    “行,你们是胜利者,剩下的你们自己吃了也好,分给兄弟们也罢,自己决定,公台,以后立个章程出来,不能让有本事的人给埋没了。”吕布看着眼前一群眼巴巴的人,大笑道,心中却是想着以后等有了势力,弄个武擂军演什么的,把这种竞争意识发扬光大。

    “主公放心,宫已有腹案。”陈宫微笑道。

    “时候不早了,吃完饭,就去歇息,明日还要赶路,是男人就别叫怂,谁要是跟不上,我们可不会等他!”吕布大笑道。

    “主公放心。”

看过《附身吕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