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五章 刘勋之邀
    袁胤并未在舒县驻留,如今袁术的地盘已经是四面漏风,急缺人手,袁胤在跟刘勋达成意向之后,便带着刘勋送给袁术的三千兵马匆匆忙忙的赶回寿春。

    送走了袁胤,刘勋面色却阴沉下来,虽然袁胤的话语中,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但吕布的辉煌过往尤其是刘备的遭遇却让刘勋心中忐忑不安,一面派人前往东阳一带打探吕布是否真的到了东阳,一面却将一众部将招来商议,若吕布真的来夺他的基业该如何是好?

    权利是个好东西,已经尝到了作为一方诸侯的甜头,刘勋却是绝不愿意再将手中的权利交出去,更何况,就算他真的愿意奉吕布为主,保不齐吕布生疑,将他给剁了,那可就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主公,就算吕布如今在东阳,也未必会来庐江,东阳比邻汝南,而如今汝南兵马已经被袁术抽调一空,就算要打,也该先打汝南才是,我庐江兵马广盛,他也没理由放着寿春不打却来打我庐江。”一名部将皱眉道。

    刘勋听着也在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另一员武将皱眉道:“不然,如今整个汝南早已被袁术盘剥一空,饿殍千里,就算吕布占了汝南,无钱无粮,拿什么养兵?又拿什么去跟曹操抗衡,我觉得主公担心不无道理。”

    这个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刘勋点点头,随后看着两帮人却是自己先吵起来了,顿时感觉头大了。

    “主公,我倒认为袁术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不信。”刘勋手下唯一一名谋士,也是当初刘勋从袁术手底下撬过来的一位名士说话了。

    “哦?”看到此人说话,刘勋目光一亮:“不知乔公有何可以教我?”

    “若吕布无心于我军,我们自然不好与他为难,徒招大敌,但却也不可不防,吕布反复无常,不可信也,他若真有心要入主庐江,必先取皖县,我们可先行在皖县布置重兵,若他不来自是最好不过,若真敢来犯我庐江,便叫他有来无回!”

    皖县乃庐江重镇,也是舒县的门户,以吕布如今的位置,要攻取庐江,都绕不开皖县。

    “妙!”刘勋闻言目光一亮:“就依乔公之言,陆荣、乔升,你二人持我令箭调八千兵马前往皖县布防。”

    “是。”被点到的两名武将站起来,拱手接令。

    “其他人各自归于本部,随时听候命令不得有误!”刘勋挥了挥手,散了会议,压在心头的问题解决,谢过那谋士之后,一身轻松地回往自己的府邸。

    乔公看着空荡荡的大堂,摇了摇头,回到家中,招来亲信家将,交代道:“前往东阳寻找吕布,以刘勋名义邀请吕布来庐江做客,记住,无论用什么方法,务必将吕布引导皖县。”

    “是。”家将答应一声,告辞离去。

    “袁公路,再帮你一次,也算全了你我昔日君臣之情,至于能否挨过这关,却要看你造化了。”看着家将离开的身影,乔公叹了口气,心底却是清楚,就算袁术真的得了吕布的相助又如何?若吕布真的有那么厉害,当初也不会被曹操从徐州给赶出来了。

    “父亲,何故叹气?”一声犹如黄鹂般的声音响起,两名二八芳华的少女走来,看着乔公站在门口叹气,不禁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大人的事情,女人别过问。”看着两个女儿,乔公摇了摇头,也不理会两个女儿,径直扭头去了书房。

    “姐姐,父亲是不是在为我们的婚事烦心?”小一些的少女拉了拉姐姐的衣袖,悄声问道。

    “或许吧,去找阿俿他们问问,他们每天跟在父亲身边,定然知晓的。”少女微笑道。

    数百里外,吕布却不知道此刻在庐江因为自己发生的各种算计,送走了袁术派来的使者之后,继续跟众将商议了一番接下来的行程,袁术这边是个大坑,绝对不能钻进去,帮袁术,最终很可能自己都给陷进去,至于帮曹操,曹操不但不会感激吕布,甚至可能直接带兵过来追杀,无论帮哪边都没有好结果,最好趁着如今双方混战,从汝南穿插过去,只要过了汝南,就是南阳地界,虽说那边张绣随时可能向曹操投降,但毕竟曹操此刻在张绣那里的影响力还不算大。

    张绣有些本事,尤其是他手下还有个毒士,不过那一带一马平川,以吕布现在的机动力,不入城的话,一天就可以将张绣的地盘穿透,以贾诩那只老狐狸的性格,不大可能费力不讨好的跑来追杀自己。

    只要过了南阳,再往北就是洛阳地界,自曹操迁都许昌之后,洛阳虽然名义上归属曹操,实际上曹操未在洛阳布下一兵一卒,可以暂时作为落脚之地,关中现在是块儿烂摊子,先后经过董卓、李榷、郭汜的摧残,荒芜一片,人口锐减,无论对曹操还是关东诸侯来说,现在的关中,甚至不如贫瘠的西凉、幽并有吸引力,但对吕布来说,却是一个绝佳的立足之地,因为那里——世家绝迹!

    关中世家在汉末初期,是这天下最具有影响力的士族群体之一,丝毫不比颍川、荆襄之地的士族团体差,当初平定黄巾的皇甫嵩、太尉杨彪,还有弘农司马氏,便是关中士族,还有许多那个时期的朝廷大员都是出自关中士族,在那个时期,关中世家在这片天下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只可惜后来董卓迁都,又经历李榷、郭汜的荼毒,关中之地,千里无人,饿殍满地,世家大足也难以生存,加上汉帝被曹操掳掠到许昌,政治重心转移,许多关中士族纷纷迁往许昌,也使得关中如今成了一个世家的真空地带。

    对其他诸侯来说,这里现在是荒地,不但无法得到任何帮助,反而为了恢复生产,不断向里面投资,也只有后来曹操逐渐掌控了大半天下,因为关中的特殊政治地位和本身的资源,才有能力去一点点恢复关中的生气。

    但吕布不同,他现在基本上已经不容于世家,没有世家的掣肘,对吕布来说,关中如今虽然凋零,却也正是如此,才有他施展的空间,而且正因为关中民生凋零,就算吕布占据了关中,也不会因此而引起诸侯的觊觎,他正可以关起门来一边搞发展民生,一边坐视天下诸侯争斗,同时一点点经营自己的声望,稳固自己的根基。

    一群人商议了大半天,直到黄昏,才确定了基本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距离他们现在还有些遥远,至少有上千里的路要走,虽然陈宫对于吕布这种摒弃世家的想法颇有微词,但也清楚,如今的吕布真的不怎么受世家待见,至少在吕布真的立稳脚跟之前,世家入局不但不会给吕布带来帮助,反而可能让吕布更加掣肘,到头来极有可能如同徐州陈家那样,为他人做了嫁衣,因此也没有反驳。

    至少目前来看,关中对吕布而言,是一块不错的根基,至于吕布拥有了自己的根基之后该如何处理与世家之间的关系,陈宫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像吕布说的那样草率决定,毕竟这天下并不只是一个关中,出了关中,那就是世家的天下,吕布要想有所作为,是不可能真的完全将世家踢出局的。

    一行人马又在东阳修整了一日,到了吕布与众将士说好的三日之期之后,随着悠扬的号角声,五百余将士重新集结,带足干粮准备继续上路。

    正出城时,却正遇上乔公派来的家将。

    “敢问可是温侯否?”城门外,三名风尘仆仆的骑士挡住了吕布的去路,向吕布拱手道。

    “不错,诸位是何人?”吕布挑了挑眉,看向三人问道。

    三人脸上闪过一抹喜色,其中为首一人抱拳道:“末将乔飞,乃我家主公刘勋麾下偏将,听闻温侯落难至此,特来请温侯前往皖县叙旧。”

    “刘勋?”吕布跟陈宫对视一眼,皱了皱眉道:“不知你家主公怎会知道我在这里?”

    乔飞微笑道:“当日听闻徐州陷落噩耗,我家主公寝食难安,日夜派人前往徐州打探温侯消息,正好日前探听到温侯在此落脚,便派末将星夜兼程赶来,务必要请到温侯前往,一叙往日情谊。”

    吕布笑道:“正好,也有叙旧未曾见过子台将军,甚是想念,就烦请将军带路吧。”

    乔飞眼中喜色一闪而逝,连忙策马带路。

    吕布回头看向陈宫张辽等人笑道:“汝南空虚,无粮可借,我正愁这一路上从何处筹措粮草,这刘子台来的倒是及时。”

    陈宫皱眉看了前方乔飞一眼,低声道:“事有蹊跷,主公不可不防。”

    “嗯。”吕布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一行人跟着乔飞三人,径直往庐江方向而去。

看过《附身吕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