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十六章 目标
    初春的清晨,为这座小城添加了几分生机,空气中依旧带着浓浓的寒意,却自有一股春意流淌在其间。

    朝阳的光线透过窗纸洒落在房间里,一夜云雨之后的貂蝉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难言的魅力,看着床榻上经过雨露滋润过后的家人,带着一股难言的慵懒和安适,散发着一股惊人的魅力,丝被下那完美的曲线和无暇的玲珑躯体,让吕布怔怔失神。

    突然发现,其实这样下去,也不错,有座小城,绝色娇妻在侧,人生如此,夫复何求?毕竟他现在这具身体已经不再年轻,与其奔波劳碌,倒不如安享太平。

    这样的念头,只是在吕布脑海中闪过,很快便被他甩出脑海,若是在太平盛世,这样的结局或许不错,但现在却是个人吃人的乱世,而他,是吕布,他的身份,他的能力,还有他拥有的东西,一旦他真的这样去做,去懈怠,那终有一天,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貂蝉,都会被人剥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吕布身上有着太多令他人忌惮的东西,天下第一的勇武,桀骜不驯的性格,出色的作战能力,哪怕他现在已经兵败徐州,也绝没有一个诸侯希望在战场上看到他的身影站在敌对的阵营。

    他不能停,也不敢停,一旦他的脚步停下,就是走向灭亡的时候,吕布不希望有一天,貂蝉成为别人的禁脔,这种事情,就算只是想想,心中都会生出一股憋闷的情绪,更何况,就算是在另一个世界的他,也绝不是什么甘于平凡的人。

    不管是为了佳人还是为了自己,胸中的斗志,都绝对不能停息。

    怔然半晌,当吕布目光重新恢复焦距的时候,眼神里那股安逸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斗志,既然来到这个时代,还附赠了自己一根金手指,若不做出些惊人的业绩,怎对得起来这世上走一遭?

    “夫君?”一对犹如白玉般没有任何瑕疵的手臂自吕布腋下伸出,轻轻地楼主吕布强壮的胸膛。

    “蝉儿?”感受着背后传来的那股熟悉的柔腻感,一夜深入交流过后,那股陌生感已经迅速消退,伸手拉住貂蝉的柔荑:“我去跟公台他们商量些事情,你去梳洗一番,最迟明天,我们就要继续赶路了。”

    对于未来,吕布大致有些想法,他要跟陈宫商量一番具体的事宜。

    “又要走了?”貂蝉闻言,黛眉间闪过一抹愁绪,她并不是一个太喜欢战争的女人,看着吕布,喃喃道:“现在这样,不好吗?何必再去争抢?”

    “孩子话。”吕布轻轻地解开扣在胸前的那一对柔荑,摇头道:“这个世界,很多东西不是我想退出就可以退出的,就算我不想去抢,别人未必会愿意放过我们的。”

    吕布站起身来,看着貂蝉失神的目光,突然想起前世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安慰的拍了拍那圆润的香肩,温声道:“等着,很快,我们就会结束这东奔西走的日子,我会为你打下一片真正安定的家。”

    “家么?”怔怔的看着吕布穿起衣架离去的背影,貂蝉突然柔柔的一笑:“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啊。”

    并没有听到貂蝉之后的话语,吕布穿戴整齐,挎上宝剑,径直向外走去,这一夜,不只是他穿越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夜,同样,梦境战场中,在三场激烈的搏杀之中,他的箭术、骑术和戟术齐齐突破第七级,按照从系统那里得来的评价,就算是在技巧上,自己如今也算得上一流了,虽然还远未达到巅峰,但对付寻常一流武将,以前任留下来那变态的天赋,已经可以轻松解决了。

    吕布突然有些迫切的希望尽快开启诸侯讨董的梦境战场了,如今吕布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技巧达到一个瓶颈,第一个战场,对自己的提升已经很有限了,只有与真正巅峰高手交手,才能继续提高自己的实力。

    所以,他必须尽快拥有一块自己的地盘,只有那样,才能获得源源不绝的成就点和声望,无论是强化自己还是强化部下,都需要大量的成就点。

    议事厅中,陈宫、张辽、高顺以及郝昭已经等候在这里,这座小城虽然安定,但毕竟不是久留之地。

    “公台眉宇间透着一股喜色,说说是什么好事。”吕布脸上带着豪爽的笑容,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挥挥手,示意四人坐下。

    “的确有一个好消息要与主公说。”陈宫和张辽相视一眼,微笑道。

    “哦?说说。”吕布接过郝昭递来的茶碗,喝了一口清水,笑问道。

    “已经得到确切消息,曹操退兵了。”张辽笑道。

    “这么快?”吕布微微惊讶的看向陈宫,得到确切答案之后,一对剑眉却是皱了起来。

    “主公,曹操退兵,为何主公反倒愁眉不展?”陈宫惊讶的看向吕布,曹操一走,压在众人心口的大石也算落地了,毕竟如今的吕布,无论如何,都没有资本与曹操对抗才对。

    “曹操退兵,对我们目前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吕布点点头,随即摇头苦笑道:“不过也代表曹操周围,如今已经没有人再能牵制曹操,让他可以安心的去对付袁术,袁术一灭,中原之地,就是曹操的天下,从长远来看,这对我们,并非什么好消息。”

    曹操一统中原,以中原的人口基数,如果袁绍坐视不理的话,用不了几年,曹操就能拉起一支足以横扫天下的大军,这也是官渡之战的真正原因,北方只能有一个霸主,袁绍看着虽然号称四州之主,但幽并二州,常年受胡患侵害,地广人稀,两个州的人口加在一起,都未必比得上曹操治下的一个郡。

    至于青州,当年也是黄巾之乱的重灾区,算起来,袁绍手中真正算是富庶的,也只有一个冀州,论人口,根本没办法跟曹操相比,而在冷兵器时代,人口代表的就是战力,就是军队,此前曹操周边,不算袁绍,也有吕布、袁术乃至张绣牵制。

    但如今,吕布一灭,徐州尽数归入曹操,张绣用不了多久也会投降,一旦曹操灭掉袁术,周围也将没了掣肘诸侯,如果再不开战,不出十年,袁绍就要退出历史舞台,这才是官渡之战背后真正的因素,袁绍自然不甘心让出北方霸主的地位,而曹操此刻,也有了一统天下的雄心,所以,袁绍要趁曹操发展起来之前,将这个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而曹操,为了保住自己的果实,也必须迎战。

    然而,这一切,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吕布很清楚,就算知道这段历史的起因、经过甚至结果,但自己现在,已经失去插手这场战争的资格。

    吕布的话,也让陈宫、张辽四人陷入了沉默。

    良久,陈宫突然一笑,看向吕布道:“不知主公有何想法?”主公能有大局观,作为臣子,自然也会欣慰。

    “先要尽快离开徐州。”吕布用毛笔在地图上的徐州之上画了个叉:“这块地方,已经不再属于我们,留在这里,也别想能重新站住脚跟,而且徐州经历曹操几次征伐,已不复往日富庶,人口凋零,加上世家掣肘,就算拿下,也无可图之处,趁早弃之。”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要去哪?”吕布看了看陈宫,又看了看张辽,沉声道:“这是我们最重要的问题,首先,要为我们的未来确立一个明确的目标,然后,我们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要为这个目标铺路。”

    陈宫闻言点点头,走上前来,在曹操所控制的兖州、豫州上面画了一个圈,想了想,又将袁绍所代表的地方圈了一圈:“这两处是曹操和袁绍如今所占据的地域,不可图。”

    “袁术如今已经是冢中枯骨,而且汝南虽然富庶,如今却处于曹操的包夹之下,隔江有江东虎视眈眈,又有刘表再侧,已是一处绝地。”张辽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闷,这样一来,江东、荆州乃至蜀中可说都是世家门阀的天下,以吕布如今的境遇,不好去碰。

    吕布和陈宫突然同时苦笑一声,看着地图上那块广博的地方,吕布突然摇头笑道:“没想到绕了一圈,最后还是要回到这里。”

    “这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陈宫看着地图上面那处他们起家的地方,摇头感叹道:“如今想来,却还要感谢他们,若非经过他们几次荼毒,这里的世家门阀的力量可不比其他地方差。”

    “却正好便宜了我们。”吕布点了点头:“就这里了,现在想想我们现在该如何到这里吧。”

    “而且还有几个问题,必须解决。”陈宫沉声道。

    “报~”

    吕布正要询问,一名亲卫突然一阵风般冲进议事厅,嘶声道:“君侯,大事不好,十里外发现大批军队。”

看过《附身吕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