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很纯很暧昧 > 052.中奖


    “是的……”张修禄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

    “你们兄弟两个的人品我实在是不敢恭维,我爸和你们都是一个车间的同事,你们居然也来偷!就不怕被人发现?”杨明有些不屑的看着张修禄,按他这个岁数,杨明都应该管他叫叔了,居然还敢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来。

    “我们骗杨师傅说厂长有事儿找他,那时候厂长正在开会,所以他就得多等一会儿,我们就趁着这个空档过来的……”张修禄解释道:“而且我们商量好了,只拿彩票走,不拿其它的东西,就算杨师傅发现家里面进贼了,但是东西没丢,他也就不会深究了。”

    “你们想的倒是挺好,知道我爸肯定不会注意少了一张彩票!”杨明点了点头:“对了,我家的钥匙你们从哪里得来的?”杨明记得他们走的时候是用钥匙把门锁上的!

    “我们趁着杨师傅不注意,偷偷拿去配的!”张修禄说道。

    “拿来!”杨明一伸手。

    张修禄乖乖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钥匙交给了杨明。

    “就这一把?”杨明随口问了一句,但没想到这么随便的一句,居然起了大用了。

    “是……是的!”张修禄忙不迭的点头答道。

    ——“柜子上面的抽屉里还有一把,哼哼,等有机会去祸害你家一下,就算不偷东西,也要把你家的电视泡洗衣盆里!”

    “你唬弄谁呢!”杨明气得大怒,一脚踹了过去,把张修禄踢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径自来到柜子前,从上面的抽屉里取来了另一把钥匙,冷笑道:“你留着一把备用,是不是准备伺机报复我家一下?比如把电视机泡到洗衣盆里?”

    “我……我……”张修禄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不相信杨明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最起码他觉得杨明不但暴力,而且很精明,自己只要一说谎话就会被他揭穿。

    “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今天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但是你们也不要存有什么报复心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借机找我爸的麻烦,别怪我不客气,老子是二进宫的人了,也不在乎多进几次,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杨明将两把钥匙收好,森然说道。

    杨明虽然觉得自己进局子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但是对付这种恶人,你只有比他们更恶,这样他们才会怕你!

    “我们不敢,不敢!”张修禄听后立刻点头保证道。

    ——“老杨怎么有个这么狠的儿子啊,也没听他提起过……对了,想起来了,听说这小子初中的时候就是这一片儿的小混混头子了!我的妈呀,怎么惹上他了!他真就这么放过我们了?他以后不能再报复我们了吧?”

    杨明知道,这回他是真正的怕了自己了,别说报复自己父亲了,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报复他了!

    知道了他的想法,杨明这才满意的走出了张修禄的家,快步向自己家走去,他要赶在父亲回来之间,把家里收拾一下,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何必再让父亲知道家里来了贼而担心呢。

    还好这里离家不是很远,杨明很快的就赶了回去,这时候父亲还没有回家,估计那个厂长还没有开完会,父亲还在他的办公室傻等着!

    杨明快速的将张修禄和张修福兄弟俩弄乱的东西归到了原位,因为是自己家,杨明很熟悉东西摆放的位置,所以很快就弄完了一切。

    杨明这才拿出那张福利彩票,上面是流行的双色球玩法,虽然不知道中了多少钱,但肯定不会是几百万那种,他没听说这一期的双色球开出一等奖来。

    杨明拿出电话本,找到了省彩票中心自动查询台的电话拨了过去,根据语音提示把彩票的号码输了进去!电话那边传来了:“您好,请等待,正在为您查询……”

    杨明此刻的心情很激动,虽然知道不是中了大奖,但起码是了!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同样的感觉,那是一种期待,兴奋的期待!

    “您好,恭喜您,您中了第XXX期双色球X等奖,奖金为六万元整……”

    六万!居然中了六万!杨明不在乎钱,但是现在自己家的状况,这六万已经是一笔很大的金额了!如果父母知道后肯定会很高兴!

    松江客车厂的职工大部分都不是很富有,难怪张修禄他们会见财起意!

    又过了一会儿,杨父才回到家中,看见杨明后,举着手里的两个手提袋说道:“大明,今天回来晚了,来不及做饭了,我在楼下的小饭馆要了点儿菜,又买了馒头,快来吃完后去上学!”

    杨明听后,连忙接过了父亲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厨房的餐桌上,将里面的菜放在了盘子中,原来是鱼香肉丝和麻辣豆腐,都是杨明平时最喜欢吃的菜!

    杨明业确实饿了,刚才跟着张修禄两个折腾了半天,费了不少体力,于是抓起一个馒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了几口,杨明发现父亲并没有吃,而是坐在一旁慈祥的看着他!

    “爸,你也吃啊!”杨明说道。

    “我先不吃了,你吃吧,我一会儿自己对付一点儿就行了!”杨父说道。

    “爸,我吃不了!您快吃吧!”杨明说着,拿起一个馒头递给了父亲。

    “没事儿,吃不了给你留着晚上回来吃!”杨父把馒头又放回了塑料口袋里。

    杨明知道父亲是舍不得吃,像他这样的家庭,除了有特殊情况,很少会从饭店要菜!杨明有些心酸,他忽然想起了彩票的事情,连忙问道:“爸,你买彩票了?”

    “彩票?我哪有闲钱买那东西!”杨父笑道。

    “爸,这不是您买的?”杨明把那张彩票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看过《很纯很暧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