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很纯很暧昧 > 051.入室抢劫?


    两个小偷来到一间平房前面,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杨明看准了这个机会,猛地蹿了过去。

    后进屋的一个小偷正准备关门,忽然感到一股大力把门向反方向扯去,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门把手就从手中脱开了。他刚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却看见了一只不断在眼前放大的拳头最终击在了他的面门上!之后是清晰的大脑在头壳中震荡的感觉,然后慢慢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杨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虽然他有把握搞定这两个家伙,但是能够更把握一点儿谁会去冒险呢!所以杨明一上来就用了全力,击打在这个正要关门的小偷的额头上。

    杨名的拳头虽然不能说是铁拳,但在娱乐城打拳的时候,一百公斤的极限数字他可是轻易就能打出来。但自己的拳头到底能达到什么重量,杨明也没测试过,他不是专业的拳手,娱乐场里的最大数字就是一百。即使这样,杨明也不认为这家伙的头部受了重击之后还能爬起来。

    两个人先搞定一个,剩下的那个就容易多了,杨明想怎么玩,那都是他说的算了。

    “大哥,你关个门怎么这么长时间?咱俩快点儿商量一下,把奖兑了!”之前进去的那个人不耐烦的从里屋走了出来,当他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人正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猛然一惊:“你——你是什么人!”

    这话一出口,随即他就看见了倒在门口的大哥,面上的神色立刻变了变,声音里略显惊慌的喝道:“你要干什么!入室抢劫!你……你别过来,我要叫人了!”

    入室抢劫?杨明听后哭笑不得,貌似入室抢劫的人是你们吧?不过杨明看他这么软蛋的样子,有些好笑,还以为是个硬茬子呢,白长这么壮实了!杨明自认为也很威猛,但绝对没有他这么膀。所以杨明更加确定了这两个人刚刚是第一次作案。

    “叫人?好啊,打电话找警察来啊,告诉他们这里有两个刚行完窃的小偷!”杨明揶揄道。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的……”面前的人神色变了变,眼中泛起了一丝凶光:“我X你妈,去死吧!”

    面前的人抓起一把螺丝刀,用力的向杨明的小腹部刺了过来。

    杨明以前打架的时候,从来不拿凶器,他最恨那种拿刀子的那种人。打架只能说明你想教训对方,动刀子那就是想要人命了!

    杨明皱了皱眉,闪过了来人的一击,趁着他还惯性的向前冲的时候,杨明一脚踢向了他的下体!这么阴损的招事杨明一般很少用,但是对付这种手拿利器的人,杨明是丝毫不留情面。

    “啪哒”螺丝刀子掉在了地上,面前的人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裆部,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东西拿出来!”杨明可不管他痛苦不痛苦,拽着他的头发一把将他拉了起来按在了墙上。

    “什、什么东西!”面前的人此时的眼中再没了刚才的凶狠,取而代之的是恐惧,深深的恐惧!

    ——“他不可能会知道我拿了彩票,反正彩票在大哥的裤兜里,我要是不承认,他也没有办法!”杨明惊奇的发现,自己又能看到他的想法了!

    “哼,你一定在想,你不承认的话,我就会认为你什么都没拿吧?”杨明冷笑道。

    面前的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又赶紧的摇了摇头。

    ——“他在诈我,我可不能露馅了!”

    “你以为我在诈你?”杨明笑着松开他,然后从之前被打晕的那个人的裤兜里,摸出了一张福利彩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杨明一直用余光注意着刚才的人,怕他偷袭自己。但是似乎这个人已经吓破了胆了!

    ——“他怎么知道的!不可能啊!”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为什么要去杨大海家偷这张彩票?”杨明已经确定了这两个人肯定是认识自己父亲的,不然他们不可能一口一个“老杨”!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啊,这彩票是我哥前天买的,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杨大海……”面前的人狡辩道。

    ——“他怎么知道杨大海的?他是杨大海的什么人?”

    “我叫杨明,是杨大海的儿子!”杨明突然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呢……”面前的人惊恐的望着杨明。

    “我猜的,因为你的眼睛在欺骗我。”杨明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的秘密:“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一切,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们两个揍一顿再交给警察!”

    ——“还要揍一顿?”那人显然吓了一跳。

    “对了,我也不介意告诉你一件事儿,我刚从看守所里出来,里面的兄弟很多,你们如果进去之后,他们会替我每天问候你们的。”杨明吓唬他道。

    “你确定不报警?”面前的人战战兢兢的问道。

    “你认为你有的选择么?”杨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就算你不说,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到了警察局你一样会说出来。”

    “好,我说!”面前的人知道杨明说的是实情,就算现在不说,到了警察局还能不说?

    杨明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叫张修禄,我哥叫张修福,我们俩都是松江客车厂的工人,和杨大海是一个车间的。前天,杨师傅让我哥帮他出去破钱,门口的小食杂店不给破,没办法就到对面的彩站买了一注彩票……”

    杨明听了张修禄的解释,有些哭笑不得。怪不得呢,要不然自己的父亲肯定不会去买什么彩票。买回来以后,肯定也是随手一扔,掉床底下了也不知道。因为他根本不认为能中奖!现在看来,这张彩票是中奖了,而这两兄弟见财起意,想要把彩票偷出来!

    这么说来,那自己是不是还要感谢这两兄弟呢?要不是他们,这张彩票就被埋没了!

    “然后你们发现这张彩票中奖了,就想据为己有,我说的没错吧?”杨明接着他的话说道。

看过《很纯很暧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