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很纯很暧昧 > 041.奇怪的老头


    “豹大哥,我知道你这个人讲义气,但是还是算了吧,我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杨明摇了摇头。

    “怎么!看不起我老豹是不是?”暴三立怒道。

    “怎么能呢,我是不想连累豹大哥,王志涛家里很有势力,听说他父亲是本市的雄风集团的董事长,我们暂时还斗不过他!”杨明特意用了暂时两个字。因为他知道,这个仇已经结下了,找王志涛还回来那是迟早的事儿!换作原来他不敢说,但是现在他不是一般人了,雄风集团算什么,自己总有一天会比他强的多。

    “是啊,是我误会兄弟了,你说的对,雄风集团,根本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斗得过的。”暴三立此刻也有些伤感。他们这些出来混的人有时候觉得很不平衡,同样是做违法的事情,自己做了却要坐牢,而那些有钱人甚至做着比自己坏百倍的事情,依然逍遥法外!

    “不说这个了,豹大哥,你是怎么进来的?”杨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

    “我啊,还能因为什么,和人打架呗,也是兄弟走了眼了,没弄清那伙人的身份!那天我和几个兄弟出去喝酒,喝多了我去厕所放水,赶得也巧,正好另一个人也急着放水,但是小便池就有一个,我俩就抢了起来,我就把他给揍了!”暴三立说道:“本来我以为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这家伙回去之后又喊来了五个人,手里拿着警棍找到了我们的包厢,我们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照样把他们五个给干翻了,后来警察来了,我们才知道,那六个人都是卫生监查大队的!我们是小混混,警察听哪面的自然可想而知,我和几个兄弟就因为殴打公务人员被拘留了!还得赔人家医药费!”

    杨明听后拍了拍暴三立的肩膀道:“虽然那帮人是官员,但是这事儿你也有点儿毛病,各打五十大板,你也别太在意了!”

    “我也没想别的,只是有点儿不爽,凭什么那几个人在医院里享受着,我们兄弟坐牢!”暴三立有些气愤的说道。

    “噗!”杨明听后差点儿笑翻了:“豹哥,你也太逗了吧,人家都进医院了,那还叫享受啊?”

    暴三立听后也嘿嘿地笑了起来:“哥几个手重了点儿,估计这几位也得躺上一阵子了!”

    没多久,杨明就和这间牢房里的人混熟了,那个竹竿似的男人是暴三立的手下,叫齐文瑞,那天打人也有他的份儿,还有一个手下翟雷被关在了其他的号子里。

    那个因为抢劫进来的叫李达,是个老油子,进来多少次自己都记不清了。李达是单纯的行政拘留,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被放出去。而那个老头子,暴三立也不认识,只是说他是个神经病,关在这里很久了,听别的号子里的老人说,最少有七八年了吧。

    七八年?杨明愕然,看守所里怎么可能有人关了七八年不上庭?问暴三立,他也不知道,只是说可能是历史遗留问题。

    杨明来到看守所的时候,已经吃过晚饭了,所以和暴三立说了一会儿话,就到自己的床铺上睡觉去了。

    半夜里,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把杨明丛梦中惊醒。

    “下雨了,天晴了,天晴别忘穿棉袄——!下雪了,天晴了,天晴别忘戴草帽——!”

    “谁!”杨明从床铺上坐了起来,抬头发现,号子里的人都醒了。暴三立见杨明也被吵醒了,苦笑着对他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那个老头的床铺,小声说道:“那老头就是这样,一阵儿清醒一阵儿糊涂的,半夜唱歌,这不是第一次了!”

    “那就没人管么?”杨明奇怪的问道。

    “据说开始的时候管教来了几次,但是看他神经有点儿不正常,也就不管他了。”暴三立说道:“挺可怜的一个老头,也没见他有什么亲人。”

    杨明叹了口气,又躺回了床上,老头唱了一阵子歌就安静了,不一会儿,整个号子里都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杨明特意注意了一下那个老头,老头没犯病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跟着他们去吃饭,喝水,但是一言不发。

    “嘿。老头,你拿那么多的馒头,也不怕噎死,我们后面的人都没有了!”一个绿毛青年对老头推搡了一把,老头手中的馒头滚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绿毛身边的几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几个人都是街头的小混混,平时就以欺负弱小为乐趣,前两天因为抢劫一个卖水果的老头,被警察抓个正着,就被处以了十五天的行政拘留。

    老头正想弯腰捡起地上的馒头,一只手抢在了他的面前,手的主人正是杨明!

    杨明从地上抓起了那颗馒头,然后在鞋底上又蹭了蹭,这才站起身来。绿毛几个小混混都一脸的不明所以,看着手中拿了一个脏馒头,微笑着的杨明。

    杨明看了看眼前的绿毛,一把捏住了他的腮帮子,将脏馒头向他口中塞去。

    “呃——啊!”绿毛拼命的挣扎想要闭上嘴巴,可是杨明加在他嘴上的力道大的惊人,绿毛只能眼看着脏馒头被塞入自己嘴中。

    “既然你怕没有,那我就让给你一个好了!”杨明面无表情地说道。末了还不忘用右手使劲地把馒头向绿毛的嗓子眼里压了压。

    “呕——咳——咳——”绿毛捏着自己的嗓子剧烈的咳嗽起来,馒头卡得他无法呼吸,一张脸都变成了紫色,加上他那一头绿发,就像是菜地里的茄子。

    “你妈,不想活了是吧!”绿毛身边的一个人刚想发怒,就被旁边的人拦住了,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那个想发怒的人看了杨明一眼,有些畏惧的搀着绿毛离开了。

看过《很纯很暧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