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很纯很暧昧 > 003.抱打不平


    “草,你还看我,看你妈X呀你,老不死的,和你说话没听见啊?想要摆摊就得交钱!”黄毛随便踢出一脚,就把老头的地摊上面的东西给踢乱了。

    “后生,我和你无冤无仇,我卖我的东西,你走你的路,我们互不干涉,你为什么还要找老朽的麻烦?”那老头叹了口气说道。

    “妈的,你整几句文言文就以为自己是孔乙己了?”旁边一个蓄着长发的青年不耐烦了,上去一把掀了老头的摊,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一把老骨头了就不揍你了,免得别人说我们不尊老爱幼,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我磕个头叫声亮哥,老子就免了你的保护费,否则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人心不古啊!”那老头一边收拾散落在地下的东西,一边摇头道。

    “我草!”杨明见到那老头被欺负,顿时火冒三丈。一个靠着摆地摊过活的老人,本来就够值得同情的了,这两个家伙居然还要收人家的保护费!

    杨明跳下自行车就冲到老头身边,怒视着两人。

    “呦?这不是杨哥么?”那个蓄着长发的青年看见杨明一愣,随即认出他来。

    “既然认识我,还不快滚!”杨明见他们认识自己,觉得不用自己动手也能解决了。毕竟杨明的名号当年可是响当当的,谁不知道当年打架不要命专门下死手的“杨疯子”啊!其实那时候杨明纯属为了发泄,把自己心中的压抑以及对苏雅的思念全部发泄到了自己对手的身上。但是久而久之,杨明的名号也闯出来了。直到上了高中,杨明也成熟了,知道成年人把人打坏了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也就很少再与人动手了。

    “嘿嘿,叫你句杨哥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哥了?给你面子敬你是前辈,不给你面子你就什么都不是!你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我张宇亮说得算了!”长发青年往杨明面前吐了一口浓痰,不屑地说道:“MLGBD,这没你什么事儿,该上哪儿上哪儿去!”

    杨明气得脸色铁青,这个张宇亮他听说过,当年也是他们一所初中的,只不过比自己小两届,当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着杨哥的小崽儿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叫嚣了!

    “亮哥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啊,耳朵聋了还是不服啊?找揍是不是?”黄毛见杨明没反应,上前推了杨明一把。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张宇亮也看出杨明生气了,不过在他看来,杨明只是个过气的大哥,没什么好怕的,于是捏着嗓子唱起了《大哥》,那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杨明上前一把抓住了张宇亮的喉咙,直接卡着他的脖子把他推到了墙角,冷笑道:“你说的不错,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但是我照样能扁你,你信不信?”

    “咳……咳……,我X你妈,放开我!”张宇亮被卡得喘不过气来。

    那黄毛见张宇亮被抓,顺手抄起一块砖头向杨明砸来。杨明听见身后的呼呼风声,赶忙松开张宇亮身子向旁边一侧,无奈黄毛离自己太近,刚才自己又太大意了,结果黄毛一板砖拍在了杨明的腰上,只听“卡擦”一声,砖头碎成了两半。

    黄毛看得目瞪口呆,这家伙练过硬气功不成?居然用腰把砖头给顶碎了?

    而杨明则是心中愤怒,这黄毛下手居然这么狠,这一砖头要是拍在自己后脑勺上,自己没准儿立马就重生追美去了。

    (推荐老鱼的一本完本极品重生类小说《重生追美记》书号:86766,想看扮猪吃老虎的就去爽吧!)

    杨明这回是真怒了,出手丝毫不讲情面,上去一脚就先把那个偷袭自己的黄毛给蹬了个仰八叉,又狠狠地在他肚子上踹了两脚。黄毛差点儿没翻了白眼,胃中一阵翻滚,把中午吃的饭全部吐了出来。

    而张宇亮则是更加严重了,杨明见他是主谋,而且还出言“问候”过自己的母亲,于是毫不留情的一拳把他的鼻梁骨打断了,又把他的双手反剪过来,使劲一推,张宇亮的两只胳膊当场脱臼。痛得他连叫都没叫就昏了过去。

    杨明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愤怒,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老头呢,于是回过头来说道:“老头,不要在这附近摆摊了,这里学校多,社会的混混也多,你去菜市场那边吧!”

    “谢谢你啊,后生!”老头笑眯眯的看着杨明说道。

    杨明被他看得直发毛,不禁莫名其妙道:“老头,你看我做什么?”

    “莫非后生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不然怎么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老头说道。

    “金钟罩?铁布衫?老头,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杨明被问得莫名其妙。

    “呵呵,后生,老朽也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世外高人,不过你也别瞒着老朽了,你如果没有那硬气功,怎么能用腰部把砖头顶碎?”老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啊!”杨明这才想起来砖头的问题,惊呼着赶紧把手伸到大衣侧面的兜里,从里面掏出一个眼镜盒来。眼镜盒已经裂了,显然是被黄毛砸的。

    “……”那老头一阵无语。

    “我的眼镜啊!”杨明见到眼镜盒里变得稀巴烂的眼镜,立刻一声惨叫。杨明平时不戴眼镜,由于在学校坐得位置靠后,看不清黑板,杨父才给他花钱配了副眼镜。今天上午杨明为了打台球方便瞄准,就戴上了眼镜,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就随手放进了衣兜,没想到这么快就壮烈牺牲了。

    “后生,你别难过了……”老头见到杨明是因为自己才打烂了眼镜心中有些惭愧。

    “能不难过么!一百多块钱啊!”杨明心疼的说道。倒不是杨明太在乎钱了,是因为父亲本来工资就不高,花钱给自己配个眼镜要省吃俭用好几天。

    “……”老头叹了口气道:“算了,后生,我赔给你一个眼镜就是了,你别难过了。”

看过《很纯很暧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