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很纯很暧昧 > 002.下定决心


    杨明跑到学校大门口,呼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不是不想学习,可是他自己什么程度自己心里最清楚,耽误的太多了,根本就赶不上来。

    曾几何时,初中时的杨明也是一名成绩优异的学生,但是,却因为一个意外,让杨明走向了堕落……

    想起了苏雅,那个眼睛大大瓷娃娃般的女孩子,自己青涩的初恋……这一切,却因为当时杨明的那个班主任,毁掉了。

    杨明和苏雅都是班里的前几名,又是同桌,两个人走的自然近些。但是小孩子间仅仅是互存好感而已,行为上根本不曾越过雷池半步。

    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杨明和苏雅双双被叫进了班主任吴迟仁的办公室。

    杨明和苏雅的父亲都在,杨父和苏父均是满脸阴云,吴迟仁添油加醋的把二人的“早恋”情形编排了一遍,然后特意“好心”的安慰杨父道:“孩子还小,千万不要打他啊!”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倒是提醒了杨父,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了杨明一个大耳光,直把杨明打得愣住了!从小到大父亲可是从来都没这么打过他啊!

    杨明顿时委屈的泪流满面。苏雅担心的看着杨明,想要阻止杨父继续施暴,却被苏父给拉到了一边。训斥道:“你就算找对象,也不能找这样的啊!你看看他们家什么条件,都是工人!”

    杨父听了苏父的话,脸皮一跳,又给了杨明一个飞踹。杨明哭了,苏雅也哭了。只有一个人在笑,在得意地笑,这个人就是吴迟仁。

    后来杨明才知道,父亲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吴迟仁之前就说了很多诸如苏家多么有钱,苏雅是个小公主,怎么能看上杨明,一定是年龄小受了杨明的蛊惑之类的话。

    吴迟仁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苏父平时给他上了礼,而杨父没有。

    第二天,苏雅就转学了。杨明因为调戏女同学被记了大过。本身这事儿也没这么严重,但是苏雅一转学,吴迟仁就少了一条财路,自然把恨泻在了杨明身上。

    之后,杨明就开始堕落了……

    打架,斗殴,抽烟,喝酒,和校外的小流氓混在一起,俨然成了校园的一霸。

    考高中的时候,勉强靠着以前的底子,够上了个自费的分数线。杨明不想让父亲为自己花钱了,可是杨父在那件事儿之后也想明白了,是自己冤枉了儿子,不管怎么样,都想补偿儿子一下。

    走到台球室门口,见到李大刚正坐在沙发上跟台球室的老板聊着家常,见杨明进来,两人同时说道:“杨哥来了。”

    杨明冲他俩点了点头。这台球室的老板徐鹏原来也是杨明初中的,当年就和杨明混在一起,后来没考上高中,就开了一间台球室。

    这附近的混混基本都认识杨明,知道徐鹏和杨明的关系,给他几分面子,也就没人过来捣乱。所以徐鹏对杨明还是很尊敬的。

    杨明抛开了脑中刚才那些不快的记忆,对两人笑道:“早上没人,徐鹏,咱俩先挂一杆?”

    “好啊,不过杨哥你得让着点儿我!”徐鹏一跃而起,就去取球杆了。

    李大刚扔给杨明一只烟,杨明拿起来闻了一下说道:“行啊,抽得起红河了?”

    “徐鹏的,嘿嘿。”李大刚干笑道。他家里情况和杨明差不多,上高中的时候走的是体育特长,文化课也是一塌糊涂。

    徐鹏把球杆递给了杨明一根,杨明掂在手里找了找感觉,来到案子前面说道:“谁先开球?”

    “我先来吧,我怕你直接一杆收了!”

    ……………………

    中午,杨明回家吃饭。

    这是他每天最痛苦的时刻,看到父亲那张布满皱纹的脸,那殷切的眼神,杨明就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他。

    不论工厂有多忙,杨父都会准时回家给杨明做饭吃。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饭菜,杨明就觉得自己应该努力学习。可是不是自己不想努力,而是已经力不从心了。

    “大明,学校课程很紧吧。”杨父慈祥的坐在饭桌边,每天都是等杨明吃完了,他才吃。

    “爸,你也吃。”杨明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学校还好吧。”

    “还有半年了,自己努努力,怎么说也去读个大学,不然以后像爸似的当一辈子工人。”杨父叹道。他知道杨明自甘堕落的原因,也知道那件事儿是自己对不起杨明,所以也没有勉强:“如果今年实在考不上,咱复读一年也成,爸给你掏钱!”

    杨明听后心中一阵感动,可是自己什么样自己最清楚了,只是安慰父亲道:“爸,我会尽力的,考不上我就去找点事儿做!”

    杨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慈爱的看了杨明一眼,可是眼中的期盼却瞒不了杨明。

    下午,杨明去学校上课,杨父回工厂上班。杨父那辆“二八”自行车已经给了杨明,自己徒步去工厂。其实杨明的学校比工厂还近,但这样是为了杨明能尽快赶到学校节省些时间来复习功课。看着父亲那日渐佝偻的背影,杨明的内心被深深地触动了。

    学习?好吧,那就学吧!如果真能考上个大学,对父亲也是个交待,考不上,自己尽力了,那也问心无愧!杨明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老头,你知不知道这地盘是亮哥罩的?摆摊做生意就得交保护费,不然万一有个天灾人祸的,我们可不负责啊!”一个黄毛正掐着腰牛逼烘烘的对一个摆摊老头喝斥着。

    杨明皱了皱眉,前面不远处,两个小流氓正在欺负一个摆地摊的老头。杨明不是多管闲事儿的人,但是却是个见不得别人随便欺负弱小的人!

    两个年轻人欺负一个老头子算什么能耐?

看过《很纯很暧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