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月风华 > 第四一七章 侦办

第四一七章 侦办

  黑色流云裙在身的紫衣监少监陈曦出现在京都府大堂外时,以京都府尹夏彦之为首的大小官吏纷纷出门迎上去。

  “陈大人,陈大人。”夏彦之几乎是小跑着迎向陈曦,一只手还向前挥舞,就像看到了久别重逢的故人,声音却不失恭敬:“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京都府衙今日真是蓬荜生辉,来来来,快请进快请进!”

  在这节骨眼上,紫衣监的人突然到来,夏彦之面上带笑,后背冒冷汗。

  圣人登基之后,朝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后宫太监的力量开始崛起。

  自大唐立国以来,虽然也曾经有太监成势的时候,但至今为止,却没能真正掀起什么风浪。

  历代天子对太监是既用之亦防之,绝不会让太监形成势力。

  不过当今圣人登基十多年来,宦官已然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

  众所周知,门下省实际上是由宫中总管大太监把持,与南院并驾齐驱的北院,早先本就是直接受到门下省的节制,只不过几年前圣人下旨,由麝月公主挂了北院院使,北院才成为独立的衙门。

  但北院本就是属于宦官的势力范围,虽然不再受门下省直接节制,但依然被视为门下省的势力范围。

  作为宦官势力的另一个衙门,便是紫衣监。

  紫衣监直接受命于皇帝陛下,不受其他任何衙门影响,但紫衣监的总管正是把持门下省的内宫总管大太监,于是紫衣监实际上也就成为了门下省的嫡系力量。

  如果说刑部杀人还需要经过侦办审讯等繁琐的手续,那么紫衣监杀人就如同三月的细雨,润物细无声,不用经过任何手续,当然,即使死在紫衣监手中,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查出一丝一毫的线索。

  刑部杀人在明处,而紫衣监杀人在暗处。

  有些人可以利用刑部罗织罪名,正大光明敌杀死,但有些人却只能暗中刺杀。

  就譬如先帝的同胞兄弟庆王爷,文韬武略,对先帝也是忠心耿耿,曾经担任过南院院使,虽然贵为王爷,但为人低调,谦逊有礼,深得人心。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夏侯登基,虽然庆王爷并没有站出来反对,但所有人都知道,对夏侯圣后威胁最大的便是这位庆王爷。

  先帝没有皇子,赵炎括等人上书反对夏侯继位,背后的意思,分明就是由庆王爷继承皇位。

  赵炎括等人被斩之后没多久,蜗居在府里的庆王爷突然因病过世,宫里在第一时间派人封锁了王府,王府上上下下二百多口人,在庆王爷下葬的那一天,全都被殉葬。

  庆王爷死的蹊跷,可是明白人心里清楚,庆王爷之死,十有八九是紫衣监所为。

  那时候紫衣监尚未设立,但夏侯在先帝还没有驾崩之前,手上就已经控制了一支以宫中太监组成的恐怖力量,这股力量由那位内宫大总管统领,在夏侯登基不到两个月,紫衣监便即设立。

  朝中的官员们都知道紫衣监很恐怖,也知道他们杀人于无形,可是却偏偏没有任何人见过紫衣监杀人,只因为能见到紫衣监动手的人,必然是紫衣监的目标。

  紫衣监就像是圣人藏在袖中的匕首,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突然拿出来,置人于死地。

  即使是京都府尹夏彦

  之,对紫衣监知道的也并不是太多,但紫衣监的几位头脑,他却还是知道的。

  除了那位大总管,紫衣监有两名卫监,每一名卫监手下又有两名少监,而陈曦正是紫衣监四大少监之一。

  据传两名卫监各司其职,一位负责情报,一位则是负责行动,这就像行军作战,一个负责钱粮装备后勤,一个则是负责领兵作战,但事实是否如此,朝中官员们也很难确定。

  如果说刑部惹人厌恶,朝中官员是因为鄙夷厌恶不愿意与刑部的人接触,那么紫衣监就是恐怖和神秘的代名词,那群浑身上下满是阴鸷气息的太监,更是让百官敬而远之。

  紫衣监也从来不去与朝中官员主动接触,对各司衙门也不会有干涉。

  今日紫衣监少监陈曦突然前来,这对京都府来说,实在是十分反常的事情,也是让所有人心头一紧的事情。

  陈曦身着紫色流云裙,见到夏彦之上前来,率先拱手,并没有倨傲之态,反倒是十分谦和:“夏大人,打扰了。洪陵真人被杀一案,是你们京都府在负责?”

  陈曦开门见山,夏彦之心下却是一紧,心想该不会是宫里派他来查询案情吧?

  这才过了不到两天,夏彦之对凶手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如果真是宫里派陈曦来询问案情进展,自己还真是不知道如何答复,心情忐忑,勉强笑道:“正是,刑部那边在侦办兵部一案,所以洪陵真人的案子就交代下来,由京都府侦办。”

  “凶器在何处?”陈曦说话干脆利落。

  夏彦之立刻回身道:“快,将凶器取来,赶紧。”抬手道:“陈大人先进去喝杯茶。”

  紫衣监的少监大人亲自登门来过问此案,京都府上下自然是诚惶诚恐。

  茶刚上来,京都府判官就亲自将凶器拿了过来,摆放在桌子上,除了长弓箭盒,便是衣衫腰甲都一一摆在桌子上。

  “陈大人,这是在道观边上的林中发现。”夏彦之亲自解释道:“昨晚真人被刺之后,长生观连夜就向刑部禀报,天亮之后,也立刻向宫中奏报了过去。当夜刑部接到报案,便将这件案子交到了京都府这边,所以天亮之前,下官便派人前往案发现场勘察。在宫中旨意下来之前,下官就已经命人保护好了现场。”

  他身为京都府尹,在大唐亦是正三品官员,与各部侍郎平级。

  紫衣监是特殊的衙门,虽然有总管、卫监和少监等官职,却并不算品级。

  三品官员即使在京都,也是拿的出手,不过面对紫衣监不论品级的少监,夏彦之却还是自称下官。

  “唐府丞,那天晚上是你带人去往现场,你将详情向陈大人禀报。”夏彦之向边上一名官员招招手,那官员立刻上前来,弯身拱手道:“下官京都府丞唐靖,拜见陈大人。”显得异常谦恭。

  京都府最高长官自然是京都府尹夏彦之,二把手就是这位唐府丞。

  “唐府丞将情况说一说吧。”陈曦淡定自若,面带一丝微笑。

  “洪陵真人是被一箭穿喉,可以断定,凶手的箭术极其了得,而且力量极强,否则绝无可能直接贯穿脖子。”唐靖正色道:“即使是龙鳞士,他们骑射无双,可是有实力以利箭穿喉的,也是凤毛麟角。”

  “唐府丞,说案子就说案子,别扯到其他人身上。”夏彦之咳嗽一声,微显不悦之色。

  唐靖忙道:“是。”又继续道:“洪陵真人被杀的时候,只穿一条裤子,上身赤裸,应该是正要休息,桌上还有一杯茶,茶水.....!”看了看夏彦之,不知道是否该说下去。

  “看我做什么?”夏彦之皱眉道:“将你知道的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全都禀报给陈大人,不要漏下一丝线索。”

  “唐府丞,你有话直说,不需要有顾忌。”陈曦含笑道:“有些事情你们也清楚,圣人日理万机,有时候需要以丹药调养龙体,洪陵真人擅长炼丹,多年来一直负责为宫里炼制丹药,圣人对他也是颇为赞许。他虽然是方外之人,却一直为宫里办差,如今有人胆大包天,竟敢刺杀真人,圣人龙颜大怒,那刺客杀的是真人,矛头却分明是指向宫中,天子脚下,凶徒如此猖狂,咱们这些做臣子的若连凶手都找不到,岂不是贻笑天下?”

  “陈大人所言极是。”夏彦之忙道:“下官等自然是竭尽全力,务必尽快侦破此案。”

  唐靖微躬身子,这才继续道:“经过检查,那杯茶水之中,似乎......!”

  “唐府丞,你们负责刑侦,调查案子,千万不要用似乎二字。”陈曦打断道:“特别是在证物上,更不能模棱两可,连你们自己都无法做出肯定的判断,又如何能让其他人信服?”

  “大人指点的是。”唐靖道:“我们断定,茶水之中有药物混在其中,如果饮下茶水,可以在片刻间就能让人浑身无力,其效用颇有些像江湖宵小之徒使用的软筋散,但这药物和软筋散却又不尽然相同。”

  陈曦并不说话,只是站在桌边,双手背负身后,仔细聆听。

  “此外我们扩大了搜索范围,很快就在道观外面的林子里找到了凶器。”唐靖指了指桌上的弓箭,声音响亮:“林子距离道观的侧墙有五六十步之遥,算不得茂密,洪陵真人入主长生观之后,说是在那里种一片树林,对道观的风水会很好,所以那片林子种下不到十年。在林中发现了弓箭和衣甲,我们对比过后,确定箭盒里的箭矢与射杀洪陵真人的那支利箭一模一样,所以可以断定,林中的物事,确实是凶器,也是被凶手抛弃在林中。”

  陈曦微微颔首,还是没有说话。

  “我们还发现,凶手的箭矢与一般的箭矢略有些不同。”夏彦之终于开口道:“他的箭簇倒刺很长,比一般的箭矢要重一些,陈大人知道,箭矢的轻重,直接关系到箭速,通常而言,只需要箭簇锋利能够刺入敌人的身体就好,其实倒刺不需要太讲究,毕竟哪怕重上一丝一毫,对会对速度有很大的影响。但凶手并不在意这一点,可见他对自己十分自信,并不担心多余的倒刺会影响速度。”

  “还有他的长弓,干、角、筋、胶、丝、漆,长弓六材都是顶尖的材质。”唐靖显然对这把弓箭倒是详细研究过:“即使是禁卫军配备的弓箭,也没能达到如此精良,这样一把精良的长弓,成本至少在七八十两银子以上。不过要将这些材质全部搜罗齐全,而且还能够以精妙的技术制造出这样的长弓,并不容易,成本虽然不到百两,但物以稀为贵,此等精制良弓,没有二三百两银子恐怕难以入手。”

  陈曦嘴角浮起浅笑,道:“能够知晓这些,唐府丞确实是博闻广记。你还能发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