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67章 贪一次大的!
    能认出此刻天空异象的人不多,但绝不是没有,邯山城内,就有数人识得,他们的话语,引动了整个邯山城的震惊,识得这议论嗡鸣滔天而起。

    邯山城第二层,一间典雅的屋舍外院子里,南天坐在石椅上,其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神色温和,似喜怒之意在其脸上很少出现,正拿着一杯酒,与南天对饮。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天空的异象出现,哗然之声隐隐传来,南天随之抬头,可他只看了一眼,就身躯一震。

    其旁那温和的中年男子,也随之看去,他目光平静,神色没有变化,但拿着酒杯的手却是抖了一下,有一些酒水溢出。

    “凝血境大圆满开尘!”

    “不像是大圆满者,我曾偶然间看到过一个天骄之辈以九百八十二条血线开尘,声势与眼前比较,还要更大一些……”这中年男子,正是曾为颜池部的首席客家,柯九思。

    “那也是凝血圆满者,这样的人一旦开尘,就算是刚刚踏入开尘境,也足以凌驾于大半开尘初期,成为顶尖!

    邯山城,何时出现了这样的人物!”南天深吸口气,他看似还算如常,但内心却是因这天空的异象,产生了复杂与惊疑。

    “此人是在邯山下的隐秘之地传出气息……要不要去看看?”柯九思目光一闪。

    “不必,此人如此声势开尘,必有足够的准备,我等若去,一旦让对方误会,得不偿失,不如等其成功后再去拜见一番。

    这等开尘,是没有可能失败的……”南天缓缓开口。

    “你说,此人会不会就是这段日子声名大振的那位神秘的墨苏?”柯九思忽然说道。

    “恩?”南天眯起双眼,望着天空的异象看了半晌,犹豫了一下,摇头开口:“我观那墨苏,不像是没有开尘,反倒更像本是开尘,因故受伤修为跌落……应该,不是他吧。”

    柯九思沉默,南天迟疑中,望着天空的异象,也有些判断不出了。

    在二人这默然中,此刻在这邯山城第三层,一处角落里,玄轮神色阴沉的站在那里,盯着天空的异象,面色变化不定。

    “此人是谁,他选择此刻开尘,定是为了进入天寒宗做准备……凝血圆满……凝血圆满……哼,你若不惹我也就罢了,若你阻挡了我的路,老夫倒真想试一试,凝血圆满开尘者,是否真的如传闻中那般强悍!”

    在这天空异象出现之时,除了邯山城的震动与议论外,其四周的三部,同样被这天空的变化引起了关注与高度的重视。

    颜池部,其所在山峰的顶端,颜鸾神色凝重的站在那里,望着天空,一头青丝随风飘摇,她穿着一身红衣,看起来美艳绝伦。

    “在我邯山城开尘,若是寻常开尘也就罢了……可你竟是少见的凝血圆满者,你可知晓,如你这样的人,是不能随意在别人家门口开尘的……你……是谁呢!”颜鸾迟疑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邯山城下,她能感受到,这个正在开尘之人,是在那里。

    但她没有贸然前去,与南天的判断一样,凝血圆满者绝非常人,这样的强者开尘,岂能没有准备,除非是深仇大恨,否则的话,很少有人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更不用说颜鸾身为颜池部族长了,她要考虑的事情,要更深一些。

    同样在这颜池部的山峰里,除了颜池部的族人一个个在注视天空的异样外,寒菲子也平静的望着天空,她的目中有疑惑,但没有羡慕与震惊。

    “若我想要开尘,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不过,此人是谁……是他么……”寒菲子皱着秀眉,沉默。

    普羌部山峰,有数人默默地站在那里,同样抬头望着天空,但却无人议论,而是在这寂静里,不知他们的心思。

    安东部,蛮公盘膝坐在山顶,他身后站着族长方申,还有魁首战首等人,一个个看着天空,神色变化不定,有震惊,有羡慕,也有疑惑。

    “有意思……”安东蛮公微微一笑。

    “凝血圆满者,除了颜池部的寒菲子外,这可是第二个,可惜……不是我安东族人。”

    此刻的苏铭,他并不知道因其血线的增加引动的开尘气机,使得天空出现了异变,使得这片隐秘之地内的所有人都不得不盘膝打坐去抵抗气血与威压的降临。

    甚至此地的变化,更是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如今的苏铭,盘膝坐在那里,他体内的血线在持续的增加中,已经从九百五十二条,达到了九百六十三!

    还在增加!

    九百六十三条血线,已经超过了寒菲子,在苏铭的身上形成了惊人的血光,似把这山洞在染红的同时,要将这里化作一片血海。

    随着其血线的增加,一种冥冥中开尘的感觉,在苏铭的心底浮现,这种感觉慢慢从模糊到了清晰,渐渐让他有种似无法压制的冲动,要去抬起手,去画出属于自己的蛮纹!

    与此同时,在苏铭体内血线增加中,其山洞外这片隐秘之地里无法离去的那近百人,一个个身子颤抖,面色苍白,他们神色惊恐,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一旦承受不住,等待他们的将是身体爆开,血线被吸撤而出!

    “这……是……凝血圆满者在开尘!”这近百人里,已经有人猜到了答案,可猜测出答案后,却是丧失了抵抗的勇气,心中浮现了深深的绝望。

    寻常开尘者,不会引动天地异象,默默选择一个安全之地开尘就好,唯有凝血圆满者,在开尘之时会引动天地变化,同时若是距离他近了,一切血线不如他之人,都会在其开尘成功的刹那,如玉碎剑愧一般,就此崩溃瓦解。

    此刻所有人都在关注这里,对于这近百被卷入之人,他们不会来救。

    苏铭呼吸急促,他的右手缓缓地抬起,心中开尘的感觉越加的强烈与清晰,甚至他此刻几乎有种肯定,若自己想,眼下就可开尘!

    但……“我还没有找到适合我开尘本命之器的材料,若此刻开尘,只能用和风遗留之物……而且我有种感觉,若此刻去压制开尘的冲动,血线……还会增加!”

    苏铭右手颤抖,他需要用莫大的毅力,才可以压住这股开尘的冲动,他的双目露出明亮之芒,那光芒里有执着,有野心!

    “九百六十三条血线,只是凝血境圆满……我不要以圆满去开尘,若真要开尘,我当去闯一闯,九百八十条以上的凝血境大圆满!

    我苏铭不开尘则已,一旦开尘,就要再无遗憾!”

    “夺灵散如今只差一味天籁枝,此物有安东部在寻找,虽说恰逢邯山老祖闭关之地大乱,但想来他们若想得到,也不会太难。

    我若开尘,选择的本命之器,不知这夺灵散药石,是否可以!此事不能心急……不能心急……”苏铭双目一闪,脸上青筋鼓起,压制自己开尘的冲动,生生的将抬起的右手放下。

    在他的右手放下的一刹那,其身体突然剧烈的震动,有轰鸣之声滔滔而起,这一压之下,如本要爆发的岩浆被生生盖住,可尽管如此,但其内积蓄的爆发力,却是自然而然的更强起来。

    轰鸣回荡,苏铭的身体立刻有种撕裂之感,违反开尘的冲动,在开尘之时强行逆转,为的是获取更多的血线,但这种方式,显然是不被允许的。

    在那身体的轰鸣中,苏铭的七窍流出鲜血,但他的双眼却是明亮。

    “何时开尘,是我的意志为主,不是这苍茫的天地,更不是冥冥中的存在!”苏铭喃喃,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他体内的血线轰然增加,从九百六十三,直接暴增十条,达到了九百七十三条!

    还在继续,九百七十四、九百七十五、九百七十六……随着血线的增加,那撕裂的感觉更加强烈,但苏铭能感受到,血线每多增加一条,自己开尘后的强大就会多出一分。

    当其体内血线达到九百七十九条,只差一条就可以成为凝血境大圆满之时,那种欲开尘的冲动,如洪水一般袭来,冲击苏铭的意识,让他的右手,再次不由得抬了起来。

    此刻的外界,天空异常更为庞大,卷动八方,云层轰轰,金光刺目,隐隐仿若要形成一尊神像!

    深渊下的隐秘之地,那近百盘膝死死抵抗之人,已经有大半嘴角溢出鲜血,神色露出绝望。

    山洞内,苏铭望着自己抬起的右手,他的神色冷漠,缓缓开口:“这就是开尘么,仿若一种召唤……但今天,我不会开尘,这是我的意志!”苏铭抬头,目光似可穿透这山洞,看到那天空上正缓缓凝聚的模糊神像。

    “入微!”苏铭闭上眼,体内的血线蓦然在九百七十九条停顿,以入微的方式,竟一一从暴躁中隐藏下来。

    “我的命运,我来决定!”

    “我很少贪图,不是我不贪,而是我若贪,就一定要贪一次大的!”苏铭擦去嘴角的血,冷笑起来。

    (未完待续)